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南北卡首页/拒当豪门怨妇

拒当豪门怨妇──凡妮莎·特朗普为何要离婚

Apr 5, 2018, 16:19 PM
小特朗普2004年在珠宝店门口向凡妮莎求婚。Wire

小特朗普2004年在珠宝店门口向凡妮莎求婚。Wire Image

两人近年合影,从表情就可以看出已不复当年的热恋。Getty

两人近年合影,从表情就可以看出已不复当年的热恋。Getty Images

  特朗普总统的大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3月15日传出已经与妻子凡妮莎·特朗普(Vanessa Trump)分居,正准备离婚。这场离婚的背后,各种八卦新闻的题材一应俱全:老公有钱却抠门、婚外情、元配找小三讨说法、无法忍受作为第一家庭成员的压力……凡妮莎·特朗普身处豪门,却是怨妇,难怪要求去。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小特朗普夫妇的全家福照片。Instagram
小特朗普夫妇的全家福照片。Instagram

  模特出身 曾传和迪卡普里奥约会

  凡妮莎·特朗普和丈夫小特朗普都是1977年出生,现年40岁。她原名凡妮莎·海顿(Vanessa Haydon)是纽约市本地人,出生在富裕家庭,父亲查尔斯·海顿(Charles Haydon)是名律师,母亲邦妮·海顿(Bonnie Haydon)经营一家模特经纪公司。他们住在曼哈顿上西城地区的连栋屋,距离特朗普大楼没多远。

  凡妮莎中学就读知名的私立德怀特中学(Dwight School),她的同学和好友肖恩·莫德尔(Shawn Modell)告诉《纽约时报》,凡妮莎在学校是网球明星,但是为人低调,比较喜欢和朋友扎堆,而不是想攀关系提升社会地位。

  凡妮莎在这所上西城的学校并不是位特别优秀的学生,在学校的年刊上,她被同学投票选为“最有可能上脱口秀《瑞克基·雷克》(Ricki Lake)”和“最可能离婚”。虽然她后来没上过《瑞克基·雷克》,但是离婚真的不幸言中。

  由于母亲开模特经纪公司,凡妮莎从小就是一名模特,频繁出入时尚圈。高中毕业后,她成为以代理超级模特知名的威廉敏娜模特经纪公司(Wilhelmina Models Agency)旗下的模特。

  在上世纪90年代末,她和妹妹维罗妮卡(Veronika)是曼哈顿大小派对的常客。两人都上过八卦新闻好几回, 1998年《明星》杂志报道,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狂恋一位漂亮年轻的模特”,名叫凡妮莎。”《纽约》杂志报道,她在电影《两女一男》(Two Girls and a Guy)首映派对上“鼻子紧挨著莱昂纳多。”但是迪卡普里奥的公关否认两人约会。

  凡妮莎也对演艺圈有兴趣,2003年曾经在《爱是妥协》(Something’s Gotta Give,杰克·尼科尔森、黛安·基顿和基努·里维斯主演)扮演一个小角色。

  小特朗普在珠宝店前求婚 换取免费钻戒

  凡妮莎会和小特朗普认识,是在2003年一场时装秀,“媒人”还是特朗普。特朗普带著小特朗普走到凡妮莎面前,对她说:“你好,我是特朗普,我想向您介绍,这是我的儿子小特朗普。”但是三人话不投机,气氛有点尴尬。没想到就在时装秀的中场休息,特朗普又带著儿子走过来,说:“我觉得你可能没有见过我的儿子小特朗普……” 凡妮莎客气地回答:“我们见过,就在5分钟之前。” 气氛更是尴尬。

  两人在六个星期后又被第三遍介绍认识,那是在他们的一个共同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这次开始投缘,凡妮莎回忆说:“我们聊了好几个钟头。”

  尽管两人一开始都不记得他们第一次碰面,凡妮莎聊著聊著想起来了,脱口而出:“等等,你就是有个‘白痴老爸’的那个人!”

  2004年,小特朗普向凡妮莎求婚,求婚钻戒足足有4克拉,价值10万元。但是小特朗普没花钱买戒指,而是向知名珠宝店贝利班克斯和比德尔(Bailey Banks & Biddle)免费要来的,交换条件是他在珠宝店所在的肖特山购物商城(Short Hills Mall,在新泽西州),当著狗仔队的面公开求婚,帮珠宝店做广告。订婚消息上了媒体头条,但都是在嘲笑小特朗普抠门到连订婚戒指的钱都舍不得花,就连特朗普本人也在《拉里·金现场秀》(Larry King Live)数落儿子:“你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姓氏,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小心谨慎才是!”

  不过这家珠宝店的宣传策略并没有奏效,贝利班克斯和比德尔2009年申请破产,肖特山的分店也关了。

  婚后放弃事业 当亲力亲为的全职妈妈

  两人2005年11月在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Mar-a-Logo)结婚。前模特经纪、凡妮莎公关的克莉丝汀·肖特(Christine Schott):“凡妮莎真的非常爱唐尼(小特朗普),对嫁入特朗普家非常兴奋。她在婚礼上告诉我,想要五个孩子,不是三个或四个,就要五个。”

  婚后一年半,他们夫妻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女儿凯(Kai,目前10岁),后来又生了儿子唐纳德·特朗普三世(目前9岁)、特里斯坦(Tristan,目前6岁)、斯宾塞(Spencer,目前5岁)和女儿克洛伊(Chole,目前3岁),不多不少,正好五个。

  结婚之后,凡妮莎基本上放弃了自己的模特和演艺事业,全心投入当一名慈爱母亲,人们常看到她接送小孩上下学。

  熟知特朗普家族内幕人士告诉《人物》杂志(People Magazine),凡妮莎“很自豪她是个亲力亲为的母亲,她甚至不请奶妈。”

  特朗普女儿伊万卡2016年接受《人物》杂志访问,称她大嫂是“神奇女侠”,一个人带五个小孩还胜任有余。伊凡卡说:“我大嫂像部机器,她就算连我的三个小孩都一起带,也不算什么。”

  但是婚姻生活其实并不如想像的美满。据娱乐新闻网站“第六版”(Page Six)报道,友人描述,凡妮莎嫁给小特朗普后,生活过得其实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般光鲜亮丽,“他对待她就像个次等公民似的。”

  一名友人说,小特朗普对于金钱向来吝啬,“凡妮莎一直是仰赖著娘家的金钱援助,才有办法支付一些她个人开销。”另一名友人说:“她事实上并没有过著贵妇生活,出去吃晚餐时很少有能力买单。”

  与此同时,小特朗普成为他父亲最忠实的手下,包括出现在他父亲主持的电视真人秀《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在节目里,女生对他投怀送抱,因此让婚姻出现了第三者。

 

传出和小特朗普曾有一段婚外情的女歌手欧黛。Instagram
传出和小特朗普曾有一段婚外情的女歌手欧黛。Instagram

  直对小三 打亲情牌无效

  自从离婚消息传出之后,媒体又接著爆料:过去6年两人一直保守著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小特朗普曾和女歌手奥布蕾·欧黛(Aubrey O’Day)有婚外情,从2011年底持续到次年3月。

  那时欧黛才刚参加完特朗普家族这个大受欢迎的NBC《名人学徒》(Celebrity Apprentice,《谁是接班人》的名人版)第五季竞赛。熟知内情人士说:“当节目录制接近尾声,欧黛和小特朗普开始发展出感情。”

  熟知内情人士说,小特朗普被欧黛迷得神魂颠倒,“(婚外情)一旦展开,他和欧黛立刻就非常认真,他告诉她,他和她妻子的婚姻完了,他和太太已经分居,他并不爱她,等等之类的话。” “小唐纳德(特朗普)准备要和凡妮莎离婚,来娶欧黛,并且也跟她这么说了。他真的爱上她。”  熟知内情的人士又说,欧黛相信他的话,“欧黛真的是对他非常倾心,她认为他们两人真的要在一起。”

  2012年初,凡妮莎·特朗普是在看到丈夫电邮之后,才知道欧黛和她老公已经私通了一个多月,她准备好要面对小三──同时还想好了打动人心的策略,《我们周刊》(Us Weekly)报道,某一天,欧黛接到一通电话,电话另一头正是凡妮莎,消息来源告诉《我们周刊》:“她打电话给欧黛,并且让她的小孩子也在电话上。”当时凡妮莎和小特朗普已经有三个孩子:女儿凯、儿子唐纳德·特朗普三世和特里斯坦,同时正怀第四个孩子。

  凡妮莎希望欧黛能自己感到羞愧而离开她老公,但是欧黛并不准备退让,“凡妮莎因此恼火暴怒,醋劲大发。”另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透露。

  欧黛和凡妮莎通过电话之话,继续和小特朗普打得火热。《每日邮报》报道,2012年3月欧黛在推特上发文:“我最喜欢我的甜心不要东西吃,不要人注意,不要上床的时候了。那些他帮我按摩脚、一起看电视喜剧、我说什么他都说对的夜晚。”

  但是阻碍在他们两人之间的,不只是他们不屑一顾的凡妮莎而己,更大的压力来自特朗普家族──尤其是特朗普,特朗普要他大儿子醒一醒,“别再搞了”,逼迫他结束和欧黛的婚外情,回到凡妮莎身边。

  就在欧黛和小唐纳德分手没多久,她又在推特写说怀孕了:“我一直很怕在推特上告诉你们,我已经三个半月了,仍然隐暪不让人知……但,我怀孕了!希望亲爱的他不要被吓倒。”欧黛还贴了验孕棒的阳性结果照片,不过她后来又说只是开玩笑而已。

  消息人士还告诉“第六版”,欧黛真的是非常爱小特朗普,而不是他的钱,因此即使两人分手,她从来没向他要过一分钱的封口费。欧黛3月19日在Instagram晒了一张她穿内裤的自拍照,标题写著:“我只对钱买不到的东西有兴趣。”

  但是,小特朗普恐怕还不只是脚踏两条船而已,据《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披露,就在小特朗普夫妇传出要离婚申请不久,一位前模特梅莉莎·斯特滕(Melissa Stetten)在推特上晒出了小特朗普给她发的色情私信截屏。推文显示,早在2011年11月,在凡妮莎刚生下儿子特里斯坦时,小特朗普给斯特滕发了调情私信。斯特滕写道:“很吃惊他的婚姻失败了,因为他在老婆刚生了小孩后还给我发了私信。当时我发了一条推特,开玩笑地说需要用很大力气才能拔出一条卫生棉,他还回复问我‘你闻到培根的糊味了吗?’”。斯特滕之前并不认识小特朗普,直到他发私信给她。

  离婚官司找刑事律师 为“通俄门”做准备

  小特朗普与凡妮莎的婚姻,长久以来一直有问题,尽管婚外情是过去的事,但是随著特朗普当选总统,让两人的问题更加严重,歧异更难解决。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特朗普集团就交给小特朗普和次子埃里克(Eric Trump)掌管。消息人士透露,小特朗普为了家族企业经常出差不在家,是导致婚姻失合的关键之一,“凡妮莎是个全心全意付出的母亲,不过她觉得愈来愈孤独,常常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跟孩子们。”

  小特朗普除了出差,还经常出国打猎,今年2月才刚远赴印度。小特朗普还喜欢在社交媒体晒出和大象、狮子、猎豹等动物尸体合影的照片,让凡妮莎非常不以为然,担心社会观感不佳。

  另外小特朗普政治立场保守,也和出身自由派家庭的凡妮莎格格不入,如今年2月发生佛州高中枪击事件后,小特朗普还力劝父亲坚守拥枪权的立场,不要向禁枪派妥协,还在推特上为不少争议推文“点赞”,其中一条被指是对佛州校园枪案幸存者的诋毁。

  至于压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就是今年2月的“白粉信”事件,2月12日凡妮莎在母亲的公寓打开一封寄给小特朗普的信,里面有白色粉末,让她尖叫不已,她和母亲都紧急送医。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恐怕令她更加担心自己还有孩子的安全。

  “白粉信”事件之后两天,就是情人节,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度过。小特朗普选择跟女儿凯一起共进晚餐,而凡妮莎则跟儿子唐纳德和特里斯坦在餐厅过节。

  据了解,凡妮莎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起无争议离婚的申请,意味著二人在孩子抚养权和财产方面不会产生太大争议。但是她却聘请了刑事辩护律师大卫·费瑞森(David Feureisen)来代理离婚诉讼。《赫芬顿邮报》分析说,凡妮莎聘请刑事辩护律师应该不是为了处理与小特朗普的离婚案件,而是为了可能受到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做准备。因为就在她去法院提出离婚申请的当天,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传唤了特朗普的家族企业,要求提供与俄罗斯生意往来的相关材料。

  至于凡妮莎的未来,她的前公关肖特有很高的期望:“她还是可以有很好的生涯,她可以是妈咪博客的博主,或是献身社会运动志业,以她的地位可以干一番大事。”

  (编译自UsMagazine.com、DailyMail.co.uk、People.com、NYTimes.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