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波士顿首页/麻州高院:防学生自杀 高校有责

麻州高院:防学生自杀 高校有责

May 11, 2018, 13:12 PM
MIT。

MIT。 美联社

阮汉。

阮汉。 脸书截图

  【侨报编译黄子园报道】大学生自杀的悲剧常有发生。这其中,校方应否承担责任?关于这一问题,麻州高院本周一(5月7日)给出了答案。

  麻州最高法院当天裁定,麻省理工学院(MIT)无需为校内一名亚裔学生自杀的案件负责,但法官同时表示,如果高校在确切知道学生想要自杀的情况下,却没有采取措施阻止,高校及其员工将面临被起诉。

  综合《波士顿环球报》和WBUR报道,法官卡夫可(ScottL. Kafker)在判决书中写道:“这并不是说学校应对学生自杀承担一切责任,因为教职工并不是专业医师,在学生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很难准确评估学生的自杀倾向。”“但是,如果教授或教职工在了解到某学生近期内(入学后或入学前不久)曾有过自杀行为,或告知他们有自杀计划以及计划细节,而没有采取行动阻止的话,如设立防止自杀约章、向学生提供治疗、联络警方或紧急救援人员等,学校和教职工则应承担法律责任。因为这种情况下,即使是非专业人士,也能评估出自杀即将发生。”

  这是全美上诉法庭作出的首例清晰界定高校在学生自杀事件上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的判决。此案因此受到众多教育机构的密切关注。

  以上是麻州高院针对MIT2009年跳楼自杀的越南裔博士生阮汉(HanDuy Nguyen,音译,下同)家人对MIT斯隆商学院两名教授和副院长的起诉作出的判决。判决表明,MIT在处理阮汉自杀事件上没有过失,因此对这名学生的死亡不承担法律责任。

  2009年6月,25岁的阮汉跳楼自杀。两年之后,其父母状告校方失职,诉称尽管校方几个月来都在讨论其儿子的精神状态,却没帮到他,只是去电话建议他放弃读博。

  阮汉最早于2007年向MIT寻求帮助,当时他觉得课业跟不上,并将其归咎于严重的失眠。但他拒绝接受校方提供的治疗,而是私自去校外接受精神科医生的治疗。

  最了解阮汉精神状态的是教授沃纳菲尔特(BirgerWernerfelt)和普利雷克(DrazenPrelec)。他们帮助阮汉缓解课业压力,找其他教授帮阮汉通过考试。此外,他们一直建议阮放弃读博。

  2009年6月2日,沃纳菲尔特在电话里严厉批评阮汉,因为阮汉采用线外邮箱和实验室调查员联系,认为这是“很莽撞的行为”。电话后,阮汉走到校园内一建筑屋顶,跳楼自杀。

  麻州高院认为,“学校不负责监测和控制学生生活各个方面。”界定学生自杀时学校是否负有责任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学校或教职工是否知道学生有自杀意向,是否采取措施保护他/她。

  “沃纳菲尔特和普利雷克是学者,不是训练有素的医生。阮汉和他们交流的一切信息,没有显现任何自杀的念头。在这之前他也没有任何自杀企图。”判决书上写道。

  阮汉家庭的代理律师比乐(JeffreyBeeler)发表声明称他的客户对高院的判决表示失望。

  不过,比乐认为高院的判决确认了一个事实,高校有责任采取措施防止学生自杀。“毫无疑问,阮汉的判决将挽救更多学生的生命”。

  据悉,MIT和其他18所麻州高校,包括哈佛大学和塔夫茨大学,此前致信法官,要求法官裁定教授和教职工不应该对学生自杀负责,强逼没有专业知识的教职员参与防止学生轻生,做法并不合理。

  法庭文件显示,全美每年有1100名大学生在校内自杀。其中亚裔自杀率在1999年至2014年的15年间增长了24%,其中15至24岁的女性学生因为抑郁引起的自杀率更在全美所有族裔中排名第一,成为该族群的第2大死因。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