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食宿罗马

食宿罗马

Sept 13, 2018, 14:00 PM

  文/王瑞芸

  7月,我们去了意大利。

  在罗马的住处是通过Airbnb(爱彼迎)找的公寓,说紧挨着罗马的中央车站,几分钟就可以走到的。我们傍晚时分在罗马中央车站下车,天还大亮着。车站拥挤,忙乱,喧闹,加上天热,于是,你懂的。

  站外的街上各种族裔的人摩肩接踵,赶路的、闲逛的、兜客的,把街道做成了我们这种人的艰难险阻,加上炎热空气里的咖啡味,甜点味,以及来路不明的种种味道,所有这些绝不会叫第一次脚踏罗马地面的人有松口气的感觉。我们拉着行李在年轻而肤色黝黑的人流中穿行,不免左瞄右看,还要装得不慌。

  罗马的街面是小石子铺就的,不知经历了几世几劫,害我们的行李在手里窜窜跳跳相当闹腾,不服管。我悄悄瞥见先生的脸拉长了一公分都不止,腮帮上的咬肌都鼓起来了,看都不肯看我一眼——因为这地方是我在网上订的。待找到了那绿色大门的公寓,周遭一带分布着若干年轻的黑人弟兄们,闲闲地站着,有意无意地对我们一眼一眼地瞄,我们努力镇定,照了房东电邮中的指示,按键,再按键,咔啦,门锁开了(谢天谢地)!

  待关上大门,提行李上楼时,我多少松弛了,尽量用欢快的语调说,嘿,网上评论说,外面环境脏一点,里面相当不错呢……先生还是不肯说话。待上到二楼打开202号的门,我和先生的脸都亮了起来,里面实在不错,干净整齐,房间足够大,有厨房,冰箱,微波炉,餐桌,我走进卧室往铺着清爽花色的大床罩上一躺,吐出一口气。

  然后出门吃饭,车站附近当然不会找到好意大利餐馆,就近去了车站对边的一家,门口嫣红的霓虹灯闪烁着几个中文字“新侨饭店”。门面窄窄的,但里面真心不小,而且装潢讲究,够得上四星标准,那种讲究在车站这种各色人等构成的汪洋大海里像个孤岛。点菜前我忍不住先问笑脸相迎的老板娘:这里-开店-安全吗!?老板娘用手里的圆珠笔笃笃笃敲着另一只手上的簿本,撇嘴说:哈,都开了十几年了,会有什么事,放心。我们于是一笑。晚餐点了卤牛肉,海鲜汤,鱼香茄子,腌萝卜皮。两个奋力吃了一饱,走出饭店,交换意见道:世界之大,物与人各式各样,可是中餐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从明天天亮起,我们在罗马一定要告别中餐。

  第二天天亮,我们直奔斗兽场,玩到力倦神疲之后,都觉得下一个节目必须更加精彩,那当然就是意大利餐。我们在一条窄街上信步走进一家,站在门口往里一瞧,就叫人一凛。里面地方不大,桌子一张挨着一张,奶白色的桌布笔挺,亮晶晶的餐具静静地发出高冷的光芒。餐馆深处朝门的橱柜里是满满的深色酒瓶,餐馆两边的墙壁上密密地全是照片,不用细看就知道是光顾这里的各种要人吧。侍者全身着黑色外套,个个短小精悍,皮肤细白,发亮如漆,穿梭忙碌,目不斜视。他们的领班,却是一个体型比其他所有年轻侍者宽出两倍的中年人,一张大脸绷着,一点都不肯朝人笑,抬眼对我们一扫,几乎是皱眉问道:有预约吗?我们咽一口吐沫,嗓子干干地回答:没有呢。可是天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就是挪不开步子。这时一个机灵的小个头侍者几乎是突然在宽大的领班和我们之间的空隙里钻出来,问,就两个人吗?可以安排,喏,就这里,坐。

  我们在最靠门口的一张小桌坐下,浑身冒汗,第一次觉得,吃饭该是个庆典,衣着随便是不懂事的。可是美食当前,胃比脸面重要,再说,我们是游客么!于是我俩不免都开始负气,挑贵的点,一人一杯红葡萄酒,炭烤鳕鱼,肉眼牛排,生煎海蛎子,可是天哪,真的好吃!

  出了门,我朝先生悄声说,咱们再来一次呗?他没说话,只是拿起手机,拍下了饭店的名称地址。在写着店名Alfredo alla Scrofa的黑色粗体字下,有一行小字“1914年”,肯定是这个饭店建立的年份。(2018年8月19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