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画中画

画中画

Aug 9, 2018, 13:26 PM

  文/蔡维忠

  泰特斯·卡法出生于黑人家庭。母亲生他时只有15岁,父亲是坐牢的主儿,他自己在学校混得一塌糊涂。这样浑浑噩噩长到钟情怀春的年龄时,他看上一个比他大4岁的女孩,但是女孩看不上他。女孩说:“你太小,根本不懂得为将来着想。”他立即跑到附近的两年制社区学院注册了一堆课程,算是对将来有个交代,然后跑回来,要求和这个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女孩约会。

  他并不在意在社区学院胡乱注册了什么课程,也不指望学好。其中有一门是艺术史,他却能学得进去。教授拿出一幅画,他一眼就看出是梵高的作品。他还得了个B的成绩,创造了个人史上的记录——他以前高中门门功课不及格。他发现,自己虽然对文字、数字毫无感觉,却懂得视觉语言。

  于是,他继续修艺术史。有一门课的教科书400多页,包罗万象,包括14页讲关于黑人的艺术——不一定是黑人的作品,只要画中有黑人就算。教授教到这几页时跳过去,不教了。泰特斯是班里唯一的黑人,他发问了:“对不起啊,教授。这一章对我很重要。我们今后要学吗?”教授说,时间不够,不教了。泰特斯找到院长,院长表示不能强迫教授,无能为力。

  泰特斯只好自学。他竟然自学了,这种事以前从没发生过。有了学习兴趣,他继续进修,终于从加州圣何塞州立大学取得学士学位,从耶鲁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他不但自学教材,还自学画画,他跑到博物馆看画,然后照着画。27岁时,他画出了第一张画。这一路画下来,他竟然画出了名气,作品被艺术界享有盛名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及其他主流博物馆收藏,并多次举办个人画展。

  他发现,主流艺术的主角总是光鲜靓丽,黑人总是处于从属地位,或者被摈除掉。他认为,每当人们表现事物时,总是改变它,不过程度有所不同而已。因此,他说:“所有描述都是虚构。”虚构意味着有些事实被隐藏了,有些被篡改了。他要用画笔改写历史,补充历史,还原历史。

  他的画有个特点,是两个画的合成,即画中有画。他让光鲜的变得暗淡,让被掩盖的显露出来。

  他创作的一幅油画叫做《从美国总统家逃走》。画中的人物肖像是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但他鼻子以下的整个上身都被黄色纸条覆盖,纸条由报纸广告剪成,广告的内容是华盛顿寻找逃跑奴隶欧尼·嘉吉。华盛顿拥有奴隶,死后让奴隶获得自由。他知道拥有奴隶不对,但是不愿放弃生前的享受。画家以这种方式指出,这个美国历史上的完人,并不完美。

  他创作的另一幅油画叫做《仁慈神话的背后》,看起来是两幅画的叠加。前面一幅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的肖像,只是左上的半部分已经脱落,露出了后面的半幅画,是个裸露肩膀和大腿的黑人女子,正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直直地看着观众。这个女人叫做莎丽·海明斯,是杰弗逊的奴隶和情人,为他生了5个子女。“人人生而平等”是杰弗逊写进《独立宣言》的名言,但他一直在身后藏着个奴隶,两百年后他们的后代才认祖归宗。

  泰特斯把这个女人画得很黑,不像海明斯肤色较浅。因此,她既是海明斯,又不是海明斯。她代表那个时代被奴役的黑人女性,她们的主人就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不单单是杰弗逊。(2018年8月5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