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北平的元宵节

北平的元宵节

Mar 8, 2018, 16:14 PM

  文/姚学吾

  20世纪30年代我上小学。那时候,老北平的中国新年几乎从腊月初八一直过到正月十五。当然,这么长的年有几家能过得起?可北平素来王公大臣及家人多,外加上富贾殷商,文人墨客,大学教授,就把个中国年给撑起来了。北平人老规矩多,一点儿都不能马虎。这里就说说北平正月十五闹花灯的事儿。俗话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大家从头年的八月节就记着看天下没下雨,要是下了雨,明年正月十五准下大雪。念叨归念叨,下不下倒不一定。

  过完正月初五,买卖家都开市了。谁家不开准是歇业了。各行各业一开市,首要的就是张罗正月十五闹花灯的买卖。最忙的要数餐饮业,其次是花灯业,再就是糕点铺。

  老北平在花灯上十分讲究。因为有历代宫廷的花灯做榜样,习俗相沿下来。大买卖家灯节前后都张灯结彩以迎顾客,尤以东四、鼓楼、西单、前门外最为热闹。那里的商家不仅自己店里装点,还把大街也装饰得花灯漫天。

  从大年初一起,大街小巷就有许多私人小贩,制作了形形色色的花灯,摆摊销售。大至纱灯,小至提灯,甚为孩子们喜爱的兔爷灯、狮子灯。大街上挂满的走马灯,灯面多由细纱或玻璃充当,为的是能画上各种戏文,还有花鸟鱼虫,供人欣赏。前门外廊坊一带还有专门制作宫灯的。都是仿造前朝宫殿里的花式制作,做工精细,用料讲究,当然价格不菲,但是有钱人多,互相攀比,生意从来都不错。灯节的前两天,大户人家,殷实商铺就忙不迭地把花灯高悬起来。

  灯节这天,大姑娘小媳妇的扶老携幼,都来闹市观灯。有的看人的穿戴,有的看有钱人的排场。这不才有《红楼梦》里甄士隐夫妇在花灯节那天丢失爱女英莲的故事吗?这不也才有辛弃疾的青玉案“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美句吗?

  孩子们和文人墨客喜欢猜灯谜。有的还有奖。猜中的人,自然为众人羡慕,到处呐喊炫耀。我则到处搜集谜语,以便在家人和同学中间炫耀。

  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元宵节前后各大满汉糕点铺前摇制元宵的场景。有名的大糕点铺子卖元宵讲究现做现卖。那阵势真大。就拿离我家最近的东四牌楼北角那家糕点铺。这一天他家大门外摆了六个摊子,一边三个。都是什么?六个木架长四尺,宽二尺,二尺来高,每个架子上,都有一个长短差不多的大笸罗,荆条编的。这是主要道具。每个笸罗左手边上有一口大缸,里面是清水,缸里摆着一把柳条编的大笊笠,右手边是一个小点的笸罗,里面装着蚕豆粒大小的正方形的元宵馅,有用白糖加蜂蜜混合成的豆沙、枣泥、五仁等。年前就做好了,粒粒都很干很结实的。

  每次开工都有十几位师傅,身穿白围裙,头戴白布平顶帽。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白羊肚毛巾。个个身强力壮,精神头十足。他们风头十足。当老板一声令下,只见笸罗右边站着的师傅用手上的笊笠先在装元宵馅的笸箩里舀上一笊笠,然后,往水缸里泡一下,顺手把元宵馅倒进大笸箩里,这时大笸罗里已经放上足够的干糯米粉。一声开摇。六位猿背雄腰的师傅就抓住自己的笸罗前后抖动起来,一口气要摇上5分钟,待元宵馅完全滚上面粉。稍停片刻,又把滚上面粉的小型元宵倒在笊笠里,再往水缸里浸泡一次,再倒回大笸罗里,由健硕的师傅再一次把大笸罗抖动起来。再过5分钟,停下来,如法操作凡七八次,才算大功告成。达到可以上市尺寸的元宵了。师傅们摘下帽子,已大汗淋淋,旁观的人群,不断鼓掌叫好。那真是力气活,七八次摇着重达数十斤的笸罗。这大概就回答了外国人长期不解的问题“你们的元宵馅是怎么进去的?”就是这么一层一层用糯米粉摇进去的。聪明啊,中国人,我们的祖先!这大概就是中国食文化里不可或缺的一个篇章吧。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南方人就不会这么笨。我们把糯米粉和上水,像包包子似的把馅包进去就成汤圆了。各地有各地的吃法,萝卜、白菜各好一路。选自己爱吃的,不就完活了吗?

  看完了制作过程,免不了进到店里,选自己喜爱的馅,买上几十个,赶忙回家烧水煮上。也有人爱吃油炸元宵,那可要留神,油炸的里面往往有一股气,不留神会把嘴烫个大泡。阖家围坐在桌前庆贺这春节里最后的一个节日——上元节,元宵节也叫灯节。收心吧,明年再欢庆!(2018年2月25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