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茶余饭后

茶余饭后

Sept 13, 2018, 15:04 PM

  文/顾月华

  前不久,又在家中待客,原因是美国回来的海伦要来看看,我在上海如何可以住得如此长久。海伦在纽约常去我家,喜欢极了我家的汤菜,今年第一次在家接待朋友,她到了我的小院,坐在花木满屋的客厅,吃完饭,方才明白我这样的人,的确适合这样的地方。

  饭后,人人从包里取出一排药合。不约而同地,人人都打开了药合子。我替她们换上热茶,人人都又要一杯白水。我惊讶地看着这情景,我的朋友们,饭后一齐在我家餐桌旁,一起吞服一大把药片,这个历史阶段到来了,再也不会退回去。

  最近我家五姐妹从三个地点回到上海聚齐了。周末都要带孙辈,因此饭局都排在周一至周五中午。饭后,要回去恭候学生回家。

  有一天二姐的外孙女有晚会,她闻言大喜。晚上不必陪吃陪读,可放一天假。连忙叫司机来接我们,我恰巧有事不能脱身。而大姐便当机立断不去看病,放下病历卡换上出门装,掉转头便走。一路带上小妹妹,一起去苏州吃三白。

  三白也,白鱼白虾白米鱼。白鱼是天然捕捞,市面少见,非得上渔船上去方吃得。白鱼头尾俱向上,体狭长侧扁,细骨细鳞闪银光。白虾壳薄肉嫩味鲜美,白米鱼又称银鱼,长不及二寸,体长而圆如玉簪,细嫩透明色洁白。银鱼炒鸡蛋最匹配,必须炒得嫩,入口即化。到船上餐厅不会少点各式各类的贝蚌美食,都是从河里刚刚打捞上来的新鲜河鲜。

  下船又上了莫干山,看了梅花,买了方糕,梅花虽已凋谢些许,但方糕却是正宗无锡传统名点,薄薄一方里面有豆沙芝麻枣泥不同的馅。却也尽兴而归。半天拍了不少照,三个人把朋友圈喧闹得天翻地覆。

  孙女一离开,五姐妹即刻召我外出团聚。先去浦东的唐宫饮茶,我们上海人不叫饮茶,我们叫吃茶。孙女在沪时带她去吃茶,她讪笑我们:“吃什么茶?吃茶杯啊?茶是喝的,又不是吃的”。

  今天去沈大成,又是五姐妹。计划着清明节到来,我们姐妹要去无锡大姐家住。去之前要派人先定好洛社的肉馒头,应是天下最美味的馒头。据传由北宋皇帝带入江南,由著名的“山洞梅花包子”演变而来,味甜,我曾学着做过,关键在于要将三分之一的肉用甜面酱炒熟后跺碎和入生肉中,现在的肉馒头味不如前,也许正是缺了这道步骤。

  我们姐妹迷恋肉馒头,还因为喜欢它们的包装,用两层盆形竹篾夹一张红纸包了五六十只皮簿汁浓的小笼包,再用线绳绑结,那造型之美无法不被吸引。

  扫完墓还要去踏青还乡,看阳山桃花和外婆故居,那一大排老屋快要拆了,真正的老房子。当年为避上海49年的二六轰炸,我们都去住过。我只记得冬天的冷,风直直地吹进堂屋。一扇门都不关,炭火盆前,棉鞋常常烤焦。姐妹们纷纷念叨着外婆家的稻草灰里煨年糕,萝卜丝团子是如何好吃。最好再到无锡住两天,去淘些紫砂茶壶或惠山泥人,或者索性住一阵。

  五个老女人早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年头,可是饭后为何不敢久坐?因为惦记晚辈放学时间,以前做孝子,独怕儿子,现在独怕孙子孙女。两点刚过,本应移席星巴克,却有人偷偷召来司机,五个溜走了三个。我与大妹家无小祖宗,遂随兴逛了商场,方大包小包回家。(2018年8月12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