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高官“自恋”何其多

高官“自恋”何其多──禁止政府出资官员肖像画原委

May 11, 2018, 12:42 PM
前总统奥巴马和前第一夫人米歇尔的画像在今年2月12日在国家肖像画廊揭幕。Fortune.com

前总统奥巴马和前第一夫人米歇尔的画像在今年2月12日在国家肖像画廊揭幕。Fortune.com

  许多人走进一栋联邦政府大楼,往往最先注意到的是这个政府机构领导人的油画肖像,肖像呈现出这个机构领导人最上相的角度和最完美的姿势。但是这些油画往往是花了大笔纳税人的钱去订制的,现在国会认为这种作法不值得花政府的钱,决定立法禁绝,希望把钱用在更有用的地方。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经过一年多的折冲协商,《禁止政府资助油画法案》(Eliminating Government-funded Oil-painting Act)──简称“自恋法案”(the EGO Act)在314日由国会通过,327日特朗普总统签署生效。这项法案禁止动用联邦资金来支付联邦官员或雇员的官方油画肖像。

  其实自从2014年以来,每年的联邦预算都附带禁令,禁止联邦资助油画,不过由参议员比尔·卡西迪(Bill Cassidy,共和党,路易斯安那州)20171月提出的这项“自恋法案”,让这一禁令永久化。

  法案只有两页,规定: “联邦政府的拨款或是其它可用经费,不得用于支持官员或是雇员的画像,包括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行政机构主管,或是立法办公室主管。”不过总统和第一夫人,还有国会大佬议员官方肖像的制作费用通常找得到私人捐款赞助,因此法案主要是针对其他政府高官。

 

白宫的华盛顿画像。Wikipeia.org
白宫的华盛顿画像。Wikipeia.org

总统绘制官方肖像传统 从华盛顿开始

  要了解法案的背景,就要从历届美国总统绘制官方肖像的传统谈起。从画家吉尔伯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为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画像开始,为每一任美国总统绘制一幅官方肖像──通常是油画,已经成为白宫的一项传统,这项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尽管摄影发明之后,相片比油画更写真,但是这项传统并未因此改变。目前每当一位总统上任,会用先拍照片版的官方肖像,等到总统任期结束,才开始委托制作油画版的官方肖像,通常要花一到两年的时间来完成,留给白宫和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作为永久纪念。现任总统通常会在总统椭圆形办公室或是白宫的其他地方悬挂他所景仰的总统官方肖像,像里根总统在任期间,就把柯立芝总统的画像从白宫大厅移到内阁会议室,挂在杰斐逊总统旁边。里根非常景仰柯立芝,并经常引用柯立芝的话,他认为柯立芝在上世纪“兴旺的20年代”的政绩非常了不起。里根认为,柯立芝的画像更适合和开国元勋并列摆放。

  早期的总统画像往往就是这位总统的唯一肖像,现在白宫有官方摄影师随时为总统拍照,并实时上传社交网站和全美国民众分享总统的动态。但是一幅总统画像仍然提供民众对一位总统的另一种解读。国家肖像画廊的历史学者凯特·勒梅(Kate Lemay)表示:“照相直率坦白,但是画像能够比较谨慎、深思地解读一位总统及他的个性。”

 

白宫的老罗斯福画像。Wikipeia.org
白宫的老罗斯福画像。Wikipeia.org

老罗斯福毁掉第一幅画像 嫌不够男子气慨

  白宫的华盛顿画像所画的场景是179512月,华盛顿到国会演说,呼吁通过美英双方为化解紧张关系所签署的友好、通商与航海条约──《杰伊条约》(Jays Treaty,约翰·杰伊是当时的首席大法官,也是谈判条约的特使),第二年春天,宾州选出的国会参议员威廉·宾汉(William Bingham)和他太太安委托斯图尔特画这幅肖像,以庆祝条约通过,并赠送给英国政治家威廉·佩蒂(William Petty),佩蒂是1783年美英谈判结束独立战争的首相。

  绘制政治领袖或社会重要人物的画像是美国所继承的众多欧洲传统之一,不过斯图尔特的画像创下了先例,他让华盛顿看起来不像是帝王或是将军,而是人民选出来的总统,看起来就像是人民的一份子。

  美国国会后来买下了这幅肖像,约翰·亚当斯总统把它挂在总统官邸──那时还不叫白宫。但是美英签了《杰伊条约》之后没几年又翻脸了,后来爆发1812战争,英军攻陷华盛顿,并且火烧白宫,幸好当时的第一夫人多莉·麦迪逊(Dolly Madison)临危不乱,在撤离白宫时不忘将乔治·华盛顿的画像带走,才抢救出来。这段传奇故事一直为美国人所津津乐道,所以当小布什总统的画像在白宫揭幕时,他特别交代当时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要是白宫又发生什么事,米歇尔,你知道你应该抢救什么。”当然小布什指的是他自己的画像。

  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老罗斯福)的官方肖像本来是在1902年委托泰奥巴尔·沙尔特朗(Theobald Chartran)绘制,但是当他看到画好的成品,非常讨厌,把它藏在白宫最黑暗的角落。当家人嘲笑说,这幅画像把他画得太温驯,让他从威武雄狮变成“喵喵小猫”时,他干脆把画像毁掉,再聘请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argent)来画一幅比较男子气慨的画像。

  萨金特一边跟着老罗斯福在白宫到处跑,一边作速写,找寻适合的光源和姿势,但是都不满意。一直等到罗斯福走向楼梯,要上白宫二楼,两人都不耐烦了。老罗斯福暗示,萨金特自己都不知道要画什么,萨金特响应说,老罗斯福根本不懂得怎么摆姿势。老罗斯福这时走到了楼梯平台,把手放在栏杆柱头上,愤怒地转向萨金特,责问:“我不懂吗?”完美的姿势就这样找到了。

  老罗斯福非常好动,只答应每天午餐后维持不动半小时。不过画像最终还是完成了,老罗斯福非常满意。

 

白宫的胡佛画像。Wikipeia.org
白宫的胡佛画像。Wikipeia.org

白宫的肯尼迪画像。Wikipeia.org
白宫的肯尼迪画像。Wikipeia.org

肯尼迪去世后才绘制 刻意采低头沉思状

  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总统的官方肖像完成在他卸任23年之后。第一幅官肖像早在1941年就由丹麦画家约翰·克里斯滕·约翰森(John Christen Johansen)完成。但是胡佛后来又委托埃尔默·韦斯利·格林(Elmer Wesley Greene)画了第二幅,在1956年完成。在胡佛的要求下这幅画像取代原先那幅,成为正式的白宫画像。约翰森那幅目前放在衣阿华州西布兰奇(West Branch)的赫伯特·胡佛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

  约翰·F·肯尼迪总统的官方肖像是在他去世之后,由他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委托亚伦·席克勒尔(Aaron Shikler)所画。这幅肖画被认为是性格分析,而不是人物写真。不像多数总统画像,肯尼迪被描绘成双臂交叉、低头沈思的样子。根据席克勒尔的说法,杰奎琳对画像的唯一要求,是要和肯尼迪以往的形像不同,杰奎琳讨厌多数肯尼迪的照片所呈现的那种炯炯有神的透视眼光。席克勒尔根据照片画了几张草图,其中一张的灵感来自肯尼迪的弟弟联邦参议员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在肯尼迪墓前追悼的表情,双手交叉,俯首不语,杰奎琳最后选了这张草图做为画像的姿势。席克勒尔也为杰奎琳·肯尼迪这位前第一夫人和肯尼迪子女画了白宫官方肖像。

奥巴马夫妇找黑人画家 现代风格褒贬不一

  国家肖像画廊在1962年成立后,此后历任总统和第一夫人不但为白宫留下肖像,还会为国家肖像画廊也留下肖像。直到20世纪初,总统官方肖像的经费都是来自国会拨款,但是最近都是来自私人捐赠,通常都是由国家肖像画廊发动募款,从老布什总统开始,并由国家肖像画廊推荐当代画家,再由总统挑选一位。小布什的国家肖像画廊官方肖像不寻常地在他总统任期结束前几周──20081219日就揭幕了。小布什在揭幕典礼上开玩笑说:“欢迎参加我的挂像(和绞刑一语双关)仪式。”引来哄堂大笑。

  国家肖像画廊这幅官方肖像是由白宫委托绘制,由私人捐款赞助。画像的说明原本写着:在他任内“发生一系列灾难事件,如9·11恐怖恐击事件,导致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佛蒙州联邦参议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写信向国家肖像画廊总监马丁·沙利文(Martin E. Sullivan)抗议,认为恐怖攻击和伊拉克有关连的说法早已“被拆穿”,沙利文也从善如流,保证把“导致”一词删掉。

  小布什总统的白宫官方肖像则要到2012531日才揭幕,由约翰·霍华德·山登(John Howard Sanden)所绘,前第一夫人劳拉·布什的官方肖像也是山登画的,在同一天揭幕。

  奥巴马总统是第一位用数字照相机拍下官方肖像的总统,是在20091月由当时白宫的官方摄影师彼特·苏萨(Pete Sousa)所拍,奥巴马也是第一位拍3D肖像的总统,并在201412月在史密森尼古堡(Smithsonian Castle)展出。

  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的官方油画像则是在今年212日在国家肖像画廊揭幕,因为奥巴马夫妇都是黑人,因此两人画像分别委托一男一女两位黑人画家凯欣德·威利(Kehinde Wiley)和艾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绘制,这两位画家都是以专长绘制黑人肖像知名。奥巴马的画像背景的花卉,如菊花象征芝加哥,茉莉象征夏威夷,两幅画像充满现代气息,摆脱了总统画像的传统风格,特别受到瞩目,《洛杉矶时报》写道,这两幅画像“风格轻快,不像那些无趣的传统肖像。”但是网民对两幅肖像的评价不一,有网民发现奥巴马肖像的鲜花背景,与歌唱天后碧昂丝(Beyonce)曾经用过的图片一模一样,而对米歇尔肖像更是弹多过赞,指不但完全不像真人,更像“六年级学生画作”。

高官有样学样 浪费公帑 国会喊卡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距离巴拉克·奥巴马和和米歇尔·奥巴马的肖像揭幕才一个多月,特朗普就签署了“自恋法案”。

  正如前面所说的,“自恋法案”其实主要是针对高官。总统做为国家领导人,绘制官方肖像,即使政府出钱也无可厚非,更何况总统画像的制作不难找到私人赞助。问题是其他高官也纷纷效法──或是效颦,浪费纳税人的钱。

  从2010年到2013年,联邦机构拨款超过40万元,用来为机构领导人绘制陈列在机构大楼的肖像,每幅肖像的费用从1.9万元到5万元不等。更离谱的是,有些肖像的展示地点根本公众无法进入,难怪会被批评是“自恋”。

  举例来说,环保署花了38250元在前署长莉萨·杰克逊(Lisa Jackson)的画像上面;国家航空航天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则为前局长丹尼尔·戈登(Daniel Goldin)的画像花了2.5万元;商务部花2.25万元为约翰·布赖森(John Bryson)画肖像,而布赖森只当了8个月部长;国防部花了46790元为前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画肖像,而这已经是国防部第二次花钱帮拉姆斯菲尔德绘制肖像,因为早在上世纪70年代,拉姆斯菲尔德就当过国防部长,画过一次肖像了。

  参议院报告指出,花在高层官员的油画肖像的经费,可以用在有益美国民众的福利上面。报告举例说,像花在前农业部长埃德·谢弗(Ed Schafer)画像上面的3.05万元可以为农业部的学校午餐计,提供9000份免费午餐。

  正如这项法案的共同提案人,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共和党,威斯康星州)所指出,法案只是禁止联邦开支用在官方肖像上面,并不禁止官员绘制画像,留给机构作纪念,只是要自己找人买单。

  (编译自Wikipedi.orgPolitico.comFedSmith.comTime.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