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从“小注怡情”说开去

从“小注怡情”说开去

Dec 7, 2017, 15:07 PM

  文/刘荒田

  “老”的最大优势,是看了《红楼梦》中说的“起高楼”,进而看了“住高楼”,连“楼塌了”也没漏掉。我就是这样,目击交情长达30年、50年的朋友,怎样一步步走入赌博的深渊。他们的名字且以A代替,从青年到中年,都是正派男人,从前玩玩扑克,打打“卫生麻将”,离“赌”远得很。

  他们都在市内同一家中菜馆当厨师。一年,某新“头厨”上任,他是香港来的,从前酷爱赌马,如今,旧金山一带虽也有马场,但路远,只能在假日坐友人的车子去半天。于是,他在厨房里开赌庄,餐期高峰前后,务必赌上一阵,赌法简易——从餐具柜子抓出一把筷子,高叫:“买双,买单?”厨师和侍应生们围着,有的买“双数”有的买“单数”,五元十块放在桌子上。头厨把筷子当众数一遍,买对的赢下注数额的一倍,买错的被“煞”。他们两位从袖手旁观到“也凑凑兴”,用了3个月。

  从此进入“小打小闹”阶段,连带地,经不起同事的怂恿,三天两头赌球,举凡篮球,橄榄球,棒球,都随大流下小注。每年2月举行的全美橄榄球全国冠军争夺战——超级杯,餐馆里的全体集资下注,他们也凑一腿。偶尔花他十块八块,买官办“六合彩”。如果有人泼冷水,说赔率达数千万分之一,猴年马月轮到你!他们会以哲学家的达观教训对方:“不买就绝对没希望,买了就有可能,天上地下的差别仅仅在一块钱。”

  如果A不是退休,成为难以打发日子的无聊老人;如果B不是太太去世,再也没有一个监督他的亲人,他们也许依然维持下小注,赢了请朋友吃饭,输了不伤脾胃的“低级阶段”。但精神的空虚,让他们失去警惕,他们要向合法赌场的百家乐和牌九档寻找刺激。而刺激,不是小注可以天天给予的,一如吸毒者上瘾之后,剂量日渐提高一般。从前,“小注”来自零花钱、私房钱;为了自我安慰,设下限制,比如,不带信用卡,不向别人借,口袋里的赔光就鞋底抹油。放心,这辈子经了多少风浪?这点诱惑还抵挡不了吗?他们对自己的定力蛮有把握。

  可是,一旦全心投入,最酣畅之时,快要“通煞”之际,大丈夫岂能言退?可是掏遍口袋,都是空的,向同去的友人借?人家给白眼,只好愤恨不平地回家。一个通宵辗转难眠,老是生自己的气,干吗手气最好时不乘胜追击?干吗那一局不下大注?下一次进场,为了雪恨。他们破了戒,带了信用卡,还瞒着家人,去银行把能提出的钱都提了。这一次升级,赌本逾千,进入“中注”的段数,然而,鏖战几个小时之后,又输了。回到家,悄悄算账,哎呀,亏空万元!被家里人发现怎么办?信用卡公司催交欠款的账单来了怎么办?必须背水一战!一旦收回老本,就金盆洗手。他们都这样下决心。往下,就是不归路,不能不下大注,要不,难以发财,难以解渴,难以度日。赌瘾的可怕在这里:它牵引着你,一路不知不觉地,符合心理逻辑地滑下去,直到债台高筑。而况赌台附近,游弋着多少只机警的“鹰眼”?你输红了眼,一只手轻轻按按你的肩膀,善体人意地问一句:“想不想翻本?”你还在犹豫,1万元塞过来,你想也没想,拿去投注,那一秒钟你忘记利息按日算,按时算,比“驴打滚”还惊人!

  赌徒都这样堕落,概莫能外。小注怡情云云,原来自欺欺人,除非你确实是玩票,无意以此为经常性娱乐。小注这诱饵,有若赌注为一分钱的老虎机,排在赌场的前排,让你热身。最能洞察人性普遍弱点的赌场老板们,对你“入彀”的把握是绝对的,你进来,就休想逃脱。

  AB这两个好男人,数年下来,都为赌场献出上百万的血汗钱。A因逃债,回国以后不敢返美,绿卡逾期。失去妻子的B,因赌债和三个儿女反目成仇,自住屋以贱价卖掉还债,年近70还得打工。

  人是软弱的,人心都是肉做的,而不是“特殊材料”做的,你摆脱不了被诱惑收拾的劫数,除非你从一开始,就抵制“怡情”的小注,除非你受着严格的管束——从心中的道德律到外部的监督。(2017年12月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