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青春鸦片

青春鸦片

May 18, 2017, 15:14 PM

      “涛,不可以!为还没有准备好,你不许忘掉我!如果你忘掉了我,我立刻哭死去。”

  “萍,你只不过是失去一条腿,而紫菱,她失去了整个爱情。”

  这两天,借琼瑶家庭纠纷———她和平鑫涛与前妻的子女因为对失智中风的平鑫涛治疗问题,互相写公开信指责对方———我趁机复习了一遍琼瑶的对话,楼上的“涛”指平鑫涛,“萍”指《一帘幽梦》里的青萍,这些无厘头的少女心爆棚的对话,让我脸红不是一点点。

  琼瑶阿姨,你真的是这样说话的吗?我真的曾经如饥似渴,脑子搭错了似地读你吗?

  琼瑶曾经是我们初中女生的精神鸦片,时间是上世纪80年代中。当时在我们那个重点中学,读琼瑶等于读禁书,被班主任撞到,书会立刻被没收,而且家长会时她还会告状,说你有思想问题。但越禁越火,当时琼瑶几乎是唯一大陆合法出版的,柔情感性的,非官样文字的中文读物,中国古典诗词里的缱绻爱情的折磨,把我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初中女生搞得五迷三道啊。你想啊,从高小到初一我们读的小说是《敌后武工队》、《野火春风斗古城》、《青春之歌》、《红岩》,忽然遭遇《几度夕阳红》、《窗外》、《在水一方》,还正值荷尔蒙高涨,五官挪位,我们一头扎进琼瑶的怀抱,无怨无悔。

  初中毕业时到班主任家告别,在她家的走廊上看到一个三层小书架,上面满满的都是琼瑶的书,是从学生手里没收来的。那次聚会告别时,我突然发现班主任唯一的女儿,比我们小两岁的小菊,正在客厅一角聚精会神埋头读书,读的就是一本琼瑶。呵呵,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班主任没收的琼瑶终于凑足一整书架,可供女儿沉溺、浸淫:放纵的情感,没有节制的自我表达……琼瑶是我们青春期的鸦片。

  迷琼瑶是在初二到初三的整整一年,之后席慕容和三毛来了,亦舒也来了,男生开始读武侠,单一的情感表达变成语言的多重复奏,幸好有三毛的野,亦舒的都市白领的时髦反讽,香港人对钱的不二崇拜,都把我们这些小女生从琼瑶的爱情愿景里拉了出来,三观不再单一。

  对于精神鸦片,西方有个提法,叫soft porn,直译叫软色情,指脱离现实,投感官所好,让人沉迷其中,欲罢不能的书或者爱好或者主义。 按这个定义,琼瑶亦舒算得上是软色情,烹饪节目和家庭装修杂志对成年人都有软色情性质。你如果真的相信男女之爱比失去一条腿都重要,家庭摆设跟《时尚家居》杂志横封上的照片一样,你就完了。

  伍迪·艾伦写过一个故事,纽约大学的英文教授沉溺于经典文学,他太好这口了,普通浪漫都满足不了他的情怀,这哥们书读多了,要的是惊天动地的爱情,真死人的那种,比如《包法利夫人》,比如《安娜·卡列尼娜》。结果还真给他撞上了。在皇后区他遇到一个邪教心理郎中,会法术,只要花小钱,可以把你送进经典文学的平行世界,泡那些不世出的风流娘们。到了周末,教授先把老婆送到纽约的高档百货商店,“随便买吧你,绝对不剁手”。他自己一晌贪欢,溜到皇后区跟包法利夫人约会,欲仙欲死。结果他教文学班的大学生发现,不对了,包法利夫人怎么跟一个犹太小老头发生感情了呢,结果是老头泡完包法利夫人后泡安娜,日日风流在二次元,但是有次周六下午,他收到信用卡公司寄来的账单,老婆购物下手极狠,欠下天文数字的信用卡债,他气急交加,以至于搞穿越偷情时心思不集中,按错了一个电钮,他不小心作为助动词进入了西班牙语的文法书,这下天下大乱,助动词在西班牙语中变化复杂无比,这哥们在西班牙语的语法荒野里被各种需要变格的动词所追逐,不得脱身……。

  而我们这些1984年初中毕业的女生,终于由少女走进中年,在找到爱情,失去爱情的轮回里反复来过,琼瑶升级为80高龄的奶奶,虽然说话还是娇滴滴滴滴娇,但是她面对的老伴临终护理问题,子女纷争问题,是跟我们一样一样的,我并不想讥笑她的困境,我甚至在自己父亲过世后开始理解她现在的处境。就像山崖上跌落的一块小小的石头,它越滚越快最后消失在大海惊涛骇浪之中,这就是我们的青春,她已经离我们远了。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