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法律寄生虫

法律寄生虫

Dec 28, 2017, 15:57 PM

  文/蔡维忠

  佛罗里达律师布拉德利·魏茨声称专门为残疾人争取权益。哪个业主的商店、餐馆没给残疾人提供进出方便,他便将一张状子递到法庭,迫使业主赔款了事。2011年,魏茨联合纽约律师亚当·肖尔,为半身麻痹的残疾人麦克·科斯特洛在纽约布鲁克林法庭提出控告,指某赛百味快餐店业主没有提供特殊的入门通道,使坐轮椅的他无法进店。业主不理睬,法官斯特林·约翰逊直接判科斯特洛胜诉,赢得14.31美元。然后,律师提出要败诉的业主支付律师费1万5千多美元。法官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律师费怎么算的,约翰逊法官要问个仔细,要求原告人科斯特洛到法庭开会。法官给了三次机会,原告都不露面。最后一次,律师给法官送了一封信,说科斯特洛已经搬到爱尔兰了。至今,没人知道这个残疾人是不是个真人。法官不悦,干脆不让律师挣一分钱。

  残疾人凭什么可以告业主?根据美国残疾人法案,业主还真得给残疾人提供方便,不能一个阶梯或一个门槛把残疾人挡在门外。联邦法律本来是为了促使业主改造店面,所以不给提起诉讼的残疾人任何赔偿费。但是,纽约州法进了一步,规定可以给原告少量赔偿。联邦法律允许律师向被告索取律师费。理由是,如果律师挣不到钱,就没人愿意替残疾人打官司了。

  魏茨这样的律师就是利用法律挣钱,而且成了专业户,打大批量的官司。魏茨告了几百家业主,肖尔也告了几十家。他们找愿意合作的残疾人告业主。除了告那家赛百味快餐店外,还在同一天以同一个残疾人的名义告了另外7家业主。他们有法律在手,被告的业主通常都乖乖投降和解,赔款了事。如果律师办一个案子挣1万美元,办100个案子就可以挣100万。

  律师所向无敌,到了约翰逊法官面前才栽了个跟斗。约翰逊法官审理过类似的案子,对他们的套路了如指掌。他说,你们所有的状子用同样的语言,稍微修改,一两个钟头就可以办个案子,凭什么挣1万多美元?

  法官不只是算钱,他觉得律师在钻法律的空子。他引用美国著名律师查尔斯·休斯顿的名言,“律师要么是社会的工程师,要么是社会的寄生虫”,然后骂律师是“装扮成社会工程师的寄生虫。”法官说,科斯特洛所告的8家店在和解赔款后,并没有改进设施,律师并不关心他们所告的店是否改进,他们的目的只是挣钱。他严厉警告律师,不可以继续递这样的状子,否则要将他们的行为转告有关机构,让他们丢掉律师执照。

  约翰逊法官怎么知道违法的业主没有改进呢?他派了工作人员到现场观察过。他的观察没错,他的行为错了,法官只能坐在法庭审理双方提供的证据,不可以参与调查!法官敬业得过头了。所以,上诉法庭抓住这一点,将约翰逊调离该案。

  律师变相取得了胜利。他们到现在还继续打着这类官司,将约翰逊法官对他们的警告抛到脑后。

  约翰逊法官很敬业,很公正,上诉法庭在这方面肯定他。他指责律师是寄生虫,也没错。但是,法律并不依靠道德、人品运作,不依靠君子运作。美国残疾人法案的目的是给残疾人带来平等的机会,为他们取得正义。从某种意义上讲,小人比君子更能够推行美国残疾人法案。(2017年12月24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