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Jan 25, 2018, 17:59 PM

  文/刘荒田

  如今,“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已成众矢之的。但我们不曾对它细加探究。我不揣浅陋,且来解读。

  照此说,利己主义者分两类:不精致和精致。再细分,可加上:欲精致而不得,压根儿精致不起来。

  按原意,“精致”首先指“所受教育的结果”,学历至少是大学、研究生,而学至博士,逻辑上更加“精致”。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导(或相似分类)可成“精致”的等级。其次,指经营“利己”事业目的明确,下手精准,行事周密,但不着痕迹,宣传、掩饰、转换的功夫娴熟。再其次,是外表上品味优雅,特立独行而不悖上意。其高段数当是“处心积虑的随意”

  “不精致”,指受教育偏少,缺乏见识,言辞浅薄,举止粗鲁。贾平凹散文提及:“一位南郊的90岁老人曾对我说过他年轻时与人在城南门口的河壕上拉活儿,缘头是由‘大芳’照相馆窗里蒋介石的巨照说开的,一个说:蒋委员长不知道一天吃的什么饭,肯定是顿顿捞一碗干面,油泼的辣子调得红红的。他说:‘我要当了蒋委员长,全村的粪都要是我的,谁也不能拾。’”可算典型。

  欲精致而不得的,是鲁迅小说里的孔乙己。对着一碟茴香豆吟“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的酸腐书生,仅存的“雅”被困顿的现实碾得粉碎。烂泥巴扶不上墙壁的“非精致”,不朽的阿Q算一个。他把本该浪漫一把的求爱,粗俗而简单地化为“吴妈,我要和你睏觉。”

  分类之后发生了疑问:一个白领女子,休息日自磨烘焙得宜的咖啡豆,泡制一杯香气浓郁的“拿铁”,依窗看雪景,陶陶然。这算什么?有格调,有闲情,并不妨碍任何人,对她可否贴上“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标签?接下来的问题是:这样的“主义者”该予以无情挞伐吗?

  如果你不忍心,那么,会进一步针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说提出疑问。

  围绕“利己主义者”一词条,可作这样的发挥:一,大公无私,这类人,彻底切断利己的念头与行动,一事当前,不必思考,把自己的利益拱手送出。二,大公有私,这类人,凡事出以公心,同时顾及自己的利益,坚守公平、正义的底线。 三,不损人而利己,境界类似第二类,但低一层。一般民众,不侵占公家和他人的利益,老老实实过日子,大抵符合这一条。 四,损人而利己。贪污腐化是典型。五,损人而不利己。关于这一类,鲁迅所举的例子是“强盗抢掠后杀人放火”。

  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悬为宗教式“理想”是不妨的,但它在大多数情况下,只适用于圣贤、完人,凡人中,危急状态下舍身救人,母亲对儿女的爱,也较为接近。但难以普遍化、常态化。设若面临大饥荒,众人奄奄待毙,仅有的一点食物该怎么分配?当事者如真正无私,就该把食物让给别人,若然就率先饿死。正确的做法是自己也吃一点,争取活下来,从而全力抢救大家。

  第二类可以实行,但只限于为数不多的道德高尚者。如面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者”,将之定为“规范”仍嫌陈义过高,碍难普及。底线只能设在第三类。

  这么一来,“利己主义者”是不应该无选择地予以否定的。正常、合理的社会应该是这样的:人们在追求“利己”的同时,达致“利他”。一个清洁工,把环境维护得干净,她借此拿到养家活口的工资,也利于社会。

  总之,不宜简单地批判“利己主义者”,只能把锋芒对准为一己私利而肆意侵犯公共利益的“损人利己”之徒,防范、制裁打着漂亮旗号消灭合法利己者,进而实现利益垄断的自肥个人和集团。

  一位我敬佩的政论家,谈及最近因贪腐被抓的市委书记时提及,在这位“博士书记”出事前,他就从此公施政的具体举措,洞察其打着“发展”、“为公”旗号徇私的机心。只是,这个书记被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太客气了!(2018年1月21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