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百日论成败?

百日论成败?——新手特朗普总统逃不过的陷阱

May 4, 2017, 15:09 PM
特朗普总统上任百日,特地选在总统胜选关键州的宾州举行集会,宣扬政绩。图为4月29日他进入宾州首哈里斯农业展览会场和博览中心(Pennsylvania

    特朗普总统上任百日,特地选在总统胜选关键州的宾州举行集会,宣扬政绩。图为4月29日他进入宾州首哈里斯农业展览会场和博览中心(Pennsylvania Farm Show Complex and Expo Center)集会现场,获得全场群众欢呼。美联社

  自从上世纪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上任之初,推出一连串新政,有效纾解经济大萧条带给美国的冲击以来,此后历任美国总统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百日新政目标,希望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史家和学者也用百日来预测新政府的执政成败指标。唐纳德·特朗普在争议声中就任总统,到今已经满百日了。

  █ 本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抗议的活动几乎从没停止过,5月1日劳工节全美各大城市举行反特朗普示威抗议活动,图为白宫前面的示威群众。美联社

 

  百日满意度 有民调以来最低

  特朗普当选之初,曾承诺要在100天内推动实施“新政”,改革决心十足。不过由于新手上任,加上反对派的掣肘,即使国会由共和党主导,他的政府至今还没有做出重大的成绩。唯一成文的法案——奥巴马健保改革替代法案因无法取得足够支持票数,在提交表决前一刻被迫撤回。与此同时,他针对部分中东国家的旅行禁令两次被美国联邦法院阻止。在对外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没有重大的外交和军事突破。而有关他竞选团队涉嫌与俄罗斯共谋影响总统大选的传闻始终挥之不去。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与《华尔街日报》4月23日公布的联合民调结果显示,40%的受访者认可特朗普的工作,54%的人不认可。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华盛顿邮报》的联合民调结果类似:42%的受访者认可特朗普的工作,53%的人不认可。特朗普成为自1945年开始有系统做总统支持度调查以来,执政满意度最低的总统。

  这也就是为什么最近白宫处于疯狂混乱状态──疯狂抢在最后一分钟之前找寻“成就”来告慰总统,并填补他的空白纪录。白宫发布了新闻稿,标题是“特朗普总统历史性成就的100天。”声称特朗普百日是自从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之后,施政成就最多的一位总统。他签属30项行政令。他的前任奥巴马只有19项、小布什11项、克林顿13项,最接近特朗普的是约翰逊总统的26项。

  白宫还表示,尽管民主党阻挠,特朗普总统与国会合作,上任百日颁布28个法律,这是杜鲁门总统之后最有成就的总统。特朗普在“阻止政府干预美国人的生活”方面比历史上任何总统做更多。《大西洋月刊》特约撰述伊莱恩·戈弗雷(Elaine Godfrey)就指出,姑且不论白宫引用的数据有些是错的,新闻稿只是反映了特朗虚张声势和自我吹嘘的特色。

  就在满百日的前一周前,特朗普突然誓言要在几天之内公开“大规模”减税计划,这个宣布甚至让他自己的幕僚大吃一惊。为了在期限之内完成,他们急忙端出一页的文件──只有要点,而且打字行距加倍,总共229字,好像是指定作业急忙完成。“这项计画”并非详尽的改革方案,只是新政府减税计画的指导原则。此外,特朗普政府并未说明减税计画对财政收入的影响如何,有无其他收入弥补或支出削减措施,如果没有,大规模减税将造成财政赤字和联邦政府债务上升,威胁美国中长期财政可持续性与经济增长。于是,怀疑者嘲笑,民主党阻碍,甚至白宫官员要讲清楚计划也有困难。

  新手两大错误 放任不管或强行推动

  《大西洋月刊》特约撰述大卫·格雷厄姆(David Graham)分析:新总统常犯错,不是企图把他们的意志强加在国会,就是放手。特朗普正犯下这两种错误,在他的两大优先立法项目。

  和国会关系愈搞愈糟是每个新总统必须经历的过程──通常是健保,特别是那些在华府政坛没什么经验的总统。

  对一位新总统所面临的两大陷阱,就像伟大的前道奇队总教练汤米·莱索达(Tommy Lasorda)形容他的棒球方法:“我认为管理就像把一只鸽子抓在手上。如果你抓得太紧,你把它弄死了,如果你抓得太松,你让它飞走了。”一位总统试图把他的理想强加给国会,但是冒著可能遭到国会议员反弹的风险──我们姑且称这是比尔·克林顿办事方法。或者,他试图放手不干预,让国会自己行动,但是所冒的风险是:由于缺乏总统的领导,国会议员可能提出他不喜欢的法案,甚至更糟,法案可能在国会通不过。我们姑且称这是巴拉克·奥巴马办事方法。

  改革健保 奥巴马克林顿都犯错

  格雷厄姆指出,特朗普目前所冒的风险是可能犯下两大错误,他的两大立法优先项目──废除奥巴马健保和税赋改革各犯其一。我们就来看看特朗普的前车之鉴。

  先来谈克林顿的问题。1993年,这位刚上任的总统,对华府政坛来说是个新人,却立马推动全面改革全美的健保体系,指定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负责。克林顿这种办事方法一开始赢得掌声,因为希拉里非常精明能干,能够迅速掌握大量材料,可以说托付对人;但是这场众所瞩目的改革最后却以失败收场。原因很多,但是最重要的是白宫企图把计划强加给国会,而且是整个健保法案要国会照单全收。这种方式激怒了国会议员,也让克林顿的批评者找到了攻击的突破口。《华尔街日报》华盛顿分社社长杰瑞·瑟伯(Jerry Seib)这么说:“比尔·克林顿总统1993年提出了一项(过度)详尽的健保计划,他的批评者对一页页、一项项数据予以严厉批评。”结果当然可想而知。

  当奥巴马在2009年上任,他也把全面改革健保列为优先项目。但是看到克林顿16年前失败的经验,他和他的幕僚──许多是克林顿时代的旧白宫官员,选择一项几乎完全不干涉的方式。前《纽约时报杂志》首席政治记者马特·白(Matt Bai)2009年6月写道:“奥巴马政府小心翼翼,不愿强加太多总统权威,或是对协商做出任何公开表态。” 

  奥巴马这项选择招来很多抨击,瑟伯在2009年9月写道:“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健保战场前线所遭遇的许多问题,有一项很简单。他在捍卫一项根本不存在的计划。”没多久,奥巴马就自己承认矫枉过正,他后来在《早安美国》这样说:“我出于好意,要让国会自主做事,不要触怒他们,可能留下太多模棱两可空间,让反对改革的人有机可乘,在电视广播上胡说八道。” 因为这样,马萨诸塞州选出的民主党国会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过世,席次改选由共和党的斯科特·布朗(Scott Brown)获胜,让民主党在国会参议院失去绝对多数,《洛杉矶时报》政治记者克莉丝蒂娜·贝兰托尼(Christina Bellantoni)写道,因为奥巴马“几乎完全从(健保法案)讨论中消失,民主党在参议院只有59席的情况下,国会领袖只好自己设去找出一条途径来通过健保法案。”

  奥巴马最后得到了他的法案,但是是个弊病百出的法案。奥巴马健保一方面弊病多到保守派可以把它妖魔化,批评得一无是处;另一方面,又无法真正达成许多进步的理想,举例来说,像将医疗补助(Medicaid)本来要全面扩大,最后变成由各州自主决定。这项随便拼凑出来的法案,从一生效开始,非常不受欢迎,反对人士指为违宪,告上法院,特朗普从竞选一开始,就以废除奥巴马健保为号召。

  为了废除奥巴马健保,特朗普却采取了奥巴马的策略,基本上采取了根本不干预的方法,只提出了几项他希望替代法案能包括进去的基本原则。一直到后来在国会立法过程,特朗普才私下干预,邀请议国会员到白宫商谈,做最后一分钟的劝说,希望展现他撮合交易的杰出才能。在白宫的商谈中,为了表示放手让国会自主,他还宣称他是100%支持众议院的健保计划。但是结果失败了──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没法获得足够的票数来通过法案,被迫撤回。

  当然除了远距操控之外,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方法有一些明显的不同。有一点不同是,特朗普建议的原则,如保留奥巴马健保受欢迎的条款,并保证同样或更大的覆盖范围,基本上是不可能在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的。另一点不同,特朗普在白宫人员没有完全到位和缺乏经验的情况下,试图要在两个月之内完成。相形之下,奥巴马有个庞大的资深国会议员组成的团队来替他打理,也等到上任14个月后法案才通过,还几乎失败。(失败的克林顿计划也花了好几个月才出台。)

  特朗普在废除奥巴马健保的一仗失利,让他感到焦头烂额。政治网站Politico报道了一项幕后消息,几名政府官员说,特朗普告诉他们不要把国会的琐事都留给瑞恩和其他人,还有他终于了解到健保改革挫败对于他其它的议题有多大的伤害。

 

巴拉克·奥巴马(左)和比尔·克林顿总统可以做为特朗普的前车之鉴。美联社

 

  特朗普税改 只有原则 没有细节

  现在特朗普继续前行,先从税赋改革著手,端出受人瞩目的一整套减税方案,没有事先征询国会领袖的意见。“我们没听取其他人在税改上怎么说。”一名资深政府官员说,指的是瑞恩。

  换句话说,特朗普打算矫枉过正,从完全不干预,到另一个极端,克林顿的方法──强加给国会。

  但是事情可能变得比健保的溃败更糟。首先,税赋改革可能甚至比健保复杂。共和党对废除奥巴马健保有一致的共识,即使他们对于要如何取代意见有分歧。第二,不像健保争议,白宫可能还没准备好要硬干。采用放手不干预的好处之一是,你不用知道你在干什么,采用干预的方法就不是这样。特朗普政府有著当年克林顿白宫的雄心壮志,但是更加没有经验,加上匆匆忙忙,短时间就要上马。

  而且,政府官员称它是“我们的计划”其实是夸大其词。白宫4月26日公布的减税蓝图,总共才一两百个字 。它基本上是特朗普在去年竞选所提出的计划,但是如果特朗普或任何他的幕僚能实质补充这个计划相关细节,让讨论焦点变成法案也还好,但是他没有展示这种能力。当特朗普前一周宣布有项计划4月26日要出台,连他的幕僚都吓了一跳。同时众议院似乎和特朗普的计划南辕北辙 。例如,众议院权力极大的筹款委员会主席凯文·布拉迪(Kevin Brady)鼓吹课征边境调整税(border adjustment tax,对企业的入口产品征税,但不对出口征税),但是白宫不支持。

  当然一位总统即使知道他在做什么并将相关细节准备好,都还不能保证成功──这是希拉里能告诉特朗普的前车之鉴。回顾1993年推动的溃败,她后来写道:“我们最严重的错误就是企图做太多事,做得太快。” 

  执政百日肺腑之言 当总统不容易

  执政满一百天,唐纳德·特朗普似乎再度遭受总统地位焦虑症的严重折磨。在公开场合,他努力装作冷静,极力坚称,坚称再坚称,他不在乎“头一百日”的衡量标准。特朗普称把百日当作里程碑非常“荒谬”和“武断”,是一种无意义的媒体偏执。还有,媒体对他的评论从来没有好话更让他恼火。最好的证明就是总统在推特上面充满怨恨的反馈,像他最近就发泄一番:“这个荒谬的百日衡量标准,不管我做再多──的确很多(包括最高法院),媒体都会一笔抹杀。”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发飙,从竞选以来我们就不断看到:甫获共和党提名,就对伊战阵亡土兵的父母反唇相讥;一当选总统,就抱怨希拉里恭贺不够诚意;在政权交接期间,和名人大打口水战,声称投票舞弊确有其事;一宣誓就任第45任美国总统,接下来的周末就对媒体报道参加就职典礼的群众人数创新低而大怒。

  《大西洋月刊》特约撰述麦凯·科潘斯(McKay Coppins)分析:特朗普是纽约市皇后区出生的亿万富翁,一生都在追逐鄙视他的社会精英的认可。他每一次达到成功,他抱著希望,希望终于能让怀恨者的杂音安静下来。当他了解到他们还在嘲笑他,他就不客气地反击。现在考虑到特朗普打开他的电视可能看到的:总统历史学家讨论他的头一百天是前所未有的失败、民调显示满意度是史上最低、专家形容总统职位是被无能的人所掌控。考虑到他过去的言行,再度发飙恐怕是不可避免的。

  与此同时,特朗普似乎对总统工作已经不抱幻想,至于历史定位更是奢望。特朗普日前接受路透社访问表示:“我喜欢我以前的生活,我在许多事情上面一帆风顺。”特朗普告诉路透社,当总统“比我以前的工作繁重,我原本以为会比较容易。”他还告诉路透社记者,他“确实很怀念过去的生活。”

  (编译自TheAtlantic.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