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乌云的金边 ——读《唢呐烟尘》

乌云的金边 ——读《唢呐烟尘》

May 18, 2017, 15:18 PM

   我跟沈宁互相慕名好久了,看到他几篇关于外公陶希圣的文章,引起我想阅读他的《唢呐烟尘三部曲》的愿望。

  他这套小说以真人真事为骨干写的,沈宁的母亲陶琴薰是陶希圣的长女,沈宁的父亲是沈钧儒的幼弟。这部小说刻画出家族的坎坷经历,也是中国现代半个世纪的历史缩影。

  这本书围绕陶琴薰这个女子展示出的大时代里,小说顺着她的命运看到时局变迁及风云人物。陶琴薰出生在封建士大夫家庭里,北伐战争时她住过军校,听过卢沟桥事变炮声。见过胡适、陈独秀、汪精卫、杜月笙、周恩来等传奇人物。还有王云五、万墨林、陈布雷等各行各业名人,在故事叙述中可以看到人情多变、世态炎凉。

  沈宁一生因为母亲,因为有这个外公,他青春年华是在绝望中度过的。他是一个上进青年,但是他不能被组织接受。他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前途,背着反动家属的沉重包袱,寸步难行。

  在冷酷的现实面前,很多人最后不得不选择逃离与背叛自己的亲人,至少会心生埋怨。但沈宁断然选择自己的母亲,在明白家族历史真相后,他同情母亲,更加爱她,敬她,谅解她的种种无奈与压力。

  沈宁的母亲陶琴薰青年时期,跟随父母,在香港上海南京北京辗转奔波,1940年陶希圣先逃出上海,然后母亲带著两个弟弟第二批逃走,留下陶琴薰和两个弟弟作日汪的人质。这是她为父亲做的牺牲,因为父亲需要带着密件,向世界披露汪精卫的卖国阴谋。最后她带著两个弟弟逃出上海。那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可以做到的壮举。

  后来当她的父母去台湾时,她为了丈夫留了下来,同甘共苦夫唱妇随,这是她为丈夫做的牺牲。

  后来她跟丈夫准备坐小船,逃亡台湾跟父母团聚,但是在海上怀里的孩子沈宁哭了,船上人要把他扔到海里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为了保住儿子性命,她留在了上海。最后吃尽千辛万苦,苦难中度过余生,这是她为儿子做的牺牲。

  她即使在面临最残酷的迫害、最荒诞的不公时,都用爱的教育去感化孩子。她不让孩子剪掉老鼠的尾巴,不让孩子随便伤害一只麻雀,她甚至在自己非常艰难的日子里,每个礼拜回到住处,去喂一只家猫,它跟了她多年,为了让它活下来,她拖着残疾的身子为它准备吃的,她对人世的善意,只有猫敢公开回报。这是何等令人心酸的经历。

  陶琴薰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子,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在这样贫困的生活中,她都要把生活的环境尽量弄得美好,干净而有情调。

  沈宁的这本书很有可读性,因为他对民国的历史资料做了详细研究,对民间风俗,饮食起居,甚至琴棋书画,都写的非常慎密动人。

  但是这显然不是作者写作的目的,沈宁为了要写这本书,在50岁生日那天,他下了决心,得到妻子的支持,辞职在家专心写作,花了3年多时间几经调整完成初稿。他是为了母亲书写,虽然在中国近百年历史中,母亲只是个极平凡的普通女人,可是她大起大落的个人悲剧人生,却真实地折射出中国社会数度变革的阵痛和民族的外患内忧。

  1978年8月13日,陶琴薰己病入膏盲无药可救。浑身皮肤溃烂,躺在鲜血和伤痕之中。这最后的日子,她还是在等待给丈夫沈苏儒开平反大会的通知。

  最后,她还劝慰儿子,她说:“英文有句话:就是乌云,也有它的金边,如果世界漆黑一片,我们还活着干什么”。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