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遭人设计 一场“政治桃花劫”

遭人设计 一场“政治桃花劫”──加里·哈特断送总统路揭密

Nov 1, 2018, 13:05 PM
《国家询问报》在头版刊出唐娜·赖斯坐在加里·哈特大腿上的照片,并加上惊耸的标题:“加里·哈特要我嫁给他”。WorthPoint.com

    《国家询问报》在头版刊出唐娜·赖斯坐在加里·哈特大腿上的照片,并加上惊耸的标题:“加里·哈特要我嫁给他”。WorthPoint.com

《迈阿密先驱报》

    《迈阿密先驱报》 率先披露哈特和赖斯的绯闻,头版标题写道:“迈阿密女子和哈特有关连”。下图为《众生相》以赖斯做封面。Macleans.ca

  加里·哈特(Gary Hart)曾是民主党内被认为最有机会在1988年当选总统的候选人,但是因为绯闻而退选。当年这场政治桃花最近改编为电影《领跑者》(The Front Runner),由红星休·杰克曼(Hugh Jackson)主演,即将在11月6日上映。刚好《大西洋月刊》也适时爆料,披露当年这场绯闻其实是中了共和党设下的圈套。当下正值中期选举,不妨探一探两党选举政治中的诡计。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1987年初,加里·哈特的竞选总统气势似乎十拿九稳,势在必得,因此他在前一年决定不再竞选连任国会参议员。1984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大败给里根总统之后,哈特成为了民主党赢回白宫的不二人选和最大希望。共和党的提名人则非里根的副总统老布什莫属。老布什在当时看来,就像他之前的许多副总统,是个平淡无趣的人选。自从小罗斯福和杜鲁门以来,还没有一个党能够连赢三次总统大选。

  哈特曾任国会参议员,是知名的军事和国防政策专家,有著全国性的声望。加上1986年中期选举之后,纽约州长马里奥·葛谟(Andrew Guomo)宣布不竞选总统,许多全国性的民调都显示,哈特的声望不但领先民主党的其他候选人,也领先老布什。

 

搭上“恶作剧”游艇 民主党领跑者惹上腥

  哈特的主要弱点就是:有媒体暗示,他似乎有所隐藏,私生活特别保密,好像怕人知悉。加上其它种种迹象,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有婚外情。为此,哈特向媒体叫阵:“你们要跟踪我,我不在乎……我是认真的。任何人想要尾随我,尽管来吧。”

  哈特没想到真的栽在这上面。1987年3月底,哈特应友人邀请,到迈阿密度周末,搭乘一艘“恶作剧”(Monkey Business)游艇,前往巴哈马群岛的比米尼岛(Bimini)。同船还有两名年轻女子,当船停泊在比米尼岛,其中一名女子拍了哈特和她同伴唐娜·赖斯(Donna Rice)坐在码头上的照片,唐娜·赖斯就坐在哈特的大脚上。这趟度假之后一个月,5月初,那两名女子也来到华盛顿。《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获得消息,因此在哈特住宅门口守候。《迈阿密先驱报》看到赖斯由前门进去,没看到她出来,据此推定赖斯在哈特家过夜。(哈特自己的说法是:赖斯到他家只待一下子,随即由后门离开。)

  《迈阿密先驱报》报道出来之后,引发了对哈特品格和诚信的质疑,很快──不到一个星期就让他的竞选活动喊停,实际上就是退选。几个星期后《国家询问报》(The National Enquirer)更在头版登出哈特和赖斯在比米尼岛的合照,人证物证俱全,哈特更是百口莫辩。

  今天的美国选民可能很难想像一件婚外情的指控──即使真的有,也是两厢情愿,居然让一名原本选情看好的候选人退选。但是这事的确发生了。2014年记者麦特·白(Matt Bai)写成了《真相曝光:政治变成八卦新闻的那星期》(All the Truth Is Out: The Week Politics Went Tabloid)一书,即将上映的电影《领跑者》就是根据这本书改编拍摄。

 

整个绯闻情节太完美、太巧合

  但是这整个哈特自毁前程的故事情节是不是太完美、太巧合了?有没有可能遭人设计?直到三十年后,哈特当年的竞选幕僚雷蒙德·斯特罗瑟(Raymond Strother)才披露,老布什的竞选操盘手李·阿特沃特(Lee Atwater)临终忏悔,说出整件事是他一手设计的

  “我打从一开始就觉得整件事有些可疑。” 斯特罗瑟回忆道:“李(阿特沃特)告诉我,他设计了‘恶作剧’整件事情。他说:‘我干的!我搞垮了哈特。’” 斯特罗瑟当时听到之后,心想:“天啊!是真的!”

  1990年春天,就在老布什当选总统之后,李·阿特沃特得知他来日无多了。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阿特沃特才刚满39岁,在一场募款早餐会上突然发病,送医之后,诊断是脑瘤,已经无可救药,只有一年可活。

  阿特沃特利用剩下来的一年弥补前非。在他短暂却辉煌的政治崛起过程,阿特沃特以精明干练却又手段卑鄙出名。在故乡南卡罗莱纳州,他为了协助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候选人击败民主党对手,使出极为下流的手段。那名民主党候选人青少年时期曾患抑郁症,他本人也不讳言,但是阿特沃特却告诉记者,那名民主党候选人的抑郁症一度严重到要用“电击治疗”。1988年,阿特沃特是当时竞选总统老布什的竞选经理,为了帮助老布什击败民主党的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阿特沃特藉由“威利·霍顿”(Willie Horton)电视广告,操弄种族议题,来打击杜卡基斯。这个广告表面传递的信息是这样:杜卡基斯在麻州州长任内,緃容罪犯,允许定罪杀人犯周末休假外出,霍顿趁机逃亡,又再犯下多罪。广告所隐含的信息则是:像威利·霍顿这样高头大马、惹事生非的黑人对白人构成严重威胁。因此激起了白人选民对杜卡基斯的反感。

  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阿特沃特公开对这些龌龊的手段道歉。他告诉汤姆·图尔尼西德(Tom Turnipseed)──就是他放出“电击治疗”谣言所打击的民主党候选人,说那是他政治生涯“最下流的手段”。他也为“威利·霍顿”电视广告的“赤裸裸的残酷”向杜卡基斯道歉。

 

《时代》 周刊以封面报道哈特的陨落。WestWord.com
《时代》 周刊以封面报道哈特的陨落。WestWord.com

 

老布什竞选操盘手临终忏悔 一手设计陷害

  但是他在私底下的忏悔一直保密将近30年。他告诉斯特罗瑟,他为了断送哈特当选总统的机会所做的种种表示道歉。

  斯特罗瑟比阿特沃特大10岁,是阿特沃特的民主党对手。在里根就任总统初期,阿特沃特在白宫任职,斯特罗瑟则是民主党最看好和最有魅力的政治新星──科罗拉多州国会参议员加里·哈特的幕僚。斯特罗瑟担任哈特的媒体顾问,在哈特1984年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期间,斯特罗瑟经常陪同哈特做竞选旅行。哈特那次竞选对同样角逐提名的前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构成重大威胁。后来蒙代尔赢得民主党提名,但是输给里根。随著1988年民主党总统提名战即将登场,斯特罗瑟早已计划好要帮哈特卷土重来。

  斯特罗瑟和阿特沃特这两位精明的政治对手却互相敬重、惺惺相惜。斯特罗瑟说:“李(阿特沃特)和我是好朋友。我们每次竞选活动结束后都会见面,喝咖啡聊聊,我说说(竞选活动)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他说说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1988年总统大选之后,他们也同样见面聊聊选举。那次大选,结果大家都知道,因为哈特早早就退选,老布什轻易当选总统。但是当阿特沃特了解到,生命只剩最后几星期,他打电话给斯特罗瑟,说要讨论那次选举的更多细节。

  阿特沃特的体力只能讲5分钟。斯特罗瑟说:“那不是聊天,一点说笑都没有,好像他照著清单一一去做,在死前有事要告诉我。”

  根据斯特罗瑟,阿特沃特要说的是,那次造成哈特退选的意外,后来被称作是“恶作剧”绯闻,不是哈特运气不佳,而是陷阱。

 

哈特当年幕僚 保密27年后才透露

  斯特罗瑟和阿特沃特的谈话发生在1991年,他把这件事埋藏在心底,多年来,只个别跟一两个记者或是同事提到,但是从未向加里·哈特透露。他最近表示:“我那时就应该告诉他(哈特)。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再把他卷入另一场争议。”

  最重要的是,斯特罗瑟了解到,他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找到证据。尽管哈特后来没再参选,但是日子过得非常忙碌充实:获得牛津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出版了多本书,担任国防部成立的哈特-拉德曼委员会(Hart-Rudman Commission)主席,这个委员会负责研究国家安全策略,最为人知的是在2001年1月发表报告,事先警告即将就任总统的小布什,要提防对美国本土的恐怖威胁。

  直到去年底斯特罗瑟发现:十多年前的前列腺癌已经恶化并且扩散,他可能没多久好活。自从诊断结果出来后,他就开始四处去看老朋友和老同事,向他们道别。其中一个行程就是科罗拉多州,和哈特一起吃饭。

  了解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交谈,哈特要斯特罗瑟说说当年那场竞选活动的种种起落。哈特知道斯特罗瑟和比利·布罗德赫斯特(Billy Broadhurst)是好朋友,布罗德赫斯特就是邀请哈特搭上“恶作剧”进行那趟要命航程的人,他热心参与共和党内事务,并极力逢迎哈特。但是布罗德赫斯特生活阔绰、一掷千金,经常有财务问题。

  斯特罗瑟是今年春天和哈特见面的,布罗德赫斯特前一年就过世了,哈特问道,现在来回顾,布罗德赫斯特到底在那场纠葛中扮演什么角色?斯特罗瑟说:“你为什么会问?”哈特说:“过去三十年,我一直在想著,整件事有著一连串巧合,任何有判断力的人都会怀疑,绝对不可能是意外发生的。”斯特罗瑟回答:“那是因为你遭人设计了。我知道你遭人设计。”哈特问:“你为什么如此确定?” 

  斯特罗瑟接著详述了他许久以前和阿特沃特的谈话:“恶作剧”周末所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是阿特沃特所一手导演的。整个计划包括:先设法让布罗德赫斯特邀请哈特乘船出游,哈特本来那个周末打算撰写演讲稿的;同时还安排两名女子上船。接著布罗德赫斯特原来安排哈特要搭的那艘船临时抽调不出来,整船人被迫换到另一艘船,也就是“恶作剧”。然后布罗德赫斯特又刚好“忘了”要在比米尼岛海关下班前办好报关手续,所以这艘船“没想到”会在那里过夜。再来就是找机会,帮哈特拍张快照。

  哈特日前接受《大西洋月刊》访问时表示: “人们从船上下来,在码头上来回走动。当时我正在等著布罗德赫斯特和海关交涉,我就坐在码头上一根木桩上。”哈特也回忆道,唐娜·赖斯和她的同伴林恩·阿曼特(Lynn Armandt)就站在他不远处:“阿曼特向赖斯比了个手势,她马上过来坐在我大腿上,阿曼特照了相,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这显然是安排好了,用来证明我们的确有亲密关系。”

  布罗德赫斯特究竟是受什么引诱,会参与这场陷害阴谋?斯特罗瑟说:“钱!”

 

如果他当选总统 后来的历史将大不相同

  我们要怎么看待斯特罗瑟生命快到尽头,才透露阿特沃特临终的忏悔?哈特本人不够小心谨慎,的确让阿特沃特有上下其手的空间──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其实哈特早在“恶作剧”周末之前就和赖斯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歌手唐·亨利(Don Henley)科罗拉多州住宅举行的活动,哈特偕同妻子一起前往参加。“恶作剧”周末之后,是哈特主动打电话邀赖斯到他家,才会有“绯闻”传出。

  这么多年来,赖斯和哈特两人始终都否认有绯闻或是不伦。赖斯后来结婚、冠夫姓,现在名叫唐娜·赖斯·休斯(Donna Rice Hughes),领导一个名为“适可而止”(Enough is Enough)网路安全组织,对于不断有人重提这件事,她一概拒绝评论。

  就像其它历史上事件,哈特陨落所导致的后果,今后还会为人争论不休。如果米尼岛那个周末的事没发生呢?哈特断言:“我会当选总统。”如果哈特成为美国第四十一任总统,而不是老布什,比尔·克林顿1992年可能根本没机会出来竞选总统。小布什要不是靠他父亲当总统打下的基础,2000年也不可能成为总统候选人。那么奥巴马和特朗普何时冒出头,或是会不会冒出头,没人能断言。哈特告诉《大西洋月刊》:“如果事情发展有所不同,就不会有第一位布什总统,也就不会有第二位布什总统──至少不是那时候出来,就不会有伊拉克战争,不会有切尼。谁知道还会有什么不一样?”哈特忿忿不平地说:“我认为我会是成功的候选人,我知道我会是很好的总统,特别是对当时的世局来说。但是显然地,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编译自theAtlantic.com、Wikipedia.org、WestWord.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