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帮派卧底虎口拔牙

帮派卧底虎口拔牙──FBI扫荡MS-13黑帮记

July 6, 2018, 16:13 PM
MS-13成员身上都有帮派纹身,图为2005年当局在切尔西的执法行动中逮捕一名MS-13成员。美联社

    MS-13成员身上都有帮派纹身,图为2005年当局在切尔西的执法行动中逮捕一名MS-13成员。美联社

  特朗普总统自从上任以来,经常以萨尔瓦多移民为主的MS-13黑帮无恶不作为例,为强硬的移民执法政策辩护。他强调,这个“嗜杀成性”黑帮的“禽兽”对美国民众的安全构成最严重的威胁。其实早在奥巴马时代,就已经注意到这个黑帮对美国的危害,FBI并曾经透过一名卧底线人的协助,进行过一次大扫荡,予以重大打击。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多为萨尔瓦多移民 MS-13以凶残知名

  MS-13尽管不是美国最大的黑帮,全美的成员大约上万而己,而且犯罪活动通常仅限于东西岸几个大城,但是对那些饱受MS-13作威作福肆虐的社区,它的凶残可以说是恶名昭彰,青少年公然光天化日之下在街头拿刀砍人。

  1980年代由于一波波躲避萨尔瓦多内战难民涌到美国,MS-13这个以萨尔瓦多移民为主的黑帮也跟著在洛杉矶成立。MS是西班牙文Mara Salvatrucha缩写,意思为“野蛮萨尔瓦多人”,13则表示附属墨西哥黑手党Sur 13底下。MS-13贩卖的是枪枝和毒品,但是争夺的是地盘。特别是死敌“18街”(Barrio 18)的地盘。MS-13的口号是“杀掉、抢夺、控制”。为了筹措扩张的财源,它强迫无证移民──出租车司机、洗碗工、管家等交保护费,一个星期5到10元。多数无证移民害怕被递解,宁愿勉为其难地付钱,而不愿向警方报案,那些没乖乖付钱的人,往往面临挨刀的下场。

  和许多萨尔瓦多人一样,在上世纪80年代内战期间,还是青少年的佩隆(Pelon)和他哥哥长途跋涉来到迈阿密。尽管是无证移民,但是有7年的时间,他因为替墨西哥贩毒集团贩卖可卡因和枪枝,在迈阿密这个神奇城市享受著放荡生活,住豪华公寓,开跑车在南海滩(South Beach)奔驰。在生意顶盛时期,他的房产就值500万元。

  然而,在2002年,他终于被抓,因为走私毒品被联邦法庭判刑10年。为了减轻刑期,他向联邦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提供有关这个贩毒集团同伙的信息,让当局逮捕更多毒贩,他也因此减刑3年。

  为了保护佩隆免遭报复,联邦干员把他从佛罗里达移转到马萨诸塞州的移民拘留所,等待递解回萨尔瓦多。在那里他很快就发现,他的新牢友是MS-13成员,靠著使用帮派行话和提到他所认识的“503”(萨尔瓦多的国际电话区码)的人名,他很快就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回到萨尔瓦多之后,他继续和这些牢友保持联络。

 

黑帮对于新成员加入,都会举行“献身”仪式,把新成员欺凌一番,表示欢迎。图为MS-13的死对头“18街”在加州圣塔安娜(Santa Ana)“欢迎”一名新成员。美联社MS-13成员身上都有帮派纹身,图为2005年当局在切尔西的执法行动中逮捕一名MS-13成员。美联社
黑帮对于新成员加入,都会举行“献身”仪式,把新成员欺凌一番,表示欢迎。图为MS-13的死对头“18街”在加州圣塔安娜(Santa Ana)“欢迎”一名新成员。美联社MS-13成员身上都有帮派纹身,图为2005年当局在切尔西的执法行动中逮捕一名MS-13成员。美联社

  答应为FBI卧底 交换家人移民来美

  2013年1月20日,回到萨尔瓦多没几个月,三名FBI干员找上他,FBI希望能找到一名能够打入黑帮卧底的人。他们约在一家饭店见面,佩隆说了许多他所听过的帮派成员人名──鬼马小精灵、野兽、疯子、死神、笑脸、鬼娃、石头、小疯子、老虎、灰狼等。他告诉三名干员,如果他担任卧底的话,他可以帮联邦当局把所有人都定罪,但是要有回报──让他能够到美国展开新生活。回到萨尔瓦多这个他几十年不见的故乡,对他来说是个大震撼。他和家人挤在一间铁皮屋顶的破旧棚屋。

  他告诉他们:“这里不是第三世界国家,这里是第五世界。我希望我所有家人都能离开这里,我希望我姐妹的小孩能够上学,学英语,获得教育的机会。”

  一个月后,2013年2月,佩隆回到了美国马萨诸塞州,并且为FBI工作,“穷街陋巷行动”(Operation Mean Streets)就此启动。佩隆扮成无证移民,不到48小时,他就找到一家位于切尔西(Chelsea,位于波士顿东北)名为“我的萨尔瓦多”(Mi Salvador)的酒吧,酒吧里都是萨尔瓦多人,里面有人贩卖伪造的证件,可以帮他弄到麻州的驾照。他住进波士顿帮派充斥地区一家便宜的汽车旅馆,并且和在移民居留所认识的MS-13成员重新取得联系。几个星期后,他注意到,有些帮派分子尽管声名狼藉,却买不起车子,他和他的“指导员”(负责和他接头的FBI干员)碰面,两人想出了一个计划:他扮成在街上招客出租车司机,FBI干员在车上安装窃听器,录下坐他车的帮派分子谈话。佩隆告诉他们:“想想看,这些姑娘们喜欢聊天,让我们开车带著他们到处转,让他们讲个够。” 

  FBI干员对这个主意大为激赏。FBI干员买了一辆二手的丰田凯美瑞(Camry),驾驶座上方装置隐藏录像机,他们还在车上装了断路器开关,万一出了差错,可以立刻关掉汽车引擎,将车围住。他们另给佩隆一台微型录音机,可以藏在衣服里,还有两支手机,一支用来录下他和MS-13成员的谈话,另一支和他的指导员联络。

  以开出租为掩护 暗中录下帮派谈话

  接下来的两个月,他开车在切尔西到处转,向所有身上有MS-13刺青的人做暗示,他有“一点生意”,需要有人帮他“运货”,从波士顿送到新罕布什尔。除了藉此和帮派建立更紧密关系,同时这一段长途开车也可让MS-13帮派分子大谈他们的犯罪活动。没多久,他就有了重大突破,两个男的坐上他的出租车,一人叫穆埃尔托(Muerto),一人叫切切(CheChe)。

  他对他们说,他要安全运送5公斤的可卡因到新罕布什尔,愿意给他们一人500元作为车马费,两人同意了。 

  一星期后,按照佩隆的计划,开车北上,他和穆埃尔托开著他的丰田,切切开著另一辆在后面跟随。他先在波士顿一家旅馆的停车场从假扮成毒贩的FBI干员手中拿到可卡因,然后送到新罕布什尔另一名假扮是买家的干员手上 ,一队突击小组就在附近待命,以防万一他中途身分败露。

  这一趟花了3小时。穆埃尔托非常爱讲闲话,他讲到几个月前他在切尔西一处公园碰上了18街的家伙,他追上了其中一个,用刀捅了他,佩隆称赞:“好,好家伙。”这些告白都被隐藏录像机录下,正是FBI所需要的。

  这次伪装毒品的交易完成之后,佩隆和指导员在切尔西市郊他住的旅馆外碰面。探员拿出笔记本电脑连上录像机,下载视频。这个过程之后又在不同的地点重复了几十次。佩隆也因此打入了MS-13,此后两年过著MS-13的帮派生活。

 

MS-13以凶残出名,特别是拿大砍刀当街砍人。图为执法人员收缴的MS-13武器,上方即是大砍刀。 美联社
MS-13以凶残出名,特别是拿大砍刀当街砍人。图为执法人员收缴的MS-13武器,上方即是大砍刀。 美联社

  告密败露下场 早有前车之鉴

  佩隆当然知道告密者万一败露,下场会是什么。2003年一名接受证人保护计划保护的前MS-13女线人布兰达·帕兹(Brenda Paz),当时才17岁,并怀有4个月身孕,被4名前帮派朋友骗出来,在弗吉尼亚州杀害,尸体后来在当地谢南多亚河(Shenandoah River)被发现,胸部和手臂上被砍了16刀,喉管被割成3段。2015年春天,佩隆再一次感到警惕,两名帮派分子罗卡(Roca)和恰奇(Chucky)上了他的出租车,开始聊到一名同伙成员“向警方告密”,佩隆问是谁? “克拉卡(Clacker)!”罗卡说:“我们要把他的头抓住,用刀切下来,这样他就不会再多话了。”

  佩隆的心为之一沉。他所碰到的帮派分子,有许多人令他觉得恶心,他称这些人是“MS他妈的混球”,但是克拉卡是个误入歧途的15岁少年。几年前,克拉卡的母亲拿出家里仅有的2500元救命钱,付给偷渡集团,把他弄出宏都拉斯,因为他的哥哥刚被“18街”杀害。克拉卡经过两个月艰苦跋涉穿越沙漠,在美国边界被逮捕拘留,然后送到马萨诸塞州他从未见过的父亲那里。

  克拉卡才上切尔西高中没两个星期,就遇到罗卡和恰奇,他们向他展示制作精美的招募视频,将帮派生涯美化得就像是伊斯兰国将恐怖攻击美化成圣战。视频还配了一首嘻哈歌曲作背景音乐:“我们带刀带枪来杀敌人,我们要把他们从脖子砍到肚脐。” 克拉卡加入MS-13没多久,就开始追杀杀害他哥哥和在学校餐厅霸凌他的敌对帮派分子。

  “你们确定是那个混球告的密?”佩隆问道。他们说确定,但是他们搞错了,克拉卡是向女友吹嘘自己是MS-13的一员,让别人听到,话传到警方那里,其实他没有告密。

  佩隆随声附和著罗卡和恰奇,“他妈的,我也要加入。兄弟,这家伙四处告密,可能把我们所有人的名字都告诉警察。” 罗卡和恰奇下车后,佩隆打电话给克拉卡:“快逃,你已经被下达追杀令了,真的不骗你。”他也和指导员碰面,把MS-13要除掉克拉卡的计划告诉他。FBI对这个消息抱以谨慎态度,但看到这是个策反年轻帮派分子的好机会,克拉卡可以告诉他们更多内部消息,和佩隆的录像机互相印证。

  那天晚上, FBI特工杰夫·伍德(Jeff Wood)前往克拉卡家里,伍德告诉这个年轻人:“你的朋友要杀掉你。”但是克拉卡拒绝合作。伍德又跟他祖母说:“我们警告过他了,如果他要我们帮忙,他需要自己开口。”

  与此同时,为了隐藏他的身分,佩隆说服罗卡和恰奇,由他当司机去执行“任务”。那天晚下,佩隆开车载著两人还有一名MS-13从新泽西派来、名叫维拉诺(Villano)的杀手,维拉诺说要杀克拉卡“轻而易举,就像杀只鸡,看准动脉,刀刺进去。”恰奇还在后座对空挥拳,车子一开到克拉卡家门口,他就把刀拿出来。但是,克拉卡已经跑掉了。

  克拉卡的父亲开车载他到南波士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谈判条件。克拉卡乖乖合作的交换条件是:FBI要把他和他的家人──包括他在宏都拉斯的母亲都加入证人保护计划。但是一个月后,当克拉卡向联邦检察供出一连串MS-13所犯下的抢劫案,还透露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名──佩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跟著帮派抢劫分赃

  克拉卡并没有冤枉佩隆,在帮派里面卧底,有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佩隆没执行FBI卧底任务的空档,他就帮MS-13抢劫同行出租车司机,开车接应抢匪逃脱,并且从抢劫中分红。这些作为很明显地违反他和FBI的协议,让检察官很为难。如果检察官起诉他,他以被造身分在法院下所做出的不利MS-13的证词,将遭到MS-13的律师质疑,因此将很难再把他列入证人保护计划。但是如果检察官放过他,将让FBI的公信力大打折扣。尤其FBI过去为了获取黑帮情报,曾和波士顿黑帮老大“白佬”巴尔杰(Whitey Bulger)合作,“白佬”在充当FBI线民期间犯下了19件杀人案,这段“与魔鬼结盟”的历史至今还让FBI感到难堪。

  再看MS-13这边,克拉卡突然失踪,让帮派上下不安。当地帮派领导卡斯珀(Casper)在每一次聚会前都要大家交出手机,并轻拍每个人浑身上下,确定没有监听设备,佩隆因此对自身安全感到忧虑。他也注意到穆埃尔托似乎用可疑的眼光打量他。

  那年冬天MS-13领导人发起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Richmond)举行全美会议。一名帮派高层德门特(Demente)需要有人载他去。佩隆担心的事还是躲不掉,他载到了德门特,德门特最近才下令杀害一名不愿加入帮派的15岁男孩,把这名男孩骗到海边,然后乱刀刺死。

  在会议上的确讨论到帮派内有人告密,也对克拉卡下了追杀令,“MS-13造就了他,M-13也可以除掉他。”让佩隆心里忐忑不安,大汗淋漓,尽管虚惊一场,但是他知道很难再继续卧底下去。

  幸好就在弗吉尼亚会议之后,“穷街陋巷行动”也进入了收网阶段,联邦干员决定要把佩隆撤出来。他们也知道,佩隆跟著这些帮派杀手到处转,这些杀手以杀害告密者出名,早晚会出事。

  当局大扫荡 数十黑帮俯首认罪

  一个半月后,2016年1月29日凌晨,500名执法对波士顿地区进行大扫荡。那天有56人被捕,恰奇和德门特也在其中。在波士顿的一处地点,当干员们把一名上铐的帮派分子带上警局巡逻车,社区居民还鼓掌喝彩,显示他们受欺压已久。一名干员说:“我们那天早上逮到的都穷凶极恶的帮派分子。”

  逮捕数目后来增加到61人,这些人犯罪的证据早已被佩隆出租车上的录像机录了下来,他们中一些人被起诉之后,包括介绍佩隆加入MS-13的穆埃尔托都和检方达成协议,同意对MS-13作证,换取轻刑或不被递解。

  由于佩隆在弗吉尼亚州会议期间也作卧底的工作,所以执法人员  扫荡的范围不只限于波士顿地区,包括MS-13东岸分部的领导都被诱捕落网。甚至在萨尔瓦多监狱服刑的MS-13领导“蜜糖”(Sugar)都被美国起诉。一名负责此案的联邦助理检察官称赞佩隆:“他是我碰到的最好的线人。”

  过去两年,除了一名被告,其他人不是认罪,就是被定罪判刑几十年,刑满还要递解出境。最后一名被告目前正在受审,他的案子包括6件谋杀(其中有三名被害人是十多岁的男孩,一名是少女)、22件杀人未遂和几十件暴力犯罪。

  这场有史以来对MS-13最大的扫荡行动,尽管是在奥巴马任内发动的,但是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去年9月亲自至波士顿,向执法人员致贺,并对漏网的MS-13帮派分子传达以下信息:“我们正紧盯著你们、我们会紧追不舍,我们会逮到你们,让你们接受法律制裁。”

  至于佩隆,他目前隐姓埋名,躲藏起来。自从那次大扫荡之后,FBI兑现承诺,没有因为佩隆参与出租车抢案而起诉他,因为这样做将危害他家人的安全;和佩隆有关的17人都列入证人保护计划。他继续跟当初跟他接头的几名干员和警官保持联络,他们随时告诉他案件的最新进展。佩隆和女友生下女儿之后,他们还前往道喜,同时将他女儿也列入证人保护计划,因为MS-13最近对他女儿发出追杀令。

  (编译自Newsweek.com、Wikipedia.org)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