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另类极客 掀起金融革命

另类极客 掀起金融革命──改变华尔街和互联网的戴维·萧,D·E·萧

Feb 1, 2018, 18:26 PM
戴维·萧,由于他很少曝光,这是网上所能找到的仅有几张照片之一。Standford.edu

戴维·萧,由于他很少曝光,这是网上所能找到的仅有几张照片之一。Standford.edu

  上世纪1980年代,一家位于马克思主义书店楼上的默默无闻对冲基金掀起了一场金融革命,不仅冲击华尔街,影响了互联网,还给了我们亚马逊。

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D·E·萧公司目前所在的办公大楼,位于纽约市曼哈顿第六大道1166号。Google Map
D·E·萧公司目前所在的办公大楼,位于纽约市曼哈顿第六大道1166号。Google Map

哥大计算机科学教授 改行对冲基金经理

  1988年夏天,对冲基金经理唐纳德·萨斯曼(Donald Sussman)接到来自一名前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的电话,希望萨斯曼能对他的华尔街新工作给点建议。

  “我希望来见你。”当年37岁的戴维·萧(David Shaw)告诉萨斯曼。萧在加州长大,在斯坦福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然后搬到纽约,先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后来加入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新成立的高度保密部门,这个部门率先使用计算机生成投资模型。萧对于华尔街还不熟悉,因此求教于帕洛玛合作者(Paloma Partners)对冲基金创办人──萨斯曼,因为摩根斯坦利对手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想要挖角,萧希望萨斯曼能够帮他看看高盛给出的待遇够不够好。

  萨斯曼以善长发掘和赞助对冲基金的人才知名,但是他还没遇过像戴维·萧这样的人。连萨斯曼也意想不到,这名善于用脑的计算机科学家接下来将成为一位金融革命的先锋,推动这个行业计算机化,改变业界存在已久的惯例,带领一群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极客”──不只是数学或科学的怪才,还有音乐家和作家,取代了华尔街传统的交易员。

  这些不善交际的对冲基金怪才在十年内颠覆华尔街面貌,安静的投资研究室,取代了1980年代喧嚣嘈杂的股票交易厅。他们还将启用早期电邮系统,调查在线零售的展望,让萧最有雄心的一名手下,就是大胆利用这个想法,摇身一变成为在线零售大亨──是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创办亚马逊的种子就是在纽约市的这家对冲基金公司种下的。

计算机生成投资模型 成为行业新趋势

  三十年前,这些梦想都还没成真。萧当时只是这样告诉萨斯曼:“我认为我可以利用科技来交易证券。”萨斯曼告诉萧,高盛提供他的待遇还不够好。“如果你有信心你的想法行得通,你应该来为我工作。”萨斯曼提供萧的待遇包括带着萧和萧的伙伴彼得·拉文索尔(Peter Laventhol)乘坐萨斯曼的45英尺长的单桅帆船在长岛海峡(Long Island Sound,位于纽约长岛和康涅狄格州之间的海湾)的三天扬帆之旅。萨斯曼回忆说,“他们(萧和拉文索尔)相信他们可以生成模型,可以找出不偏好任何市场的投资组合,能够比其它投资组合表现来得好,并说服了我。”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可以赚大钱但是不用承担太大的风险。

  对冲基金当时还相当原始,尽管他们已经利用数学公式来掌控诸如可转换债券之类的复杂难懂的投资工具的微小价格差异──这是当时对冲基金所采取的主要策略。萧计划将数学的运用提高到新的水平。

  萨斯曼的帕洛玛合作者对冲基金同意投资3000万元到萧所成立的D·E·萧(D.E. Shaw)对冲基金公司。从那时候开始,D·E·萧成长为价值470亿元的大企业,为它的投资者赚了250亿,截至2016年底,D·E·萧是有史以来获利第三高的对冲基金,不但造就了数十名员工成为百万富翁,也让萧成为亿万富翁。萧从2001年就退出D·E·萧公司的日常运作,创办了D·E·萧研究机构(D.E. Shaw Research),进行计算机生物化学的研究,努力寻找治愈癌症和其它疾病的方法。《福布斯》估计萧的身价有55亿元,尽管是亿万富翁,但是萧一直难以捉摸,像最近《纽约》杂志庆祝创刊50周年,推出塑造纽约市文化的系列专题,想要采访萧,但他断然拒绝。

  与此同时,D·E·萧所促成的量化革命(quantitative revolution)已经成为今日对冲基金的最大趋势,占有这个行业3万亿元资产的5000亿元,并且名列前茅。十家最大的对冲基金有七家被视为“量化”,包括D·E·萧一家,还有一家Two Sigma是由D·E·萧的资深员工所创立的。D·E·萧不只对冲基金造成 “颠覆性”改变,光D·E·萧成立初期的下单估计就占了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量的2%,因为它和其它新兴量化基金,纽约证券交易所被迫不得不自动化。到了1990年代末,电子股票交易推动交易价格下跌, 2001年,股票交易涨跌改用分来增减,而不是像过去用八分之一元为单位。这些改变让股价更便宜,也让所有投资人更容易加入买卖行列,造成交易量的大爆发。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大厅。戴维·萧掀起了金融革命,用安静的投资研究室,取代了股票交易厅。美联社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大厅。戴维·萧掀起了金融革命,用安静的投资研究室,取代了股票交易厅。美联社

设址远离华尔街 找人不找熟手

  打从一开始,D·E·萧就是一家古怪的企业──即使对一家对冲基金来说。它的第一间办公室远离华尔街,位于曼哈顿十六街,在当时还是相当破烂的联合广场的一家共产主义书店──“革命书店”楼上的统舱。办公室大约1200平方英尺,除了刚粉刷的墙和锡制天花板,几乎没有什么装潢和陈设。但是标榜拥有两台升阳(Sun Microsystems,现在的甲骨文公司)的计算机,这是当时华尔街所使用的最快、最复杂的计算机。萨斯曼说:“他想要买法拉利,我们就给他买法拉利。”

  萧想要成立一家不同于传统的新型公司,他并不想要找那些浸泡在华尔街作风太久的人。同样地,那些加入D·E·萧的人通常也是鄙夷在华尔街工作的人。卢·萨尔金德(Lou Salkind)回忆1988年夏天接到萧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萧的初创公司,“我心里这么想:门都没有!” 萨尔金德刚完成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课程,正在找工作,但是对华尔街没兴趣。“就在前一年,有一家华尔街的新公司要找我去,但是我怀疑我对任何有关金融的工作感兴趣。”

  由于没有其它工作机会,他同意和萧碰面,毕竟萧的办公室离纽约大学只有十条街。两人在附近的联合广场咖啡馆共进午餐,他们聊到了赌博。萨尔金德在纽约市出生,很小就学会算牌,13岁就研发出一套赌马系统。他没想到这些数学知识会在对冲基金派上用场,“我大为震惊。” 萨尔金德回忆道。

  当他们回到办公室,萧开始阐述他的梦想,他告诉萨尔金德:“我希望在这里打造的是一家结合科技和金融的公司。”就像对萨斯曼一样,萧也没再对萨尔金德多说细节,但是他预测,他的公司有可能取代华尔街的证券经纪人。“他们(证券经纪人)一看到低价就买,持有股票等着,等有更高价就卖。和他们不同的是,我们可以用计算机自动来做这些事情,做得更多更好。”萧告诉同是计算机科学家的萨尔金德。”

  “噢,你就像赛马的庄家,那(买低卖高)就像抽头。” 萨尔金德说,他马上就接受了这个工作。萨尔金德成为D·E·萧公司最初招聘进来的员工之一,2014年退休。

  在对冲基金成立初期,萨斯曼会每星期来一次办公室。萨尔金德记得“一旦开始交易,就是用不按牌理出牌的方式赚钱。”他回忆道:“他们是非常认真的家伙。我通常过去坐在他们旁边,看他们交易。他们从未错失任何该死的赚钱机会。”“那里的气氛不像任何投资机构,就好像走进国会图书馆的研究室。”

  1990年另一名纽约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安·丁宁(Anne Dinning)──也就是萨尔金德的学妹,在萨尔金德家里开的派对上和萧聊起来。她回忆道:“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对冲基金。”但是她同意到萧的公司做求职面试“只是闹着玩。”结果加入了萧的公司,尽管她本来打算从事学术研究。

  丁宁的第一项任务是对日本普通股进行预测。但是她对日本上市公司或是股票市场没有任何了解,计算机会搞定一切。一开始,她监控计算机执行24小时不停的模拟运算,在夜里每6小时起来查看进展。一旦运算有了结果,可以进行交易,丁宁说:“我会每天看损益表,看看股价涨跌是不是照计算机所预测的发展,就像是在做实验,但是我可以马上看到结果。”随着公司的扩展,丁宁后来同时经营D·E·萧在伦敦和东京的办公室,在萧退出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之后,她和萨尔金德成为六人执行委员会成员,负责公司经营,通常一家公司董事会或经营团队的人数多是单数,以便形成多数决,六人这种双数很少见,但出乎意料地,这个执行委员会极有共识和效率。(萧仍然参与策略的拟定。)

借用他的网购主意 贝佐斯创办亚马逊

  尽管D·E·萧公司赚钱好像印钞票,戴维·萧的梦想远远不止于成立量化对冲基金。他知道科技有能力来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萧做为学者,早已使用阿帕网络(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 Agency Network)──互联网的前身,来和其他科学家通讯,后来演变成为互联网最早的免费电邮系统Juno。靠着D·E·萧的注资,Juno1996年开始运营,后来公开发行,最后和一家竞争对手合并。

  查尔斯·阿尔岱(Charles Ardai)解释道,免费电邮只是萧早期的倡议之一。阿尔岱1991年加入萧的公司,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主修英文,专攻英国浪漫主义诗歌,他是初期非传统雇用的许多人之一,没有硬科学的背景。

  阿尔岱回忆:“萧曾向我的一名同事说:‘我认为人们会上互联网买东西,他们会上互联网购物,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只是购物而已。人们不只会购物,当他们买了东西──假设他们买了一条水管要用来为花园浇水,他们试用之后,会说这条水管好,或这条水管不好,然后他们把评论放上网,其他人看到评论,会选对的水管买,而不买不好的水管,因为有其他人告诉了他们,我喜欢这条水管,我不喜欢那条水管。”

  杰夫·贝佐斯1990年加入公司,负责D·E·萧的在线零售项目。贝佐斯非常看好在线零售的潜力,于是问萧,可不可以借用萧的主意,另立门户?萧同意了,没多久亚马逊就诞生了。(但萧并没有在这家目前市值6200亿元的公司拥有任何股份。)

  阿尔岱说,就在他即将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很吃惊地收到萧的来信,要他前来求职,他心想:“这一定是诈骗。”后来这位22岁的年轻人加入了萧的公司,负责成立招聘部门。“我们的公司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从国际象棋大师,出过书的作家,到说单口相声的喜剧演员,这些人不是在这个领域,就是在那个领域真正有所专精,我们曾经有过奥运等级的剑术家,还一度有爆破专家。”他说。曾有一个,因为手臂上刺满刺青,华尔街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聘用,但是他后来成了D·E·萧的最好交易员。还有一名是长号手,后来离开公司,在纽约市的布朗士创办了一个音乐项目。(阿尔岱也有其它兴趣,他是一个平装的疑难罪案书系的创办人和主编。)

骇俗企业文化 现今科技巨人榜样

  D·E·萧的雇用过程可以说大范围撒网,但并不是良莠不分。事实上,它的招聘信上曾声明,这家公司是“不折不扣的精英主义者。”这家对冲基金招聘的作法,初期虽然令人震惊,但是今天早已不再被视为反常,科技巨人像谷歌,还有猜也猜得到──亚马逊,都采用这套作法,并且在面试求职者时使用D·E·萧同样的评分方式。

  D·E·萧公司拥抱的随意穿着的服装规定,也成为这些科技巨人的企业时尚。萧的早年作法尽管令同业震惊,这种上班随意穿着目前在纽约许多对冲基金已经稀松平常。阿尔岱解释说:“D·E·萧的目标之一总是:‘让我们除去不必要的约束。’例如,为什么要要求人们打领带?” 但是D·E·萧的员工穿着实在是太邋遢,有个萧的传奇故事说,一家著名的顶尖律师事务所为此搬出这家对冲基金所在的纽约市中城办公楼以示抗议。目前,戴维·萧的研究机构就在对冲基金的对街,萧常被看到穿着黑色的T恤和大口袋裤子──即使隆冬也一样。

  为了尽量低调,不再特立独行,D·E·萧公司早已搬离共产主义书店楼上。这家拥有上千名员工的公司,2010年搬到纽约市中城第六大道的高级办公区,这是它在纽约市的第四个家,但是一进门的接待区,装潢依旧简朴。

  今年D·E·萧公司将要庆祝成立30周年,30年来,戴维·萧从未让他的第一位投资者──唐纳德·萨斯曼失望。(萨斯曼总共投资了几亿元在D·E·萧。)萨斯曼说:“我从没有一刻怀疑过他,但是我从未想象到D·E·萧(的规模)会成长到470亿元,也没想到了戴维(萧)会改变了整个金融世界。”

  (编译自《纽约》杂志)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