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我家可心

我家可心

July 19, 2018, 13:27 PM

  文/顾月华

  父亲在母亲生了五个女儿以后,才得到了两个儿子。当他的孙子出生的时候,父亲非常慎重地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孙子。

  我记得他在信中说,爷爷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几十年。他告诉孙子为什么给他取名“正浩”,是选取了“正气浩然”的意思。

  父亲很爱我们,但每个人都知道他最宠的是两个儿子,正浩出生后,真的成了他的宝贝。正浩聪明伶俐,人见人爱,从小说话幽默滑稽。有一次他闯了祸,妈妈说“你等着,我一会儿跟你算帐!”正浩哈哈大笑,他说“我又没有钱,你跟我来算什么帐?”

  等他大学毕业,就当了中国银行的副行长,父亲去世早,没能看到这一天。正浩结婚后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那是父亲的曾孙女,名字叫顾可心。阴错阳差,我一直没机会见到弟弟博客中的热门宝贝:我们家的长子长孙长曾孙女顾可心,上次家中大团圆,弟弟把可心从深圳带来了。

  爷爷奶奶带可心回上海度假。可心上火车后非常兴奋,东张西望的忙个不停。奶奶拿起塑胶瓶喝水,可心就小手一指说:“怕上火喝王老吉。”见上铺的一个大哥哥在看报就说:“他还不老怎么看报的?”因她在家中只见老人爱看报。

  我们七姐弟的七对夫妇费了千辛万苦大团聚,要留团圆合影真不容易。那年头没有微信,见面要拍合家欢时,男的齐齐坐在前排,女的乖乖站在人后,十四个老人排完队,才发现没人拍照,只好仰仗这个上幼稚园的孩子顾可心,七台相机摆在桌上,她拍完一只把相机摆到右边茶几上,一台一台排得跟兵士检阅一般,刚拍完七张,我们叫男人站起来,我们七个姐妹妯娌快快地坐了下去,叫男人对号入座立在后面,可心刚把酸疼的手臂放下来,一看又要叫她拍,吓得躲到桌子底下去,被一群老头老太拉了出来,她又把右边相机齐齐地一个个拍完排到左边去。

  可心的妈妈是当地富家女,医院里的护士长。总在周末带她去做义工,参加当地一个慈善组织,把善款直接买成粮油衣物日用品,专拣贫困户一家家送过去。这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到达后下了车,要步行去贫户慰问,人人都要肩扛手提不少重物,走长长的崎岖之路忍饥受寒地服从大家。可心本是娇娇女,却常常跟着义工队伍上山下乡,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幸运,再不敢浪费,也不崇尚奢侈。

  爷爷奶奶想着以后不会回上海长住,趁着房价高,把一套涨了五倍的房子卖了。上海没有房子了,以后回国怎么落脚?两个老人笃定地说去住五星宾馆呀。

  不料小可心哇地唤叫起来:“不可以这样土豪!浪费可耻!”

  大家把眼睛都盯住她看,说怎么遇到这样一个小气鬼?

  她说:“你们钱多可以去捐款,帮助穷人么。”

  每次我看见可心,心里就浮起父亲的影像,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可心是我家第四代,她没受过社会变迁带来的伤害,没有忆苦思甜,没有阶级教育,也没有错误的价值观,比如许多少女爱慕虚荣胜于崇尚自然。可心的觉悟让我且惊且喜。她完美了她一家三代的优良传统,也让我对中国年青一代更有信心。

  如果我的父亲回到人间,我确信,第一件事,我就拉着他去看可心。(2018年7月1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