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风筝”知多少

“风筝”知多少

Feb 9, 2018, 11:47 AM

  “风筝”知多少

  文/朱小棣

  刚刚看完电视连续剧《风筝》,联想起南京大学已故教授高华的父亲。高华和我是同辈,一般人只知道他是历史学家,写过一本《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研究和揭示毛泽东是如何成功取得其领导地位。很多人甚至认为该书揭秘了中国共产党是如何上台的,然而极少有人知道,高华的父亲高启发,曾经就是一位战斗在敌人心脏的“风筝”。

  几年前,我在为编写《朱启銮画传》搜集史料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我原本知道有一位名叫李昭定的地下党员,解放前曾受我父亲领导,解放后含冤丢失了党籍和公职。“文革”后期,他三天两头往我家跑,请求我父亲为他洗白冤案。我父亲先后为他写过几十封信,一再证明他的身份,希望有关部门恢复他的党籍和公职。所以当我看到一篇署名殷毅的文章“一位地下工作者的浮沉——高华父亲”中出现李昭定和我父亲的名字时,真是无比兴奋。而高启发的经历,则更加让人唏嘘。

  文中说,“将他领入革命之门的是他的同学、地下党员李昭定。李同他是在南京模范中学同班同桌,过从甚密,对他的身世和思想倾向一清二楚。后来经李介绍,他在1946年3月加入了中共地下党。在国民党心脏之区的南京,在特务密布、对异党分子“格杀勿论”的环境里,高启发申请加入“异党”,意味着将身家性命交给了革命,具有一种‘壮士一去’的勇敢和悲壮”。

  “他入党不久,适逢国民党军政部无线总台招考报务员。得地下党指示,他前往报考,被录取为少尉报务员,分配到联勤总台下属72分台。这个分台奉调暂驻北平铁路局,地下党命他随去,所得情报以暗语寄回南京。他于是在北平暂时定居下来”。后来,“组织上于1947年年末通知高启发:返宁待命。于是他在1948年初辞去了72分台的工作,返回南京”。“高启发回到南京后不久,南京《中央日报》在显著位置登出一则广告:某军事机关招考报务员数名。地下党指示他前去应试。凭着他曾任72分台少尉报务员的证明文件和娴熟的技术,他当天就被录取,主考人盛某确定他为中尉侦收员。这时,他才知道这军事机关竟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国防部二厅所属电信总台”。

  “厅内配置清一色的美制先进接收设备,专门从空中的电波中截取、收抄我第二、三野战军各纵队往来的机密电报。驻在同院的技术研究室雇有一些德国和日本的破译专家,破译收报房收到的如天书一般的密码”,“我二、三野战军各纵队的所有军事电报,都一份不漏地被德、日破译专家破译”。

  “高启发闻讯大惊,立刻向单线联系人作了汇报。因事关重大,上级通过联系人安排,由南京地下党市委委员朱启銮亲自听取了高启发的汇报。之后,朱启銮专程潜行至合肥,直接向三野政治部主任舒同作了报告。不久,第二、三野战军各纵队电台呼号、波长突然全部变动,且时隐时现,出没无常,这里刚收到某台,音波却瞬间消失,如同捉迷藏一般,令敌人抄收不到一份完整的电报”。

  解放后,高启发被任命为南京市军管会公安局电信科副科长,代科长职务。“一天,公安局组织部门的负责人找他谈话,说:‘你们在白区,没有机会系统地学习马列主义,现在组织决定,让你们去华东党校参加学习’。”同时去学习的,有原地下党员、现为分局副局长一级干部8人,市电信局专接蒋介石、宋美龄专线的地下党员1人,连同他共计10人。但是,到了设在苏州的华东党校,却意外地得知来此的任务是接受审查”。“审查结果:10人中有9人以‘历史复杂,面貌不清’被开除党籍”。“他们10个人回南京后,9人被公安局戴上手铐,投入监狱,高启发被分配到第八区人民政府工作。市委组织部宣布对他的工作分配时,并未说明因何对他降职使用;他呢,眼看同时受审查的9人被公安局铐走,也就不敢多问了”。

  据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当年投入监狱的9名地下党员(包括死在狱中的)才获平反昭雪。我估计李昭定也一定得到了平反。当年他来我家时,父亲总让他留下来吃一顿饭,每次还要为他添加一个菜,至少要炒一盘鸡蛋。年幼无知的我,总把他看成是一个蹭饭的。有时父亲不在家,总是我陪他闲聊,直到父亲回来。可惜我从未问过他地下斗争的事,不然今天我会有更多“风筝”的故事。(2018年1月2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