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找到“对”的自己

找到“对”的自己

Nov 8, 2018, 11:16 AM

  文/刘荒田

  网上读到一段妙文:“我们常说没有碰对的人,会不会是没碰对自己。你还没碰到对的自己,我还没有碰到对的我,所以,碰到对的人还是不能成就。”这一段议论所针对的,恐怕是人寻找伴侣时的困惑。但我早已是不必寻觅另一半的老头子,且将思路放开,从人的一生着眼,看有没有找“对的自己”的问题。

  什么是“对”的自己?我以为,就事功论,是指生命的进程与初志大抵相合;就爱情论,是指与伴侣相处大体融洽。就心境论,自身和外部环境大体和谐。

  相对的,自然是“不对”的自己了,何谓“不对”?先举先天的,较为典型的是性向颠倒,肉体是男性,灵魂却是女性,或相反。他们一辈子为了调解灵魂与肉体的冲突,耗费多少心力,却流于徒劳,只好服从灵魂的指令,成为同性恋者,或以易装、变性来摆平自我。

  后天的,较突出的,是爱好和职业水火不容,如爱护动物者被迫当屠夫,洁身自爱的女子进青楼,视学术独立为生命的学者为了生存而阿谀,中了阳谋的知识分子将20多年生命浪费在劳改场。这些不幸的人,心深处不是没有一个“对”的“我”,然而造化弄人,他们只能长年累月勉为其难地、或内外相悖、知行相反地充当“错”的“我”,使日子充满怨恨,懊悔,不甘。而“对”的自己因长久隐没,废弃,要么消失,要么沉淀为永久的梗。“不对”的人怎样完成七颠八倒的一生?长年戴的“面具”取代脸皮,变为身体的一部分。

  且观察一个和“盖棺论定”关联的社会现象——退休群体的生存状态。但凡找到“对”的自己,(或者没找到,但懂得“要成为什么人”,无力践行却活得明白的老人),有爱好,有宽容,有悲悯,有充实的精神生活,而浑浑噩噩地活过来的那些,失去目标,不甘寂寞,愈老愈难以和自己相处,而向外求助又碍着面子,于是郁闷,小气,记仇,动辄骂人。这种人的灵魂被一个“不对”的自己绑架了。

  “对”的自己,只有极少幸运者自然而然地找到,一如一见钟情而后白头偕老。多数人需要自行寻觅。以起步论,在个性得以自由发展的社会,你发现自己“喜欢什么”,又通过自己或者外力证明能够干好所喜欢的;下一步,你将之立为终身事业,而环境又允许你,鼓励你,成全你这个“对”的自我,你就是灵肉统一的幸运儿。虚伪,肤浅,双面,人格分裂,心理畸变,这些现代人很少难以身免的流行病,都没找上你,因为“对”意味着强大的免疫。

  寻觅“对”的自己并非个体的秘密修行,这样的“对”折射在人生的全部关系。他或她有“对”的另一半,爱情的滋润,是奉献的双方的人格在太阳下“正确”地笔直地长大,而不必扭曲;他或她有让自己骄傲的事业,一路走来,不可能每一步都没有瑕疵,而是以曲折、坎坷排出“对”的人生;他或她的朋友,其中必有肝胆相照的知己,不管彼此相隔多远,心灵总能呼应。

  一旦找到“对”的自己,自我内部的斗争便具备理性,叛逆青春的对秩序的反抗,负重中年对陈旧人生的厌腻,衰颓晚年对老病的忧惧,都可以不假外力,关起门来让灵与肉和平地对话,取得和解。

  不说终其一生,从一个“顿悟”的拐点,你觅得“对”的自己开始,你的生命逐渐变得圆融,你的内心丰富而整饬,心脏以神所指示的韵律搏动,你的人生近于完美。(2018年11月4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