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何谓母亲

何谓母亲

Nov 29, 2018, 13:22 PM

  文/蔡维忠

  南卡州的女子格洛里娅在佛罗里达州的一家医院里把别人的新生女婴抱走,为她取名阿莉西丝,把她当女儿抚养到18岁。她为此被判刑18年。为了亲生骨肉分离的每一年,罪犯得坐牢一年,此事在法律上似乎有个合理的了结了。主持审判的法官阿霍在判决前感叹地说:“此案无关输赢,只有悲哀,许多人为此遭受痛苦。”法官可能是指已发生的事,没预料到正发生和将发生的事。在法庭外,还没有缝合的创伤正在被撕裂开来。

  抛开冒充母亲一事,格洛里娅在邻居和朋友眼里是个好母亲。如果说外人的评价不准确,那么,阿莉西丝的感受是最好的判断。阿莉西丝坚信格洛里娅是个好母亲。她没有因为阿莉西丝不是亲生的而疏忽她或虐待她,而是尽心尽力抚养她,让她感受到母爱。这似乎是坏事中的好事。然而,这也为之后缠上了难解的死结。

  阿莉西丝认了生母沙娜拉。沙娜拉在女儿出生时给她名卡米娅。在沙娜拉眼里,格洛里娅造成了太大的伤害,简直十恶不赦。她回想起女儿被偷走时,是她亲手交给格洛里娅的——她以为是护士,她们友好地交谈过,她被蒙骗了。为此,警察甚至怀疑沙娜拉把女儿卖掉了,拍着产房病床责问她:“你把婴儿弄到哪里去了?”她在悲伤的同时还要蒙受羞耻。她回想起从那以后的几个月里,她陷入抑郁,想要自杀。她回想起每年都为女儿庆祝生日,都切下一块蛋糕放在冷冻箱里,等着女儿归来。她应当享受的18年美好时光,被冻在冰箱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为了这些遭遇,让她不恨格洛里娅怎么可能?

  如今,女儿出现了,只是女儿心中有个妈,就是那个偷了她的女人。女儿老跟格洛里娅通话。沙娜拉不能忍受那个造成如此巨大伤害的女人在女儿心中占据母亲应当占据的地位。在沙娜拉看来,政府应该禁止格洛里娅和女儿谈话。她认为,格洛里娅是绑匪,女儿是受害人,应该禁止绑匪与受害人接触,就如禁止强奸犯与受害人接触。可是检察官只管把罪犯送进监牢,其他的爱莫能助。

  “我不应当和一个绑匪竞争——她(女儿)得做出选择!”沙娜拉忍无可忍。,母女间发生不少争执,直到闹翻。她甚至把女儿的电话号码拉黑了。

  女儿越爱格洛里娅,沙娜拉恨得越深;沙娜拉恨得越深,和女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她陷在怪圈里不能自拔。

  何谓母亲?如果说母亲是无条件爱子女的人,大家都同意。何谓无条件,如果说不管生活条件多么艰辛,不管子女容貌美丑、智力高下、健康与否,大家都同意。可是,无条件是否包括允许女儿爱仇人?别人没碰上这个难题,沙娜拉碰上了。她恨格洛里娅恨到极点,用她自已的话说,那种恨“非常,非常,非常强烈”。陷于恨之中的沙娜拉现在无法无条件接受女儿爱仇人,她还无法做女儿真正的母亲。

  也许只有时间会帮她用爱战胜恨。到那时,女儿才真正属于她。(2018年11月25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