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变态的“三年之丧”

变态的“三年之丧”

July 25, 2017, 12:04 PM

文/夏维东

    “三年之丧”究竟源于何时,没人说得清。《史记》里最早关于“三年之丧”的记载是《五帝本纪》里的:“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于河之南”,后来舜、禹死后,也都有“三年之丧”之说。《礼记·三年问》说:“故三年之丧……古今之所壹也,未有知其所由来者也”,意思是不知三年之制始于何时,但那是天下统一的惯例。“古今之所壹也”大概来自于孔子曰:“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

  尧、舜、禹是儒家竭力推崇的圣王,他们有“三年之丧”的“记载”不足为怪。为什么尧之前的黄帝、少昊、颛顼、喾没有过如此哀荣?为什么自大禹之后又不再有“三年之丧”的记载?《尸子》卷下更明确说明夏朝丧制不是三年,而是三个月:“桐棺三寸,制丧三月。”《周易·系辞传》说古时候丧期不定:“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系辞》是儒学经典,孔门子弟整理出来的,这些“同学们”显然没有统一思想认识。

  胡适认为“三年之丧”是孔子的原创,后来他看了傅斯年的文章,又改口说“三年之丧”也许出自殷商旧制。傅斯年的推论后又被郭沫若推翻,后者基于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证明殷商并没有所谓的“三年之丧”礼制。

  “三年之丧”也许真的曾在某个时段实行过,但很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古本《竹书纪年》里说尧把王位传于儿子丹朱,舜不满,于是搞政变,囚禁尧,推翻丹朱。丹朱正好当了三年的帝就被推翻了,舜当时避居在黄河南岸,事后就拿“三年之丧”来应付各大媒体(纯属推测,谢绝考证),被后来的儒家奉若至宝。

  孟子在《滕文公上》里说的话和孔子口径一致:“自天子达于庶人,三代共之”,“三代”是指夏、商、周。

  滕文公的父亲滕定公死了,于是他派人去请教孟子葬礼事宜。孟子坚定地告他举行“三年之丧”。虽然滕国此前从没有搞过什么“三代共之”的葬礼,滕文公还是决定按照孟老师的教导做,却遭到家人与大臣的一致反对:“吾宗国鲁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至于子之身而反之,不可。”断然不可改变祖制搞什么劳什子“三年之丧”。

  鲁国是周公旦的封国,诸侯国中地位最高,“周之礼尽在鲁”,也是孔子的故国,鲁国都从未举行过“三年之丧”,那么孔子信心满满的“天下之通丧”从何说起?胡适的推断也许是对的,只是我们很难想像孔子全力推广“三年之丧”的动机。

  服丧的三年期间,除维持生命的最基本饮食外,还得住在坟墓旁临时修建的草棚里,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孔子的得意门生之一宰我忍不住质疑老师:“三年之丧,实在太久。君子三年不参加社会活动,礼仪必然荒废;三年不练音乐,必然手生”。礼、乐恰恰是孔子最看重的东西,宰我一下子击中了老师要害。

  孔子的回答就像一个老奸巨滑的新闻发言人,避重就轻,他说:“三年丧期内,你吃米饭、穿锦缎能心安吗?”宰我只回答了一个字:“安”。孔子被噎住,没好气地说:“既然你感到心安,那就Go ahead”(“今汝安,则为之”)。

  宰我挺厚道,怕老师难堪,没有穷追猛打,他如果就“礼败乐崩”追问下去,孔子没准又要骂他“朽木不可雕也”。宰我离开课堂后,孔子对其他同学说:“他不仁啊!孩子三岁以后才能离开父母怀抱。为父母守孝三年,普天下都是这样做的。”

  孔子的反驳实在苍白无力,小孩子三岁以后离开父母怀抱,但父母的养育之恩直到孩子成年从未止歇,那“三年之丧”怎么够?其实终800年周朝,只有一人享受过“三年之丧”,那人就是孔子,他的弟子们为他守孝三年,他也算“求仁得仁”了。

      为什么“三年之丧”推广不了?原因也许很简单,就像墨子《节葬下篇》里说的,如果实行三年之丧,将会导致人口减少,因为服丧期间不许有夫妻生活。上古之世,缺的是人,无论儒生们怎么忽悠都没用。(2017年7月2日《侨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