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乡愁”可能填满人生

“乡愁”可能填满人生

May 25, 2018, 11:16 AM

 

  文/刘荒田

  手头有一本《最新金山歌集、联集合刻》,是痴迷于收集华侨文物的文友8年前送的,直排,宋体字,初版印行于1917年11月,这一本是1921年的第二版。彼时的“手民”须在铅字架上操作,这一本排版和印刷的质量堪称上乘。印刷者是“金山正埠发明公司”,定价一美元。著作者为“金山各大文豪”,但每一首不具名,不知何方神圣。唯一的名字见于序言末尾——“南海崔通约记于申江竞存学塾”。其时距离中国人以“劳工”身份(广东人称“卖猪崽”)大批涌入美国加洲的“淘金潮”(1849年开始)超过半个世纪。

  《金山客旋乡歌》一辑,摘三首:

  喜逢泰运转,腰缠十万贯。束装就道差拿船,亲朋具礼情款款,确心欢,槓箱黄白满。不日檀山经日本,顺风到港祝平安。

  轮船埋差拿(差拿,China“中国”的音译),良人报到家。叫声阿嫂速烹茶,稚子拥门看车马。孩儿呀!快接汝亚爸。妯娌行齐来问话,应酬不暇乱如麻。(埋,广东话,靠近之意)

  旅美经久耐,离情触感哉。喜逢泰运获鸿财,正偏两途大有彩。益心爱,随时返粤海。久别家人今相会,天伦得萃笑眉开。

  《客中思归里歌》一辑,摘两首:

  自抵花旗地,桑梓心常挂。情牵两地乱如麻,为口奔驰唔系假。忆念家,几时归乡下?若得金银来就吓,快教指日返中华。(注:这一首是粤语方言)

  有心尝百味,面色变黄芪。寄生时时异国羁,乙金无长因命丕。益智悲,橘红难化气。久别花旗嫌熟地,何期有日转当归。(注:这一首内的中药材名字是双关语)

  那一时期的先侨,历经万里大洋颠簸,入关后被囚于旧金山海湾上的天使岛,受移民海关审查。终于抵达花旗国,淘金,修围堤,筑铁路,吃遍苦头。图的是什么?赚钱。钱赚了,却不随便花掉,积攒起来,换为金条,插在腰带上,坐蒸汽轮途经日本、香港,回家乡去。光宗耀祖是终极目的。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先辈,异乡咏诗,乡愁无疑是最重要的内容。他们人生的顶点,是“返唐山”。即将抵达家门,前有抬金山箱的后生开路,乡亲夹道迎接,一路微笑,拱手的“金山伯”对自己说:这辈子,值了!读这本诗集,更加明了,思念家乡是他们感情生活的重心,是全部的心理寄托。

  今天,我对这一被母国当政者与民间赞誉备至、并将之升格为爱国的情愫,作一点也许有益于后来者的反思。我绝无意就此非难先辈,我也是这般过来人。

  反顾一代代移民的心路,心思全被乡愁占据,对“当下”自然忽略,每天的起居,工作、娱乐、社交,均敷衍,生命行进的全部意义,在一个存折。因此,金山的业余“文豪”们不那么爱表现现实人生及美国社会。即便是每日承受苦难,从备受种族歧视,工作环境恶劣,到生老病死,都鲜少涉及。

  出洋的全部意义在于回去“风光”给乡亲看,持这样的价值观,如何超越世俗功利,思考“我是谁”、“为什么活着”这一类至关重要的宗教核心问题?因此,诗作难免市侩气,境界狭隘。

  无论是形而下意义上还是哲学意义上,“回家”情结本该只存在于初期,待到水土不服过去,关注点必然迁移,聚焦于当下与未来。即便是“更行更远还生”的“离恨”,它的意蕴也应随着经验的拓展而加深内涵,注入救赎,实现升华。年复一年地停留在“富足荣归故里巷,置田立宅纳偏房”的低级阶段,使得生命的质量和作品的价值二者都受到严重局限,所以从这本诗集,我没发现一首哪怕“过得去”的作品。

  一句话,乡愁不能填满人生。其空隙须注入“思归”以外、以上的世俗和宗教。(2018年5月20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