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今夜有人在读诗

今夜有人在读诗

May 25, 2018, 11:20 AM

  文/朱小棣

  随缘拿起一本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读首诗再睡觉》,心灵为之一振。不光是因为在今日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竟然还会有人在睡前读诗,更是因为发现这群读诗人是那样的真实自然。虽然小清新,但是不矫情,没有一丝一毫所谓文青的孤芳自赏、矫揉造作。其发起人居然曾经在麻省理工《科技创业》杂志打过工,这让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我,不得不另眼相看。

  据说这是一个以微信为基地,每晚向地球人推送一首诗歌的传媒团体。书里的每首诗,都配以推荐人的简短评论,介绍自己如何喜欢以及为何推荐这首诗。所荐诗歌五花八门,古今中外无所不包。有王维、李商隐,也有拜伦、华兹华斯,当然还有海子、张枣,也有T.S。艾略特、W.H。奥登,而且有冯至、朱英诞,当然也少不了聂鲁达、丁尼生。

  对于我这个诗歌门外汉,名字不重要,关键看能否有缘打动我。随手翻来,不断有诗句戳中我的心房。例如,“五十年后,你七十五岁生日的那天/我们相遇,去喝杯茶”/(美)唐纳德·霍尔。让我顿时有了无形的期盼。“我那么平凡/但你还是挑了我/我会一直自豪的/因为我是你挑的妈妈”/(日本)松本早苗。短短四行,勾起为人父母者的眼泪。

  当代诗人周公度的一首诗是这样开头的:“你什么都好,/除了爱说话。/我喜欢你爱说话,/像时光一样珍贵”,又是这样结尾:“你丢了我的消息,/我隐隐知道。/没有人会等我,/这样犹疑的人”。唉,这中间该是一个何等孤独伤感的故事。据说整个“读首诗再睡觉”的创意,来自于一次失恋或者说是单相思。

  “人的一生没有足够的时间。/当他失去了他就去寻找,/当他找到了他就遗忘,/当他遗忘了他就去爱,/当他爱了他就开始遗忘。/他的灵魂是博学的/并且非常专业,/但他的身体始终是业余的,/不断在尝试和摸索。”/(以色列)耶胡达·阿米亥。这又是一段多么好的人生总结。

  波兰诗人辛波斯卡坦言,“我偏爱狄更斯胜过陀思妥耶夫斯基。/我偏爱我对人群的喜欢/胜过我对人类的爱”。“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正是这样一些具有独特自我的表达,构成艺术的灵魂与生命。而我们人类,又是这样离不开相互勉励。当一颗灵魂,找到了一颗同类的灵魂,就会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读首诗再睡觉》由“读睡工作室”主编,它的创始人范致行在序言里写道,“诗歌是这样一个接口。人们用这种语言来对接,有时瞬间接通,有时则不好理解,但它天生的倾向,是要逼近人心中最不好理解的部分。它看似与绝大多数人有着距离,但实则与所有人有最近的距离”。他写得这样好,是诗性的散文。

  我不是诗人,也写不出这样有诗意的句子,所以只好抄书。辍笔之前,再死皮赖脸地抄他一句话作为结束语,“生活的各种可能性不在很远的地方,就在我们身上”。是啊,每晚读一首诗,不也是一种可能吗。(2018年5月6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