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特朗普的最后成功机会

特朗普的最后成功机会──白宫迎来新当家凯利

Aug 24, 2017, 15:05 PM
新任白宫幕僚长凯利准备大刀阔斧整顿白宫。图为他5月2日,他还在国土安全部长任内,在白宫新闻发布室回答记者提问。Getty

    新任白宫幕僚长凯利准备大刀阔斧整顿白宫。图为他5月2日,他还在国土安全部长任内,在白宫新闻发布室回答记者提问。Getty Images

  特朗普白宫的新时代开始了,可能也是最好的,或是最后的成功机会。67岁约翰·凯利(John Kelly)接任白宫幕僚长之后,总统办公室的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不再随便让官员进进出出,他要那些奉迎巴结之徒回到办公桌,开除了白宫通讯主任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他告诉白宫各个小圈子的带头者有事向他报告,而不是直接找总统。没人知道凯利会不会成功,或是他能支撑多久。初期成果好坏参半,质疑者不少。但是凯利是为著使命而来──修补这个国家,甚至全世界每天仰仗的体系,让地球步上正轨。

█ 本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军人把持白宫 四硬汉大权在握

  特朗普总统向来不尊重任何人,但他似乎喜欢任命将军当官,并且特别信赖。背后原因是个谜,《时代》周刊指出,也许因为特朗普上过5年军校,也许因为他认为军人会对他绝对服从,或者因为他就是喜欢具有杀人本能的硬汉。在美国历史上很少有一群资深军官在国家大事中扮演如此重要角色。总统的幕僚长凯利、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不是现役就是退役的将军。三人不只是朋友,还是长期的盟友,其中两人是陆战队员,再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詹姆斯·邓福德(Joseph Dunford)加进来,我们可以这么说,斗志高昂的陆战队从未在行政体系拥有如此大的权力。

  今年夏天,随著来自北韩的威胁不断升温,白宫不知所措,这几位将军悄悄地展开行动。马蒂斯、麦克马斯特和邓福德,还有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非常忧心外交政策的成效,共同合作说服尚有疑虑的凯利接任幕僚长。他们的理由是:除非他接手,白宫无法应付真正的危机。所以当特朗普第三度找凯利出任幕僚长,对凯利来说,这已经不是提供职务,而是交付任务。

  凯利出身蓝领 一家三代从军

  凯利1950年出生波士顿的蓝领阶级,他那个世代的男人和所出身的阶级,一收到入伍令就直接去体检,一通过体检就马上加人陆战队。这个传统一直是凯利奉行的指导原则。2016年陆战队为了纪念凯利从军生涯,对他进行访问,他表示:“我所成长的美国,每个男人都从军──我父亲、伯叔父、所有街坊邻居。”凯利也把这个传统传给了他的孩子,他的两个儿子都加入陆战队,女儿则在FBI服务。

  青少年的凯利喜爱冒险,靠著搭便车横越美国,然后再坐在货车后车厢,赶在16岁生日之前前回到东部。接著他上商船当船员,以便游览全世界。他所待的第一艘商船运送了1万吨啤酒到越南。1970年他加入了陆战队,派驻北卡州的勒琼基地(Camp Lejeune),那时他还没决定终身从军。“我只是个步兵。”他回忆道:“我想要上大学,再回来当军官。”所以在勒琼基地待两年之后,他进入了波士顿的马萨诸塞大学,1976年毕业,成为少尉军官,开始步上陆战队狭窄但是竞争激烈的升迁之阶。他曾在航空母舰、彭德尔顿营基地(Camp Pendleton)、华府国家战争学院、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陆战队总部等地服役。他曾三度被派往伊拉克,还担任过陆战队国会联络官、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和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资深助理等政治职位。帕内塔说:“他是个专注任务的家伙,你告诉他进攻那座山头,他就去进攻。”

  他个人作风强硬,行动果断,且具有团队精神和很强的适应能力。经过了45年和29次调动,他的陆战队生涯最高峰登上南方司令部司令,这是个四星的职位,辖区包括中南美和加勒比海国家。凯利的工作赢得广泛的赞扬,但是他也曾因为批评奥巴马总统开放女性加入战斗任务和关闭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监狱,引来毁誉参半。凯利以直率出名,问他有关伊斯兰国崛起,他说:“对于军人的我,很简单,我的方法就是我们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凯利对战争的代价非常了解。他的儿子罗伯特2010年在阿富汗死于地雷,时年才29岁。他是9·11之后,子女在阿富汗或伊拉克丧生的最高阶军官。

 

 

 

军人,特别是陆战队在特朗普政府扮演了重要角色。由上到下为凯利的三位盟友: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美联社、Getty Images

 

  和总统素昧平生 出任国安部长

  当凯利在2016年退役,他获得一个待遇优厚的国防承包商的职位,而且又不用蹚政治浑水。(不过他也清楚表明,他愿意在希拉里或特朗普底下服务。)那是去年11月的一个星期六,凯利正在看足球,接到了雷恩斯·普利伯斯(Reince Priebus,前任白宫幕僚长)的电话,看看他对于新政府职位有没有兴趣。凯利一开始以为这通电话是恶作剧,大概是陆战队同袍的杰作。一旦他确定那是普利伯斯,他问她太太有何看法,她回答:“如果他们认为需要你,你就无法脱身。况且我也过腻了这种两人一起共享的退休黄金时光。”

  凯利之前从未和特朗普碰过面,所以当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在位于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Bedminister)高尔夫度假村和他“面谈”不到五分钟,就提供他国土安全部部长的职位,让他大感意外。

  《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报道,因为凯利2014年和2015年两度在国会作证,表示他对走私者能够轻易渗透美墨边境,大感震惊,认为国家安全存在大漏洞。这些证词引起了特朗普高级顾问的注意。因此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凯利就获推荐出任国土安全部长。

  这个职位从一开始就对他充满吸引力,同时也充满危险信号。才刚上任,特朗普的亲信就想安插堪萨斯州务卿克里斯·科巴赫(Kris Kobach)做他的副手,因为科巴赫一手制造并传布选举舞弊论,让他备受特朗普欣赏。凯利坚拒并且赢了这一仗,但是他也输了想带进属意副手的另一仗。还有特朗普的助手在国会任命听证之前还给凯利下指导棋,令他忍不住发火。凯利对国土安全部的事务并不陌生,因为在南方司令部司令任内就已经负责各种不同问题,从贩毒集团到中南美难民,都是他的职掌范围。

  《新闻周刊》报道,凯利支持特朗普对边界安全采取强硬立场,他还支持在美墨边界建造围墙,称建墙是阻止“重大威胁”的“必要”之举,但是他也说,光是建墙还不够。

  但是特朗普上任没多久匆促推出草拟的旅行禁令,令凯利措手不及。一听到这个行政命令,他问白宫,对于驻外使馆和国会的质疑,要提供什么论据,得到的答案是:根本没有。这次事件让凯利对特朗普团队缺乏事前准备大感吃惊。尽管如此,他还是出现在摄影机前,力挺禁令并承诺执行。这个举动激怒了当初支持他提名的民主党国会议员,但是特朗普看到他捍卫没有可行计划的旅行禁令,并加以实行,大表赞赏。

  特朗普开始打电话给凯利“询问看法,交办任务,称赞做得很好。”一名白宫西翼办公室的助理回忆道。在特朗普上任前半年,两人数度共进晚餐,很快地特朗普就敦促凯利在白宫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凯利拒绝了不只一次。但是随著他在总统心目中的分量不断加重,西翼办公室对他的敌意也不断加强。凯利的盟友举了两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报道,认为是白宫西翼官员设计来破坏凯利特朗普的关系:一件报道说他和马蒂斯约定,两人要有一个人留在美国国内,帮忙总统稳定政局。另一件报道暗示,当特朗普在5月开除联邦调查局长科米的时候,凯利考虑辞职。这两件报道可能有迹可寻,但是没有一件确实。不管真假,凯利的属下认为这些报道就是针对他。

  老友敦促出马 抢救白宫乱象

  但是形势比人强,到了7月中,白宫西翼陷入了莫名其妙的混乱状态,大多数是特朗普引起的。普利伯斯从来都不是那种强有力的幕僚长,让总统免于陷入困境。白宫内部传统共和党、总统家人和极右派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等派别之间的争斗演变成无法控制的乱局。与此同时,来自海外的威胁日趋严重,因此马蒂斯、蒂勒森和邓福德敦促凯利为了这个国家,赶快介入,控制局面。

  7月底,更是每况愈下,斯卡拉穆奇接任白宫通任主任,粗暴的言行,令全美侧目;还有特朗普在全国童军大会对男童军的演说,大肆抨击华府政坛与媒体;然后特朗普又发推文要禁止跨性别在军中服役……等等乱象都让这些五角大厦的将军大为震惊,凯利的老友不断呼吁,要他挺身而出。

  7月31日凯利闪电接任幕僚长后,整顿白宫的效果立即显现。他告诉西翼的每个人,有事向他报告,而不是直接去跟总统报告,理论上也包括“杰万卡”──这是华府给特朗普女婿杰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绰号。他扣住了未经审查的公文直接流向总统,因为这些公文导致错误的推文或不实的传言。当特朗普和其他阁员谈话时,他就在一旁倾听。在会议上,他打断漫谈,告诉争吵的助理先解决争执再来开会。他巡视西翼,告诉底下官员待在办公室,不要三五成群扎推在椭圆形办公室外,希望吸引总统的注意。还有他力挺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麦克马斯特数月以来试图撤换班农那批惹事生非的盟友没有成功,现在至少可以换掉班农部分班底。一位西翼的助理称白宫在凯利底下成为“神志较为正常的环境。”

  整顿初见成效 更大问题还在后面

  特朗普欢迎这些改变,因为白宫目前需要厉行严格纪律,但是能厉行多久难说。特朗普不习惯有人不断从旁监督,共和党人担心任何加诸凯利身上的赞美会很快让他的影响力受到限制或终结。虽然有报道说,凯利对特朗普狂热发推文起了节制作用,但是特朗普旧习难改,才收敛了一星期,就在8月7日早上6点38分,他又在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度假开始发推文抱怨“失败的《纽约时报》”、“每周每天24小时假新闻的CNN、ABC、NBC、CBS、《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到8点,他已经发布了6条推文。

  接著在8月8日特朗普对于最近朝鲜的威胁,又用自己于事无补、冲口而出的语言加以回应:“朝鲜最好不要对美国做出任何威胁,不然他们会遭遇到全世界从未见过的战火和怒火。”

  然后是8月12日白人至人主义在弗吉尼亚州夏洛兹维尔(Charlottesville)举行示威抗议,与反抗议民众发生冲突,导致一人丧生,多人受伤。特朗普两天后才出来谴责白人至上主义、三K党和新纳粹等极端组织。次日又称两边都有暴力,都该承担责任、受到谴责的。特朗普不照凯利设计好的脚本发言,让过去两星期的努力白废了。让人怀疑──而且很多人怀疑,是不是凯利的影响力被过度夸大了?

  一名凯利的支持者被问道:为什么凯利没封杀“战火和怒火”的声明,他回答道:“你不知道他封杀掉的有多少。”前众议院议长,也是特朗普非正式顾问的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表示,凯利已经对白宫发挥了影响力,“他慢慢地会影响到总统,但是不会立刻显现。特朗普有些地方是很难扭过来的。”

  同时,目前还非常不明朗凯利(或任何其他人)能否将特朗普的政策落实成法案。共和党一直想废止奥巴马健保,旷日废时却不成功,但是下年度健保拨款的期限迫在眼前,共和党只剩12个立法日,要在9月29日之前处理提高举债上限,在9月30日通前通过预算案。各方都不看好这两项法案能顺利过关,因为部分共和党议员可能反对,这意味著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可能需要求助敌对的民主党参众两院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才能让军队发得出饷,让社安支票发得出去,还有让财政部借得到钱。如果失败的话,美国和世界的经济可能跳水。民主党已经等著喊价谈条件。一位民主党参议员助理说:“共和党是多数,但并不表示他们就能够发号施令。”

  另外还有一大堆头痛问题等著新幕僚长去处理。总统的民调支持率持续下滑,使得特朗普发推文迎合支持者,来撑住支持率。通俄门的调查,随著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成立大陪审团,调查特朗普和前国家安全顾问、退役将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和莫斯科还有土耳其政府的关系,案件进展愈来愈快。《华盛顿邮报》9月9日报道,FBI探员在穆勒指挥下,在7月26日搜索了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的住宅。还有,美军将领一直试图说服特朗普在阿富汗派驻更多美军,但是班农带头民粹主义者强烈反对。此外特朗普会不会执行他所承诺的禁止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也还是未知数。

  特朗普用人往往只有三分钟热度,并且常把自己的过错推给属下。凯利恐怕也很难幸免。一名失宠的前助理暗示这只是早晚的问题。但是凯利对自己的任务很清楚:与其说是要改变特朗普,不如说是赢得总统信任,让他可以迅速改革白宫,免得一旦国际危机恶化,特朗普的执政团队无法应付。但是特朗普多少知道他的总统宝座,也许还有这个国家的前景祸福难料,在此危机时刻,美国需要军官用清楚的思路来引领国家。

  当然白宫任何新的秩序都比7月31日之前的纷乱无序要好。“这已经到了最低点。”一位白宫助理形容凯利接手时的气氛。这也并不意味光明的日子就在前面。“嗯,对于白宫来说,还是有可能更糟。”

  (编译自Time.com、Newsweek.com、WashingtonTimes.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