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一碗绿面

一碗绿面

Oct 25, 2018, 13:07 PM

  文/顾月华

  在游轮上,丈夫每顿必点一碟面,有时白色,拌了乳酪;有时粉红,拌了茄酱;有时淡黄,拌了蛋黄和白脱;这次送上一盘绿色的面,并非着了菠菜色,是绿色九层塔叶末拌在白色的面条上。

  他用右手的叉卷盘中的面,用左手的调羹,顶住叉尖,以免面滑落。在船上不用筷子,喝汤也要一勺又一勺,慢慢地朝嘴里送进去。吃西菜要用调羹头部朝喉咙送,如炼钢炉加煤的样子,直着送进去,在嘴里咽下这口汤,而不是喝。

  面也一样,没有筷子,用调羹和叉子,把面塞到嘴里去。人人正襟危坐,乖乖地入境随俗。

  我们通常俩人一桌,去晚了只好拼台。同桌人没有不絮叨的,第一很少纽约客,纽约人冷酷,不爱交谈,同一公司工作朝夕相见,如在不同部门,老死不相往来;可船上这些人,个个是克格勃,人人是联邦调查局,上来先问Where you come from?(你从哪里来?) 笫二他们很多人来自外州,多是富裕的农民,亲切,话多,对什么都好奇。我被诚挚笑脸感动,于是好好作答,你第几次上船?从哪里来到美国?喜欢纽约吗?有几个孩子?你是什么职业?你最喜欢哪条船?你最喜欢哪个旅游公司?你最喜欢哪条路线?9·11时你在哪里?见我对答如流,便问我在哪里学的英语。

  要知道问来问去的结果吗?第一次曾被同桌两对英国夫妇上船16次惊到,后来又遇到上过25次豪华游轮的客人。前年有一旅游经纪人乘工作之便,上船35次。今年,有一个脸长得像伏尔泰的英国人,他们见了我们便欢呼,因为他们夫妇迷上了中国,玩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说天底下中国人最好客,最客气,最爱笑,被逮住了就不放行。他们一共上船55次,一年四季在船上,坐下来便打桥牌,到了景点,他们不去拍照看风景,找一家城中好酒吧喝啤酒,他们是两对夫妇,说走便走。

  我先羡慕得不得了,后来上船多了便不羡慕了,我绝对不可能以船为生。实在的说,因为嘴馋,除了看世界风光,船上只有吃吸引我。

  再说这碗面,我问丈夫好吃吗?他说好吃,他坚持要我尝尝,一试之下真是好吃。次日船上举办厨之旅活动,在剧场看大厨表演,20分钟做出五道菜,其中一道便是这绿面。

  他先把面投入沸水,又起一油锅,炒一些土豆块及豆角,又在搅拌机内放油少许,投入几粒核桃、腰果、一把花生、五、六瓣蒜粒,打碎,再放入一大把九层塔叶子,一起打碎磨成末子。

  面捞出,洒上盐、胡椒、咸味乳酪末(Parmesan Cheese),食前才调入乳酪,这是关键,与作料及土豆、豆角一起拌匀,放成绿色塔形即成。

  他又表演了烧干贝及甜点,拌了沙拉,煮了蘑菇浓汤。我去买了他的食谱,请他签了名。

  看完食谱,恍然大悟,从马可波罗到中国学会吃面,面也成了意大利人的最爱。中国的花生酱拌面,加九层塔调色,小蘑香油换成初榨橄榄油(Extra Virgin Olive Oil),就变成了一道如假包换的意大利菜。(2018年9月2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