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拾遗

拾遗

Sept 13, 2018, 15:03 PM

  文/顾月华

  遗失东西的经验人人都有,最近一个拾手机的故事,让我感慨很多。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宁波打工女孩,不小心掉了苹果手机,她与闺蜜即刻回去寻找,居然立刻找到了,手机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女孩跟这位大妈想要回手机,大妈提出以2000元人民币作报酬,双方开始讨价还价。女孩起初想用情打动大妈,希望用500元加一合杨梅換回手机。大妈很镇定,爱要就要,不要拉倒。

  女孩继而百般诉说苦衷,刚刚工作,拿不出那么多钱,大妈咬住2000元不松口,女孩没法只好报警。大妈看她报警顿时发怒,掏出手机就给砸了。

  闺蜜拍下了过程,女孩把视频发到了网上。这位大妈立刻被人肉出来,有名有姓,家住宁波,原来是一名中学教师。相信这位教师在课堂上一定讲过路不拾遗的故事。

  虽说不能对教师一概否定,但是再不杜绝教师收礼索贿,中国的教育真的难以正常发展了。道德扭曲,虚伪的两面派作风已经司空见惯,教师队伍已被贪婪本性腐蚀,变得冷酷无情。

  从幼儿园到中学,每次我孙女换学校,或者换班级,总见儿媳先买一个LV包,再准备一个红包,是打点孙女入学必备的礼物。我非常反感,可家长想让孩子进好学校,这是一把钥匙,否则门都没有。

  逢年过节也得孝敬老师。即使家境不宽裕,为了孩子,也得先打点老师。我总觉得在这种风气下,给孩子的任何教育都是虚伪和荒诞的。他们肥了自己,害了孩子,这个账不是经济帐可以算得清的。

  在上海我常跟一群从美国回去的女友聚餐。一位女友每次都跟我们炫耀,她在上海的钱用不完。她会从包里掏出一大叠购物劵,可以在指定的商场使用,涵盖面很广,有吃的用的。她说她女儿是中学老师,学生家长现在都送卡,这又不是钱,但可以当钱花,我女儿用不完,就给我,我也用不完,我就拿它送礼。她拿出来的意思是跟人家换钱,真有够义气的朋友马上从她手里买卡,其实就是銷赃。

  别吃惊,这是最微不足道的贪污与贿赂,如同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这只是末梢的最小腐败,光天化日之下,像呼吸一样自然。人们習惯了,才是可怕。

  这让我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事。多年前刚到美国,买了一架很贵的照相机。一天,从大都会博物馆出来,沿着公园大道往城里走,见路边有长椅,便坐下休息片刻。起身离开,大约走了10分钟,突然发现照相机不见了,可能是落在长椅上了,连忙返回去找,就见一个白人男子坐在椅子上,手上正拿着我的相机。他是专门坐等失主回来认领的,怕被别人拿走,所以耐心地坐着,他把相机交还给我后,起身便走了。

  我千恩万谢,心下感动。

  当然这件事并不代表美国所有地方都那么美好,我后来有过多次被偷、被抢的遭遇,那比丢了东西捡不回来还要悲惨得多。每个社会都会发生状况,但是对于公务员不能受贿索贿,这一点在美国是比较严格的。他们是维持国家秩序的基本队伍,保持干净是必要的。就说这位宁波老师,她怎么再上讲堂?(2018年7月22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