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令人摇头长叹的大法官

令人摇头长叹的大法官──弹劾克拉伦斯·托马斯声浪再起

Mar 22, 2018, 15:37 PM
克拉伦斯·托马大法官。美联社

克拉伦斯·托马大法官。美联社

指控托马斯对她性骚扰的安妮塔·希尔。美联社

指控托马斯对她性骚扰的安妮塔·希尔。美联社

  “弹劾的时机成熟了。”前《纽约时报》总编辑吉尔·艾布拉姆森(Jill Abramson)最近为《纽约》杂志撰写封面报道,但是她说的不是特朗普,而是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托马斯1991年获老布什总统任命为大法官,他在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任命听证上,就被属下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指控性骚扰,但是由于政治考量,任命案还是通过了。最近随著“#我也是”运动的兴起,愈来愈多妇女出面指控,要求把他弹劾下台的声浪也不断升高。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2016年秋天,也就是唐纳德·特朗普向“前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节目主持人比利·布什(Billy Bush)无耻地吹嘘如何对女性性侵,录音带被《华盛顿邮报》揭露,新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一名阿拉斯加律师莫伊拉·史密斯(Moira Smith)在脸书写下了她在1999年遭到性骚扰的亲身经历。

  她的脸书贴文一开头写道:“那时我24岁,得知我要参加在我的老板在自家举行的晚宴,邀请到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出席。”她指的就是以被控性骚扰属下安妮塔·希尔而知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和希尔曾在两个联邦机构共事,其中一个机构还是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简称EEOC),也就是联邦负责监督职场性骚扰的主管单位。

  史密斯接著写道:“尽管我知道大法官提名听证揭露有关他的种种不当行为,我对于能会见他还是感到非常兴奋。从许多方面来看,他都非常迷人──高大、爽朗、魅力超凡、和蔼可亲。但是令我大为震惊的是,当我还在准备餐桌的时候,他过来对我毛手毛脚,提议我应该坐在他旁边。我委婉解释我被分配坐另一张餐桌,他继续对我毛手毛脚,说:‘你确定?’我说确定,并且开始刻意保持距离。”史密斯沉默了17年,但是在上次大选当中,被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只要抓住她们的私处”的谈话所激怒,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

  对于史密斯所说的托马斯毛手毛脚,捏她臀部的指控,《国家法律杂志》(The National Law Journal)记者玛西亚·科伊尔(Marcia Coyle)为此进行了追踪报道,向当晚出席晚宴的史密斯室友,还有史密斯的前夫求证,确认史密斯所言不虚。科伊尔的报道在2016年10月27日刊出,托马斯随即致函《国家法律杂志》,完全否认相关指控,称史密斯的爆料“荒谬且从未发生过。”但是科伊尔的报道没有引起太大回响,因为这则新闻被另一则大得多的新闻压过去了──当时联邦调查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宣布重启希拉里·克林顿电邮门的调查。

  寡人有疾 办公室谈色情电影

  托马斯和希尔的纠葛多年来不断有媒体关注。前《华尔街日报》记者,后来担任《纽约时报》总编辑的吉尔·艾布拉姆森早在1990年代初,就和《华尔街日报》同事珍妮·迈耶(Jane Mayer)花了将近三年时间,从各方面重新追查,写成了一本专著《荒唐的司法:克拉伦斯·托马斯如何过关》(Strange Justice: The Selling of Clarence Thomas)。她们发现:事实上克拉伦斯·托马斯的确有观看和谈论色情影片的癖好。表面上来看,这个癖好未必有错,但却是希尔控诉性骚扰的核心。希尔作证指出,她在和教育部和EEOC托马斯共事期间,托马斯不断地在工作当中说些令人厌恶的性话题。托马斯经常把希尔叫进他的办公室,听他描述色情影片的场景,这些色情影片都是以“超巨根”的男星和大胸脯女星作号召。“他讲到色情影片里的怪异举动,诸如女人和动物性交、集体性交,或是强暴的场景等。”希尔作证时表示:“有好几回,托马斯活灵活现地告诉我他勇猛超凡的性能力。”

  托马斯矢口否认,一再发誓,表示他在办公室从未和希尔或任何其他属下有过这类的言谈。他在参院司法委员会听证接受质问时表示:“任何指控我涉及任何不当行为,包括性行为、色情影片、想要和她(希尔)约会,所有指控,我完全否认。这些都不是事实。”其中一段具体的听证询答是这样的:

  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Grant Hatch):你是否在口头上或实质上说过像是我的可乐有根阴毛之类的话?

  托马斯法官:没有,参议员阁下。

  参议员哈奇:你是否向希尔教授吹嘘你的超凡的性能力?

  托马斯法官:没有,参议员阁下。

  参议员哈奇:你是否在和希尔教授(希尔当时是俄克拉荷马大学教授)谈话时使用“超巨根”一词?

  托马斯法官:没有,参议员阁下。

  托马斯还说:“即使我只对一个人使用这类荒诞的言词,那些和我工作密切的属下都会察觉蛛丝马迹,也会有其他人听到只字片语,或多或少。”好像要看看参议员委员敢不敢做进一步调查。

  托马斯的虚张声势没被拆穿。许多清楚他在工作场所习惯性谈论色情的人从未被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找上或传唤作证。据艾布拉姆森和迈耶的调查,另外有三名在EEOC工作的妇女经历了希尔同样的遭遇,还有四人知道托马斯对色情的浓厚兴趣,但从未有机会说出来。

  政治考量 国会依旧通过任命

  托马斯当初会获得老布什提名,并获国会通过任命,完全是政治考量。1991年,第一位黑人大法官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 Marshall)因病请辞,因此老布什总统提名同是黑人,又是保守派的托马斯接任,因此参议院如果封杀他的提名,将引发种族争议。当时司法委员会主席乔·拜登(Joe Biden)是民主党,他有足够的证人来证明托马斯在办公室的不当行为,也很容易证明希尔所说的托马斯对色情的特殊兴趣。但是他和共和党参议员达成协议,同意只传唤那些了解托马斯在工作场所行为的证人,不过问托马斯的私生活,特别是他对色情的癖好──尽管这种癖好在当时看来可能比现在更认为是逾越常规,将令人质疑托马斯的人格。

  当时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全是男性议员,因此会达成这项“君子协议”也就不足为奇。当时另一名民主党参议员大佬爱德华·肯尼迪,本身声名狼藉,更没有立场去追究性骚扰,因此几乎完全没有声音。

  多年之后,直到去年年底,拜登在接受《青少年时尚》(Teen Vogue)访问时,终于对希尔表示歉意,承认在听证会上做得不够好,没能维护希尔的权益,他说他相信希尔所说的话,“我的一大遗憾就是没能缓和我的部分共和党参议员同事对她的攻击。”

  考虑弹劾 克林顿任内就开始

  当艾布拉姆森和迈耶的专著在1994年上市之后,当时比尔·克林顿总统的白宫律师和部分民主党国会议员曾经研究能否透过国会投票弹劾托马斯。国会弹劾大法官并非没有先例,早在1804年,大法官塞缪尔·蔡斯(Samuel Chase)因为个人政治倾向影响司法判决等相关指控而遭到弹劾──尽管他并未下台,而且部分对他的批评,今天看起来非常荒谬。1969年,大法官亚伯·方特斯(Abe Fortas)因为接受企业赞助的道德瑕疵,在国会议员扬言弹劾的压力下,被迫辞职;第二年,另一名大法官威廉·奥维尔·道格拉斯(William Orville Douglas)因为财务处理不当,国会因此召开听证,但是最终并未投票弹劾。弹劾托马斯的想法在1994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后,因为共和党重新控制国会而不了了之。

  2016年大选中,弹劾托马斯的想法才又重新受到关注。FBI调查希拉里·克林顿电邮门所公布的几千件电邮中,有一件标记为“弹劾托马斯备忘录”的国务院档案,是由希拉里的亲信顾问大卫·布罗克(David Brock)2010年所写,这份七页的文件列出了大量的证据,包括《荒唐的司法》一书,证明托马斯在参议司法委员会听证上作伪证,完全否认他在办公室当著希尔或其他妇女的面讨论色情电影或言辞骚扰。布罗克说,希拉里“希望听取简报”以便了解托马斯为了获得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终身职而撒谎的证据,但是布罗克表示,他不知道如果希拉里当上总统,会不会支持把托马斯弹劾下台的行动。

 

 

 

 

 


 

 

四位反托马斯大法官的女性,由上到下依次为:莱特、史密斯、麦克尤恩和艾布拉姆森。 《纽约》、Getty Images、美联社
四位反托马斯大法官的女性,由上到下依次为:莱特、史密斯、麦克尤恩和艾布拉姆森。 《纽约》、Getty Images、美联社

  前女友爆料 他还喜欢3P游戏

  托马斯在工作场所性骚扰女同事的证据不断浮出水面。 2010年,一名在希尔遭到性骚扰的那几年曾和托马斯约会的律师莉莉安·麦克尤恩(Lillian McEwen)站出来支持希尔的指控。麦克尤恩曾经拒绝接受《荒唐的司法》作者的访问,但是后来打破沉默接受《华盛顿邮报》记者迈克尔·弗莱彻(Michael Fletcher)的访问,弗莱彻之前也曾共同撰写过一本托马斯的传记。她说托马斯在听证召开之前告诉她,要她保持沉默,就像他的前妻凯西·安布什(Kathy Ambush)一样。在另一次访问,麦克尤恩告诉《纽约时报》说,她很惊讶主持听证拜登没有传唤她作证,事实上,她在听证之前曾写信给拜登,说她有关于托马斯的“私人信息”。

  麦克尤恩告诉弗莱彻,这么多年之后她想要公开揭露的原因在于,2010年10月9日,托马斯的太太弗吉尼亚·托马斯(Virginia Thomas)竟然打电话给希尔,在希尔的电话录音留言,要求希尔为她1991年的证词道歉。据NBC新闻网报道,弗吉尼亚在留言中说:“我非常希望你能考虑道歉及解释清楚当初为何指控我的丈夫。” 希尔则发表声明表示:“我不会道歉,因为我诚实作证,说出我个人的经历。我仍然坚持我的证词。”麦克尤恩说:“我知道,克拉伦斯(托马斯)很可能作出希尔所指控的那些事,这些(色情言谈)也完全符合他当时的个人生活方式。” 麦克尤恩还加倍爆料,说大法官喜欢玩3P游戏:“我们曾有一段包括玩3P的关系,托马斯还找来与他共事的女子加入玩3P。”

  《华盛顿邮报》还报道,托马斯不但把在工作中遇到的女性和对她们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麦克尤恩,还对麦克尤恩说,他对大胸脯的女人有偏好。麦克尤恩回忆说,有一次托马斯对一位同事胸部印象深刻,还问这位同事胸罩尺寸,这种问题除了性骚扰大概很难有其它解释。这则信息如果是在1991年任命听证时公开,将至关重要,因为它呼应了另一位证人安吉拉·莱特(Angela Wright)的说法,莱特在司法委员会上回答质询时表示,当她在EEOC为托马斯工作时,他就问她胸罩尺寸。

  披露内幕 面临遭人勒索风险

  公开出面揭露关于一名大法官的丑闻很显然地将给自身带来风险。像和托马斯和希尔都是好朋友的凯伊·萨维奇(Kaye Savage)在接受《荒唐的司法》作者访问时表示,托马斯大量收藏《花花公子》。她因此遭到大卫·布罗克的威胁──布罗克本是保守派,后来才转向自由派,变成克林顿的支持者,并且撰写弹劾托马斯的备忘录。布罗克威胁萨维奇,如果不签署声明,撤回她在《荒唐的司法》里所说的话,他将公开她龌龊肮脏的离婚和子女监护官司。布罗克最近接受艾布拉姆森访问表示,他是从马克·帕莱塔(Mark Paoletta)那里获得有关萨维奇的私人信息,帕莱塔是老布什的白宫律师和托马斯的朋友。尽管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布罗克相信帕莱塔是直接从托马斯那里获得了有关萨维奇的信息。(不过帕莱塔否认布罗克所说的。)

  投票纪录 打压女权反对堕胎

  希尔目前在马萨诸塞州布兰戴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教授法律,去年12月被挑选出来领导一个有关娱乐业性骚扰问题的委员会。她最近接受迈耶为《纽约客》杂志访问,回顾当年的听证,强调女性证词的分量往往不如男性,她还说“直到现在,很少有女性说话能有男性的分量。”

  与此同时,托马斯安坐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终身获得保障,他称他43岁那年所面对的司法委员会任命听证是“高科技私刑”。任命通过之后,他向友人立誓,他要在最高法院再服务另一个43年,他已经服务超过了43年的一半。托马斯进入最高法院之后,从2006年到2016年,整整10年未曾在法庭发过一言,引发不少怠忽职守的批评。他在最高法院的投票纪录,对女权来说是个灾难,他一贯投票反对女性的生育选择权,而这些争议极大的判例通常是以5比4的简单多数通过的,换句话说,托马斯的一票关系保守派胜负,如:2007年,他在冈萨雷斯诉卡哈特案(Gonzales v. Carhart),支持国会2003年的禁止部份生产堕胎法(Ppartial-Birth Abortion Ban Act)并不违宪;同一年,他在莱德贝特诉固特异轮胎公司案(Ledbetter v. Goodyear Tire)投票支持削弱了两性同工同酬的法律保障;2014年他在伯维尔诉豪比罗比商店案(Burwell v. Hobby Lobby)支持雇主的宗教信仰优先于女性雇员的权益,因此不必支付员工医疗保险里的避孕费用。

  当年支持托马斯任命案的部分共和党人认为,由于托马斯的背景,出身贫寒,又是南方黑人,他会是位有同情心的大法官,假以时日,他的立场会有所转变。但是托马斯在获得任命之后,马上在办公桌上放了一个牌子,写著:“我不会改变。” 艾布拉姆森说:“现在是时候重新检视克拉伦斯·托马斯靠撒谎进入最高法院的证据,认真地讨论弹劾了。”

  (编译自NYMag.com、Slate.com、NYTimes.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