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返乡碎语之二

返乡碎语之二

Nov 8, 2018, 13:02 PM

  文/鲜于筝

  花两天时间,配了副助听器。之所以回国配,是听说同一牌子国内价格便宜。德国的西门子没有货,配了丹麦的奥狄康(OTICON),网上一查,也算名牌,左右一对,人民币2万,是不是便宜也难说。在店里测试下来,可以听一米外的“窃窃私语”了。我叹了口气:以后和朋友交谈,不用再跟对方说:“我耳朵不好,你声音大一些”。

  那天戴着助听器出店门,耳朵闪电一亮,声音是有亮度的!大街上各种声浪争先恐后涌入耳门,偶尔的汽车喇叭声竟如此嚣张跋扈!眼前这音的世界是个叛乱的世界,我突然感到有些不习惯了。于是我取下右耳助听器,光留下左耳的(我左耳的听力比右耳差),让声浪减弱一些。宁静还是嘈杂,是个两难选择。我想,以后遇上嘈杂的垃圾声音,不戴;朋友闲谈、访客上门、聆听讲演,戴;自然,逢上春雨淅沥、秋风落叶、鸟鸣枝头、虫吟草根,要戴,大自然的声音不可不听。助听器是用来听宁静中的声音的。

  但是我还是戴着左耳助听器走进观前街,成心想听听红尘深处的嘈杂。观前街是苏州的中心,是步行街,没有车声。正是周末,人潮汹涌,百分之九十是年青人,我听到了青春的潮汐。在青春的潮声之上,空中传来了几家银楼门口青年工匠坐小凳上捶打银器的结实的甚至痛苦的声音。跟我小时候常听到的女人在河桥石上捶衣的声音相仿佛。想起了李白的“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古之捣衣在苦寒月下,今之打银在红尘深处。过几天不就中秋了?“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想起了关外的新疆,这些年回国总要去新疆,但今年不准备去了。这么胡思乱想着,却身不由己走进了新华书店。

  每年返乡到观前街,新华书店是必去的。走进书店,没有了嘈杂。新华书店一年一番新面貌。楼下大堂已划为左、中、右3路,左、右两路,出售手机。就中间一路陈列书籍。围着手机柜台的人比围着书台的人多。进门为首的书台上陈列的是刘晶林的《海魂》,写的是全国爱国拥军模范王维才、王仕花夫妻俩32年驻守开山岛的事迹,“两个人的哨所与一座小岛”。这一类型的书以前很熟悉,有相逢在梦中的感觉。进书店的人却觑之为无物,我忍不住拿起来翻了翻,看了看里面的照片。《海魂》之后的看台上陈列着大红封面的《马克思与我们》,还有《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简明读本》《不忘初心》《梁家河》以及《习近平谈治国理念》……。

  一楼大厅摆的应该都是当下的热门书,一张长台上摆的全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杀人之门》《白夜行》《假面之夜》《红手指》……,不下20来种。紧接着是犯罪小说:《蜘蛛》《尸案调查科》《尸语者》……,再往前,就进坟墓了——《盗墓笔记》。大天白日,看着陈列在一楼正厅的这些书,还是有些瘆。

  往里走,目光扫见了林清玄、三毛的集子,这两位作家红过一阵,现在又回红了?林清玄的书,说实话,我从来没喜欢过。我又看到了田朴珺介绍“用情商打造高价值社交圈”的书,这题引人入胜,但我没敢翻,自知不配。一旁是《王阳明家书》,田朴珺碰上王阳明,天理乎?人欲乎?再一旁是关于董卿和欧阳娜娜的书,王阳明吃瘪。有两本书标明畅销书:《哈哈波特》(哈利波特更名哈哈波特了?)和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

  我从一楼流浪到二楼。二楼卖中国古典小说、诸子百家、山海经、周易、唐诗宋词……还有外国名著,都是老面孔了。有两个书架上放着奄奄一息的“五四”以来现代作家的书。更上一层楼,到三楼。三楼一半楼面已是咖啡茶座,另一半主要是商业、经济、投资、股票一类的书。上到顶层四楼,专卖教材了。走遍四层楼,我想找的商务印书馆出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竟然杳无影踪,原来占一溜书架,现在都撤了?

  从四楼下来,站在电扶梯上,心里空荡荡的,在这空荡荡中,我清楚地听到了扶梯下降的声音,这才又意识到我的左耳戴着助听器呢。下降的声音那么清晰……(2018年10月2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