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爱情骗子别想逃

爱情骗子别想逃── 一群受害女性联手让渣男认栽

Apr 13, 2018, 13:14 PM
德瑞克常假扮穿著制服的军官,增加女性的信任。KHOU.com

德瑞克常假扮穿著制服的军官,增加女性的信任。KHOU.com

  多年来这名爱情骗子利用假冒身分,塑造“完美男人”的形象,迷倒无数寂寞的中年妇女,骗走了上百万元。现在,受害人联合起来,要让他受到应得的惩罚。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这是德瑞克──也就是里奇和密西的合照。TheAtlantic.com
这是德瑞克──也就是里奇和密西的合照。TheAtlantic.com

  生命第二春 遇上了“完美男人”

  2016年春天,密西·布兰特(Missi Brandt)刚刚走出前几年的逆境,稳定了下来。45岁的她已经戒酒3年,摆脱了离婚风暴。她做空中小姐,和十岁出头的女儿住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郊区。密西已经准备好再找对象交往,因此她在中年人约会网站OurTime.com贴出了个人简历。

  绝大多数回音不值一顾──有极度绝望的、有愤世嫉俗的,也有还没离婚的,但是一个45岁叫做里奇·彼得森(Richie Peterson)的人脱颖而出。他是职业海军军官,从阿富汗战场退伍,正在明尼苏达大学攻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当密西为他的简历按赞,他马上有了回音,并在当天下午打电话给她,他们聊了孩子(他有两个,她有三个),离婚、戒酒。里奇告诉,她正在夏威夷度假,他们计划等他一回来马上碰面。

  几天后,当他应该来接她第一次约会时,里奇一直没出现,也没回覆她的短信。密西坐在客厅里,既怨他,又怨自己,怨他让她失望,又怨自己抱了太高的期望。

  晚上10点,她最后一次发给他信息:“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几分钟后,她收到了里奇朋友克里斯的回覆,克里斯说,里奇出了车祸,幸好人没事,但是因为他的头部在阿富汗受过创伤,医生要他再做些检查。克里斯发来里奇的照片,看起来的确像撞车的样子,但是在照相机前坚强地露齿而笑。密西松了一口气,庆幸里奇没事,也怪自己瞎疑心。

  当她终于见到他本人时,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里奇长得又高又迷人,不但健谈,又善解人意,而且急于想找对象交往,因为他有8年没交女朋友了。跟里奇约会是件乐事,他有高尚的品味──高档餐厅、四星酒店,而且总是坚持要买单。他有艘摩托艇停泊在附近码头,不时在午后载密西和她女儿在水上兜风,不但她女儿喜欢他,连她家的狗也喜欢他。

  交往了几个月之后,她因为一次轮班没到,被公司开除,里奇主动说要替她负担家计,他告诉她,接下来四个月的帐单由他负责,要她休息一阵子,对人生重新做次盘点,把时间拿来多陪孩子。他还说,也许可以让她和她的孩子加入他的大学保险,也许她不用再工作,他可以照顾她一辈子。虽然密西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她说:“我不要在家当家庭主妇。”但是她认为这表示了他对他们的交往非常认真。

  但是他们交往愈久,就有愈多突如其来的问题冒出来,好像他每次发来短信,都是宣布新的不幸事件:他必须送他女儿莎拉住院疗养;他必须把他心爱的狮子狗桑普(Thumper)安乐死等等。里奇过去在军中服役受创的问题一直折磨著他,密西常常要接送他往来于医院。他总是取消计划或是无故不露面。密西终于受够了──又有新的不幸发生了,他妈过世了,他骑摩托车出车祸。“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摆脱不幸的婚姻,又陷入不幸的关系?”

  偷瞧皮夹 才知道他是职业骗徒

  8月初的一天,一种无法摆脱的好奇心驱使她,密西看了一眼里奇的皮夹。里面有一张明尼苏达州的驾照,照片无疑是里奇本人,但是名字完全不一样──德瑞克·迈兰·奥尔德雷德(Dereck Mylan Alldred)。皮夹里还有几张名叫琳达(Linda)的人的信用卡。密西的心为之一沉,皮夹里的东西证实了她的怀疑,里奇正在进行某种大骗局,即便她还不了解细节。

  当密西上谷歌搜寻了一下“德瑞克·奥尔德雷德”,六张里奇──或是德瑞克的警局嫌犯照跳出来,还有带著惊人标题的报道,如“职业骗徒”、“长串欺诈史”等。密西坐在沙发上,慢慢地读著她所搜寻到的每一篇报道的每一个字:德瑞克·奥尔德雷德曾经假扮消防员向医院骗取药物;德瑞克·奥尔德雷德曾经假借和一位加州女性约会,骗光了她银行帐户里的20万元;德瑞克·奥尔德雷德曾经和一位女性结婚,假装按期付房屋贷款,等到房子因为欠款被拍卖,他就消失不见人影;德瑞克·奥尔德雷德还假装是名外科医生,和一个女人及她的两个女儿住进高档的圣保罗旅馆,欠下了2000元帐单就跑掉,同时把那个女人甩了。

  读著,读著 ,密西愈来愈觉得恶心,她无法想像自己的男友不是学者,也不是英雄,而是职业骗徒。那些皮夹里的信用卡不断地提醒著她:“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还有人正在受骗上当。”密西花了点时间追踪到琳达的脸书,发了条私信给她,一开头写道:“你可能觉得我疯了……。”

  当46岁的琳达·戴斯(Linda Dyas)收到密西的信息的时候,她正在和里奇·彼得森同居的家中,两人交往了7个月。身材高挑、一头金发、又为人风趣幽默的琳达,刚结束一场不幸的婚姻,她也是通过OurTime.com认识里奇。里奇简直完美到令琳达难以置信:基督徒,退伍老兵,又是保守派。他们第一次约会时,里奇闭上眼睛,做了虔诚的祷告,“我当时感动万分。”“不到两个星期,他就搬进我家。”

  几个月之后,琳达丢了自己金融服务公司的工作,不过里奇要她放心,他在圣保罗高档的郊区租了一栋屋子,让琳达和她6岁儿子搬进去同住。一天,琳达无意中发现里奇暗地里为她的儿子设立了10万元大学基金的文件,让她感激不已。”

  当琳达接到密西的信息时,她一开始认为这不过是里奇某个嫉妒的前女友的咆哮狂言。不过,之前几星期她也感到和里奇之间似乎有些不对劲。又过了几个星期,她点开了密西发来的链接,终于了解为什么。她回忆道:“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该怎么做才能把他赶出这个房子?”不过里奇自己帮琳达解决了问题,他说他疼痛万分,要去医院挂急诊。琳达开车送他到医院,在回家的路上报了警。那一晚她彻夜不眠,等到了凌晨3点,里奇告诉她要叫优步回家,琳达通知了警方。当她看到窗外闪著红蓝灯光的警车,她给密西发信,德瑞克──也就是里奇被捕了。

  慷慨男友 原来是慷她之慨

  琳达最终发现,德瑞克·奥尔德雷德的名字、工作、经历统统造假,工作造假。他还掏空了她的储蓄帐户来维持他的高档生活。随著她检视她的银行帐单,逐渐拼凑出真相:他从首饰盒里偷走了她的紧急信用卡,而且用她的名字办了多张新的信用卡,用这些信用卡来请她吃大餐,还和她(也和其他女人)去夏威夷度假;他用她的退休储蓄付信用卡帐单,还买了一条船和两辆摩托车,假装说是送给她的礼物;她发现每次把他送到医院,自己一走,他就立刻要密西来接他;她还发现他们住的高档房屋,是用她一个人的名义租的,而她根本付不起租金。

  德瑞克被捕后,密西马上赶到了琳达家里陪她,琳达的狗跑过来,密西笑了:“桑普,我以为你已经被安乐死了。”她们后来又发现,德瑞克的母亲也还健在。”

  她们还发现,还有第三名受害人乔伊(Joy),42岁的乔伊,是一名信息科技主管,也是在Ourtime.com认识“里奇”的,是那年2月的事。他告诉她,他是大学教授,在市中心一家游民收容所做志工,两个人约会了一阵子,直到“他开始出现一大堆意外事件”。她和他分手,但维持友好。独立日那天,他发给她一张照片,看起来很快乐,照片中是他搂著密西和她的小孩,坐著用琳达信用卡买的游艇,“我买了一艘船,今天我和姐姐还有她的孩子一起出海游玩,我的生活安定了下来,愿不愿意再试试?”乔伊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但她后来发现,他偷了她价值8000元的珠宝,她的护照,还有她的出生证明。

  这三名女性讨论之后,做出推论:肯定还有更多的受害者。

  互联网诈骗 感情诈骗居第二大

  根据联邦调查局(FBI)的互联网犯罪投诉中心统计,在2016年他们收到了将近30万件的投诉,总损失超过13亿元,其中1.45万件是感情诈骗,这个数字比2011年增倍。感情诈骗是损失金额第二大的互联网诈骗,高达2.2亿元,相比之下,网路钓鱼才是3100万元,勒索病毒才250万元,假慈善募款才160万元。

  FBI警告说,感情诈骗的大多针对“40岁以上、离婚、丧偶或者是有残疾的女性。” 

  她们大多通过互联网认识某个“在阿富汗服役”或者“在卡达挖石油”的男人,经过数周或者数月电邮、短信或电话的亲密往来,这个男的会说自己亟需要钱。但是有些骗徒,像德瑞克,他把线上关系提升到了另个层次,不但真的和受害人同居,甚至结婚,而且手法之高明,可以同时欺骗两三位妇女的感情,一旦其中一位妇女发现真相,他就再找另外一个。

  感情诈骗受害者大多感到“羞愧,内疚,尴尬,难以置信,”因此只有15%的受害者愿意报案,实际受害者人数远远不止上述的数字。 

  警察在逮捕德瑞克之后48小时,就把他放了。警方告诉琳达说,郡检察官认为,诈骗罪名很难成立,因为琳达和德瑞克的关系复杂,很难判断究竟哪笔信用卡消费是欺诈的,哪笔是琳达同意的。等到几个月后,警方以冒充警官的轻罪对德瑞克发出拘捕令,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从2010年以来,德瑞克已经诈骗了至少十几位女性,金额高达100万元,他使用不同的名字,不同的职业,但不脱收入优渥或男子气概两类,如退伍军人、外科医生、空军中将、投资银行家等,这个诈骗专家知道穿著制服更能增加女性的信任。他找的行骗对象大多数是40到50岁,离婚,有孩子,有宠物,她们许多处于生命当中最脆弱的时期──刚离婚、遭家暴,或是正从重大意外中恢复。他扮演英雄或是关怀者,适时出来拯救她们。

  盗刷女友信用卡 吃定检方办不了他

  尽管受害的妇女愈来愈多,但是德瑞克从未因为诈骗哪一位妇女被控罪,因为他吃定了执法部门对于这类因为约会衍生的信用卡诈骗,通常不会太认真侦办。比如现年43岁,住在明尼阿波里斯(Minneapolis)的乔安(JoAnn),她是在2014年认识德瑞克的,当时德瑞克声称是一名律师,在市中心开设一家大事务所,事实上他当时正因为诈骗被通缉,躲在圣保罗旅馆里。不到3个月,乔安的信用卡就被他盗刷了2.3万元。她去报了案,但是警方告诉她,采取司法行动,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花费远远超过2.3万元,处理诈骗案件的警探甚至跟她说,“他们会觉得你对前男友心有不甘,如果我是你,我就放过他。”尽管信用卡公司后来把被盗刷的钱还了她,但是乔安后悔当时没把德瑞克告到底,“因为我不知道还有那么多妇女受害。”

  德瑞克行骗多年,夜路走多,早晚碰到鬼。这些受害女性终于团结起来,结成“复仇者联盟”,她们利用互联网开始追踪德瑞克全美的足迹,在社交媒体及时分享他的最新动态和信息,并警告其他妇女小心上当。 

 

德瑞克终于落网了。网路照片
德瑞克终于落网了。网路照片

  冒充军人犯联邦罪 这回要关很久

  2017年5月17日。里奇·泰勒(Richie Tailor,德瑞克新的化名)离开他和新女友多莉(Dorie)同住的连栋屋,去和他弟弟和弟媳共进晚餐。多莉在家无聊,拿起里奇留下来的iPad,浏览照片,一张Instagram屏幕截图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里一个男的躺在病床上,标题写“谢谢所有人的祈祷和关心……周一之前应该能出院。”帐户名字是德瑞克·M·奥尔雷德(Dereck M. Allred这是他所用的另一个拼法),多莉说:“见鬼,那是里奇。”多莉上谷歌搜寻了“德瑞克·奥尔雷德”这个名字,出现了一大堆报道和嫌犯照片,一下子,她终于了解,为什么自己的信用卡老是遭人盗刷。

  多莉印出这些报道,直接来到了她所在的科洛尼(Colony,得州达拉斯市郊小镇)当地警察局,“谢天谢地,帮我做笔录的是一位女警官,”多莉说,“她对这件案子非常当真。”在等待警方找寻线索的同时,多莉继续上网搜寻,她找到了另一名受害人辛蒂·帕帝尼(Cindi Pardini),两人在电话上聊起来,多莉说:“我听到他造成的那些伤害,我发誓不能再让他去伤害其他人。”

  警方正愁奈何不了德瑞克,但是多莉出示了德瑞克穿著海军制服的照片,警探联络了海军刑事调查局(Naval Criminal Investigate Service,简称NCIS)。根据2013年的《反盗窃军事荣誉法》,利用伪造军事荣誉图利属于联邦罪,NCIS可以展开跨州调查。

  在察觉多莉发现自己的身份之后,德瑞克投奔了另一位女朋友特蕾西·坎宁安(Tracie Cunningham),在一家急症后期康复机构工作的特蕾西,很快就对他整天在她家里感到厌烦。她觉得他太爱抱怨,不时要她开车送他去医院挂急诊。

  阵亡将士纪念日过后,特蕾西就甩了他。几小时后,当她在上班的时候,接到了NCIS探员的电话,告诉她,她是在和一个职业骗徒约会。特蕾西没发现德瑞克偷了她任何东西──除了时间和一点点自尊 。但当她听到其他受害人的情况后,她同意协助NCIS将他逮捕归案。

  在探员的怂恿下,特蕾西发短信给德瑞克,说要和他和好:“亲爱的,我很抱歉,我月经失调!”约好在他去医院看诊之后接他回家。当德瑞克等她的时候,特蕾西通知了NCIS。特蕾西也赶过去,看著德瑞克被铐上手铐,由两名探员架走,“我拿出手机开始拍照,这是为所有受害人而拍的。”

  德瑞克终于被抓起来了,受害人们欢欣庆祝,互相发短信,谈论德瑞克会被判什么罪,坐几年牢。NCIS的探员对全国各地的受害人进行了访谈笔录,坐实德瑞克是名诈骗惯犯的指控。

  2017年的圣诞节前夕,德瑞克对被指控两项身份盗窃,一项邮件诈骗表示认罪,面临最高24年的徒刑。受害者人们无不希望他在监狱里待久一点,等七老八十再出来,就不会再祸害其他女性了。

  (编译自TheAtlantic.com)

 

从德瑞克住处所搜出的各种伪造奖章和军人制服。网路照片
从德瑞克住处所搜出的各种伪造奖章和军人制服。网路照片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