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等雪

等雪

Feb 9, 2018, 11:52 AM

  文/顾月华

  今年1月下旬,上海最新的段子便是等雪。话说雪这玩意儿,多雪之地恨雪,见不到雪的人为它痴迷。

  比如纽约的冬天多雪,我偏是一个惧怕酷寒痛恨下雪的人,所以己经十年了,在上海躲过冬天才回纽约迎接阳光明媚的春天。上海几乎与雪绝缘,换句话说在无雪的上海,我没有觉得上海有真正的冬天。

  但是,忽然间,网路上各种窃窃私语、各种期侍迫不及待地在召喊声中拉开了等雪的序幕。

  那雪还沒下到地面呢,有人已经在一旁忍俊不禁了:

  “上海下了点头皮屑(雪),朋友圈都乱了,嘴馋的要吃火锅,炫富的要穿貂,臭美的要拍照,矫情的要写诗,单身的要找人散步,浪漫的要堆雪人,闲不住的要打雪仗,秀恩爱的要一起白了头……雪是好雪,人不正常了。”

  一块看板般的白皮书,很快在朋友圈里传开了:

  “整个上海都在等雪,就像一个初恋少女等待男友,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这上海少女的“男朋友”终于来了,来是来过了,非但没有乱来,几乎像没有来过一样。难道这小子怕上海的丈母娘吗?我坐在自己的客厅里,徘徊巡视南北阳台望出去,上海的早晨,上海人都在欣赏的、那刚刚抛来的擦边球似的雪,不禁笑了。

  北京的朋友坐不住了,全国地图一片白雪覆盖,独独北京竟不下雪!终于有高人总结出子丑寅卯了。“北京至今不下雪,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下雪指标开始摇号,北京还没有摇到;第二外地的雪办不了进京证,所以进不来;第三下雪不属于首都核心功能,被疏解到了河北等地;第四下雪会破坏首都天际线。

  雪是天寒地冻中方能见到的美丽物事。对于南方人来说,可说是千载难逢的有趣与浪漫,可在我这半个纽约人眼中,它们是非常令人憎厌的。在雪停后的半小时里,我们这种户主就要担起法律责任,乖乖地拿了铁锹去门口铲雪。那皑皑白雪也只能保持片刻的矜持,立即就化成污泥浊水。我人在中国,可在电视上看到纽约下一场雪,我的退休金里就要付出一笔扫雪费。

  如今,上海人终于见到了雪,连忙站到雪地里拍照留念,伸出两只手指做成剪刀状。

  今天是笫三天了,我把地暖的热度调高了一些,因为北京的儿子要回来了。该登机的时候,他打来电话,焦急地问我上海下大雪吗?飞机误点了。

  我走到窗前看雪已完全变成了雨,叫他放心。果然,延迟了两个小时后飞机起飞了。飞机上坐着大半的美国游客,是一个大型的美国旅行团,在乘客们惴惴不安地猜测延误原因时,儿子告诉他们因为上海有大雪,所以误机了。

  乘客中不少人来自加州,一位老太太非常兴奋,她说加州整天阳光灿烂,从没机会赏雪,想不到在北京没看到雪,到上海去赏雪了。

  结果着陆时,儿子看到窗外毫无雪像,当时就觉得自己像一个骗子,连忙躲开那个加州老太太,匆匆逃出了机场。(2018年2月4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