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风口浪尖上的移民警察

风口浪尖上的移民警察──严打非移先锋ICE的去留之争

July 26, 2018, 15:19 PM
移民维权团体在纽约市游行,要求废掉ICE。美联社

移民维权团体在纽约市游行,要求废掉ICE。美联社

  特朗普的严厉移民政策不继升温,5月初开始实行“零容忍”政策,检控所有的成年非法入境人士,有超过2000名移民儿童与父母离散,让移民及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ICE)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要求废掉的声浪高涨。但另一方面却又有人欢迎ICE,乐于做ICE的生意,希望能为地方带来繁荣。让我们一起去探查一下ICE的来龙去脉,再说废或不废也不迟。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高喊废ICE 政坛菜鸟击败老兵

  废ICE的呼声去年就已传出,进入今年夏季,为了抗议特朗普政府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导致非法移民家庭在美墨边境遭到拆散,全美各地6月30日爆发700多场游行,要求停止“骨肉分离”政策,并废除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废ICE的声浪达到高潮。

  废ICE对于政坛的冲击,从初出茅芦的28岁民主党候选人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爆冷,在6月26日纽约民主党初选击败十连任国会众议员乔·克劳利(Joe Crowley),一叶就可知秋。奥卡西奥-科特兹胜选的最大政见就是废ICE,她的竞选网站写道:“该是废掉ICE的时候了,开辟一条(让无证移民)成为公民之路,保护家庭团聚的权利。”纽约选出的联邦参议员,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随即跟进,她被视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潜在候选人,他告诉CNN:“我认为ICE已经变成了暴力递解的机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废掉,重新来过。” 不到12小时,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加入营。

  专责移民执法 递解人数大增

  民主党人想要废掉的ICE,其实是一个成立才十多年的联邦机构。为了因应9·11之后的形势,小布什政府创建了国土安全部,国土安全部之下才新设ICE。之前数十年,不管是合法移民申请案的审批,或是对付非法移民的执法工作,都是由移民及归化局(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Service)负责。2003年国土安全部成立之后,这些任务分别由国土安全部底下的三个机构负责: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 USCIS)负责合法移民,海关及边境保卫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CBP)负责边界安全,移民和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负责美国境内的移民执法。

  过去数十年来,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都不断强化移民执法,才造就今天ICE这部超级强大的“递解机器”。报道移民超过十年的Vox新闻网站资深记者达拉·林德(Dara Lind)解释,过去递解非法移民非常少见,但是1996年《非法移民改革与移民责任法》(Illegal Immigration Reform and Immigrant Responsibility Act)对于移民执法进行大改革,让非法移民更难取得合法身分,使得应该递解的人数大幅增加。

  有了专门负责逮捕和递解非法移民的ICE,让递解非法移民的人数更是大幅增加。自从2003年成立以来,ICE的年度预算增长了85%,从33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61亿元,在这段期间,ICE负责查缉和递解非法移民的执法和遣返行动组(Enforcement and Removal Operation)的人数增加了三倍。目前ICE有2万名雇员,400处区域办公室,每年至少拘捕10万名移民,《纽约客》杂志指出:“每年拘捕的人数比联邦调查局、联邦警长和美国特勤局逮捕的人数加起来还多。”

  在奥巴马总统任内,移民执法规模扩大,ICE的权力也跟著大增,甚至因为 ICE递解非法移民人数创纪录,奥巴马还被移民团体谑称是“递解总司令”。但是由于奥巴马的递解政策只针对有犯罪前科的非法移民,同时他还出台“童年入境暂缓递解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DACA)等网开一面政策,因此一般民主党选民并未对奥巴马的移民政策提出强烈抗议。

  特朗普打从一开始竞选总统就是以反非法移民为号召,誓言要递解全部1100万非法移民。随著特朗普的上台, ICE当然听命执行强硬移民政策。 

  上台没几天,特朗普就签署行政命令,要求ICE递解所有在美国非法居留的移民,不限于有犯罪前科者。没多久,很快就有报道说 ICE的全美突击搜捕行动激增,尽管ICE声称只是“例行”工作,但是过去ICE回避执法的地点 ,如法院、医院、学校等,也都传出拘捕行动。像堪萨斯市一名住在美国30年、已经有儿有女的化学教授亲,还有一名刚被诊断罹患脑瘤的妇女都无法幸免。

  2017会计年度,ICE逮捕了37734名没有前科的非法移民,是2016会计年度的两倍。ICE拘捕非法移民的总数也是前一年的两倍──尽管105736这个数目还远低于奥巴马政府2013年所创下的434015的最高“纪录”。去年10月开始的2018会计年度到今年3月的半年期间,ICE递捕了大约8万人,其中33%没有前科,去年同期被捕的6.3万人,只有21%没有前科。

  零容忍拆散家庭 废掉声浪高涨

  在这种氛围之下,一名自由作家肖恩·麦克艾尔威(Sean McElwee)在2017年2月在社交媒体创建了“#废掉ICE”(#AbolishICE)的标签,很快就获得移民维权团体,如梦想联盟(United We Dream)和众志成城(Make the Road)的响应,在过去数月并获得来自左派的全力支持。麦克艾尔威今年3月接受《国家》杂志(The Nation)访问表示:“ICE已经构成对民主不折不扣的威胁,它正在毁掉成千上万人的生活。”他说,有些学院派会质疑,要用什么机构来取代ICE的递解功能?他说这些人没搞懂,“废掉这个机构的目的就是要废掉这项功能。”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莫莉·罗伯茨(Molly Roberts)也赞成民主党应该提案废掉ICE,就像共和党常提案要裁撤国税局,或是他们认为不必要的部会。她写道:“这看起来有点不寻常,甚至是极端,民主党呼吁要砍掉一个政府机构。小政府向来是共和党的原则,但是民主党也不是没有原则的,其中一项就是美国向来是移民国家的理念。”

  自从特朗普出台把非法移民家拆散零容忍政策,终于忍无可忍,触及底线,移民议题又成了全美讨论的焦点,民众还有民代要求废掉ICE的呼声更加响亮,麦克艾尔威告诉《旧金山纪事报》,今年前5个月有3600则使用他的“#废掉ICE”标签的推文,光6月一个月就有2.5万则。而麦克艾尔威也正是上面所说的,赢得民主党初选的奥卡西奥-科特兹的早期支持者。

 

位于得州雷蒙德维尔小镇的移民监狱2015年发生暴动,关押在里面的非法移民放火烧帐篷。YouTube.com
位于得州雷蒙德维尔小镇的移民监狱2015年发生暴动,关押在里面的非法移民放火烧帐篷。YouTube.com

  重开移民监狱 得州小镇要找回繁荣

  但是到目前为止,全美民众对于废掉ICE的看法分歧,甚至反对的比率还远大于支持。根据《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和YouGov网站最近所做的民调,21%的受访者支持废ICE,44%反对,35%未定。

  得克萨斯州小镇雷蒙德维尔(Raymondville)不但不支持废掉ICE,还欢迎ICE在当地重开移民监狱。尽管当地的人口组成90%是拉丁裔,而且2016年总统大选有67%的人投了希拉里·克林顿。

  这座位于雷蒙德维尔郊外的移民监狱过去多年因为性侵、害虫横行及过度拥挤,成为全美最恶名照彰的监狱,终于在2015年爆发骚乱,而被关闭。维权人士赞扬关闭的决定,但是失去了几百个工作对于一座小镇来说是一大打击。

  现在,由于特朗普总统严打非法移民,这座设施打算要重开。当地领导最近发起连署,欢迎ICE回到这个地区,希望能够带来经济繁荣。

  这座打算重开的移民监狱,以前叫作威拉西郡惩教中心(Willacy County Correctional Center),准备重开并没有遭遇当地居民的反对或抗议。在部分民主党人高喊“废掉ICE”口号声中,当地领导还说,大量工作机会涌入可以说是上天的赐福。雷蒙德维尔所在的威拉西郡郡长埃里贝托·奎拉(Eliberto Guerra)说:“我接到一大堆来自外州维权人士的电话,但是没有一通来自我的选民。我不代表我的选民,难道要代表维权人士?95%的威拉西郡居民希望有工作。”

  这座移民监狱还是将交给过去负责运营的私人监狱公司──位于犹他州的管理与训练公司(Management and Training Corporation,MTC)负责。2006年建造的移民监狱是座帐篷城,总共10座帐篷,一座帐篷可以拘留200名囚犯。

  这座只关过非法移民的监狱,从2006年到2011年,关满了非法移民。期间传出了十几件性侵事件,2011年公共电视台(PBS)的《前线》(Frontline)节目率先揭露,国土安全部对13名狱卒进行了刑事调查。ICE也跟MTC解除合约,但是没多久,MTC又跟另一个政府机构联邦监狱管理局(Bureau of Prisons)签了10年、5.32亿元的合约,还是继续关押从边境偷渡进来的非法移民。

  但是监狱的管理问题并没改善,2015年囚犯因为医疗不好,发起暴动,放火烧帐篷。暴动之后,MTC备受各方指责,因此关闭了监狱,资遣了所有400名雇员,多米诺骨牌效应几乎拖垮当地经济。没有了来自监狱所得的税收,威拉西郡被迫削减了17%的预算,并解雇了17名政府雇员;沃尔玛的雷蒙德维尔分店因为少了监狱雇员前来光顾,被迫关闭,雷蒙德维尔总一共损失了700个工作机会。

  暴动3年来,帐篷城变成废墟,一片死寂。在雷蒙德维尔镇市中心的希达尔戈大道(Hidalgo Ave),市况萧条,只有发薪日贷款商店生意还不错,前镇长乔·亚历山大(Joe Alexandre)告诉《大西洋月刊》,监狱关闭之后,市中心逛街的人流变得稀稀落落,他把他在这条大街开了40年的珠宝店收了。亚历山大说:“市中心这里的商家几乎很难存活。”

  亚历山大说,他很同情那些非法越过边界的移民,因为他们“生活在地狱当中”,他也知道,最近几个月,就在距离雷蒙德维尔南方50英里的美墨边境,有数千名和父母一起偷渡进来的儿童,被硬生生地给拆散了。亚历山大说,他的祖父母从墨西哥移民来美,他不会把他的美国公民身分视为理所当然,他很幸运,出生在边界的这边。

  在雷蒙德维尔,当地居民和公职人员一样大肆批评特朗普总统强硬的移民政策。但是面对失业率是全美平均数的两倍多,贫困率高达37%,他们还是希望特朗普严打非法移民能够为当地注入大量资金。ICE一年花超过20亿元在监狱上面,大约70%流到私人承包商口袋。现在MTC又要重新经营,开始对监狱进行整修,当地居民已经开始投履历表过来了。

  但是他说:“要有工作就要有非法移民来占满那些(监狱)床位。我们需要有囚犯关进来,让这个社区恢复生气。” 亚历山大解释道,监狱一小时18元的时薪,你可以“买得起车,买得起房,并结得起婚。”这名珠宝店老板笑著说,新的MTC雇员可能很快就“需要买订婚戒指了。”

  郡长奎拉说:“人们对于就业前景感到乐观。”即使他认为特朗普对移民的看法不切实际,因为经济上需要非法移民提供劳力。以雷蒙德维尔为例,这一带的农场长期以来一直依赖非法移民提供劳力。奎拉说,每当收获季节,他可以看到工人在农田弯腰工作,“唐纳德·特朗普说,我们不需要(移民),但是谁要来做那些劳力工作?当然是非法移民,因为这里没人要做那种工作。”

 

雷蒙德维尔镇前镇长亚历山大欢迎ICE重开移民监狱,这样他的珠宝生意又可以起死回生。YouTube.com
雷蒙德维尔镇前镇长亚历山大欢迎ICE重开移民监狱,这样他的珠宝生意又可以起死回生。YouTube.com

  CBP拆散家庭 ICE背黑锅

  话说回来,目前废掉ICE声浪高涨,主要是由非法移民家庭在美墨边境遭到拆散,数千儿童从父母身边被带走。但是,ICE其实是背了“黑锅”,负责执行特朗普零容忍政策,在边界把非法移民家庭拆散的机构,是海关及边境保卫局(CBP)。ICE负责的只是关押进入递解程序成人非法移民,并将他们递解。反倒是现在特朗普政府在法院命令下,要让非法移民家庭团聚,负责帮助这些父母找到他们小孩的正是ICE。换句话说,ICE并没拆散家庭,甚至协助非法移民骨肉团圆。

  特朗普也批评废ICE是“激进左派”的疯狂想法,6月30日发推文力挺ICE:“你们工作表现杰出,驱赶了最恶劣的犯罪分子,”并从“MS-13黑帮手中解放了多个城镇。”

  三位代表纽约州的众议员艾斯帕拉达(Adriano Espaillat)以及波坎(Mark Pocan)、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7月12日在国会提出废除ICE案。共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和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尽管分别批评提案“疯狂”和“极端”,但是又表示将允许提案送交全院表决,让全院同僚辩论。

  共和党允许将提案送交表决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废ICE不会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反而可淡化特朗普政府拆散家庭的争议,有利年底的中期选情。因此当共和党允许提案表决的消息传出后,原来提案的三位众议员当天晚上再次发表声明,指共和党领导层玩弄政治伎俩,并非真心希望通过立法,因此三人在投票时将反对自己提出的议案。

  康涅狄格州的理查·布鲁门萨尔(Richard Blumenthal)告CNN:“即使你现在废掉ICE,还是那个总统,还是同样的政策。”

  (编译自theAtlantic.com、NYMag.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