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含笑的招牌菜

含笑的招牌菜

Dec 28, 2017, 16:03 PM

  文/顾月华

  有一年回上海,儿子替我找来一名女孩帮我打点生活,因他常外出,偌大的房子需要有人陪我。女孩是由熟人从徐州老家带来的,我只住三个月,也没问其他,因为知根知底,就在把她安插了下来。

  小单眼皮,厚嘴唇,高颧骨,低额头,头发乱扎一把,人挺纯朴,白里透红好像刚下地回屋般健康结实,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含笑,名字我喜欢,就开始与她朝夕相处。

  假期开始了,立刻发现她不会做菜。她说家里穷,父母让她外出帮人家养猪,挣些钱,让她弟妹去上学。她上过小学,中学不让上了,从没掌勺炒菜的机会,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我傻了,换人也来不及了。

  我与儿子嘴巴都很刁,又都能一手操办一桌酒席,想吃好东西?厨房里立刻明确分工,我与儿子自己掌勺,她只做下手,一方面教她如何炒菜如何炖肉如何煲汤,手里忙着嘴上还得说着。

  我回沪已是小除夕之前夜,大年初一客人到齐,她问我鱼怎么整?上面的鱼鳞要不要刮掉?我愣了一下反问她会不会给鱼开膛?她瞪大了眼晴说:“鱼要开膛?我不会。”我与儿子轮流往厨房去掌勺混出一桌酒席,几天过去,她要求让她掌勺炒菜,她聪明好学,晚上独自在屋里看书写日记读英文,总算炒出可以入口的菜肴,我们都很高兴,在我请娘家人来新房子吃饭时,她要求由她炒菜,我同意了。

  冷盘吃得差不多了,热菜上场,忽见她出了厨房走向餐桌,对一桌亲友朗朗地致辞:“叔叔阿姨晚上好,我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你们一定吃过很多好东西,也不稀罕我烧的菜,但今天我给大家烧了一道特别的菜,是我自己的创造,你们一定没吃过,这道菜叫辣子苦鸡丁,现在大家请吃吧。”

  我与儿子面面相觑,大家要她介绍此菜特点,她说这鸡丁是苦的,我们尝了果然是苦的,啧啧称奇之外三下五除二便把那盘菜吃了。散席后我向她讨教鸡丁如何会变苦味?她苦着一张脸说:“阿姨对不起,我把鸡丁炒焦了,所以变苦了。”

  几乎每天打碎杯盘弄翻东西。她负责清洁,但专爱收拾我三楼卧房中的东西,我的手袋有很巧妙的开关,为了想打开看看,她终于把它拧下来了。我知道这个过失要再原谅她很困难,但我想先看看她的态度。她闷了两天见我便躲,但给我中午做了可口的午饭,见我没出声又故态复萌,故态复萌便是我在我画室作画,她在房中看书,中午一碗白水面,上面剁了一堆青菜末子,连冰箱里现成的肉都不想碰。

  我终于把事忍了下来,次日中午她又给我青菜末子白水面,我一口没吃,请她当我面吃下去,吃完问她好吃吗?她说不好吃,这是我对她3个月所有过失的最凶惩罚。

  我不主张她成为弟妹的牺牲品,告诉她要去上学,要为自己活着。在南京路上她说我要在上海呆下去,挣到足够的钱可以让父母弟妹也来看一看上海。我要她把目光放远,如果在上海打工,也要去读夜校自修。

  我说服她剪了发,长短参差的短发把她变了一个人,那单眼皮高颧骨厚嘴唇都成了时髦,又教会她穿衣服,为了让她将工钱全部带回去,另买了给她全家的衣服礼物。

  不久,她出现在我家附近的菜市场当营业员了,正式开始她的独立奋斗生涯。她曾经不断打电话询问我有否回沪,说她已辞去菜场工,去大商场当营业员了。她绝对是有前途的,因为她很聪明,聪明到可以用一道“辣子苦鸡丁”招牌菜扭转乾坤,希望她已经是一个自信的女人。(2017年12月1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