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南北卡首页/他当农民这一年——踏访周长河的北卡华农生态有机农场

他当农民这一年——踏访周长河的北卡华农生态有机农场

May 4, 2017, 13:06 PM
周长河在大棚里,上万株菜苗等待移栽。

周长河在大棚里,上万株菜苗等待移栽。

  【侨报记者毛苌子报道】4月27日,与北卡华人企业协会会长程灿东先生相约去访周长河教授的农场,走一段40号州际公路,穿过历史悠久的小镇Hillsborough,再走十几分钟,拐进一段野草将底盘擦得沙沙响的泥路,远远望见坐在拖拉机上招手的周教授,目的地——华农有机生态农场就到了。

  到的时候已是上午10点,站在如锅底反扣的农场中间极目环顾,仿佛置身被绿树合围的“孤岛”,听不到人喧狗叫,却闻“鸡鸣桑树颠”,难怪周教授跟人说过,在这里劳动一段时间,会感到身上非常轻松愉快。

  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2001年以该校教授身份来美访学的周长河,将农场起名“华农”,出于对母校的感恩和牵挂,从字面上也正好打出了“华人农场”的旗号。“去年4月30日办好过户手续进入农场,差几天就整整一年了,每天不知不觉就干到下午6点,不得不回家了,总觉得没干够。”他说。

 

草地上圈出流动养殖场,养禽畜,肥菜地。记者毛苌子摄

 

  20英亩的天然“实验室”

  顺著老周的手指,可以用视线勾画出农场的范围和组成——22英亩的面积,除开一小片树林其余都是旱地,目前开垦出来种菜的大约4英亩,今年全部种植面积不会超过4英亩,其余的地方种草和绿肥作物养地,为轮作预留空间。

  俗话说,春争日夏争时。正当春夏之交,因为刚下过两天雨,地被泡得太软,不能用拖拉机带动专用种植机械移栽,跟他一样黑瘦的妻子,跟我们打过招呼,就忙著去移栽菜苗。

  农场上有一间大棚,里面摆满了托盘,育出的菜苗郁郁青青,有的长出一尺高。老周说,这里有十几种番茄、十几种黄瓜,还有西瓜、甜瓜、丝瓜、秋葵,有汤菜、辣椒、茄子、艾草等,多达上万株。这些品种都是近年来花了好多时间和精力自己选育和从中国引进的优良品种,同一种菜为什么要想方设法搜集这么多品种?老周的用意是,看这片地到底适合哪种蔬菜?看从中国引进的品种能不能适应美国的土壤、气候?

  蔬菜专业科班出生,又在美国从事15年植物抗病分子生物学研究的周长河,可不是普通农民,他把这片土地当成了有机农业“实验室”。他还计画和美国一些大学和研究所合作研究生态有机农业相关理论和技术问题。

  去年拿到这块地时,地上长著1米多高的野草。他买来一辆手扶拖拉机,将撂荒多年板结的土地,一点点翻犁出来。辟出一角做菜园,种西瓜、笋瓜、黄瓜,3个月后就收到果实了,因为没有加任何肥料,“长得不好看,但是味道特别鲜美。”去年冬天,他将所有地翻整出来,播下燕麦、小麦、三叶草、紫毫等固氮、固磷植物。今年开春全部长出来了。除了要收一部分小麦,其它的他计画就在这几天打碎在地里做天然肥料。

  有机肥的另一来源,是植物堆肥。老周说,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公司,买回5车堆了7年的树叶和打碎的树枝。既然灿东和我找上门来,他也不客气,开著拖拉机铲过来几斗,指挥我们匀撒在一块地里,提供养料的同时,还抑制野草生长。铺好木屑,他教我们种了两畦生姜,一畦九层塔。

  躬耕1年所学比过去10年还多

  “做农业科研和真正做农民很不一样,碰到很多问题逼著我去自学、去解决。”老周告诉我们,“过去一年我学到的东西,比以前在实验室10年学到的都多。”

  比如,为了提高效率,今年花2万美元购置了拖拉机,要学著如何操作铲运,如何拖带专用的打草机、覆膜机、种植机;机器坏了,还得自己学著修好。

  还有,农场的地属于沙土,比较松软,有利于很多作物生长,但这种土质不怎么保水。他在附近一口池塘安上水泵,连通洒水、滴灌设备,解决了灌溉问题。

  再比如,防虫,他也是边学习边试验边求证。他说:“这世上没有害虫,只有虫害,就是某种虫多了,变成祸害了。虫害发生的原因是人类对自然生态干预的太多, 破坏的太严重。”为了尽可能保持自然生态,他将爬藤蔬菜的菜畦拉开距离,中间任由野草生长去养虫子。

  经过已移栽土豆、西瓜、南瓜、黄瓜的那片菜地,老周说,眼下菜苗还小,鹿群和野生火鸡更喜欢吃青草。过段时间菜长起来了,必须围上篱笆防止它们来捣乱。这个篱笆安装工程,老周做了一截。他安排我和灿东接著进行,在农场边界每隔30英尺打一根8英尺高、用来固定塑胶网的铁桩。

  一个人手提沉重的打桩套筒爬上架梯,另一个人配合著将铁桩放进套筒确认桩位,架梯上的人再使劲将桩打土里。我们轮换作业,打进大约20个铁桩,手就累得举不动打桩套筒了。而老周说,前面那些桩,是他一个人两只手搞定的。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别看老周身材不高,瘦,他的体验是,干完头一个月,腰酸背疼的感觉就完全消失了;经过这一年的“速成”,农具、农机操作得溜熟,独立作战的能力更强了。

 

温驯的山羊热情欢迎客人到来。记者毛苌子摄

 

再困难也不愿让别人插手

  老周和太太6、7点钟下地,干到下午1点多了,周太太才端著一捧刚从地里掐来的油菜,用车上带的桶装水洗干净了,然后点著煤气炉,下了一大盘青菜鸡蛋面。

  看著、闻著、尝著真正地道有机蔬菜和草地散养鸡所下鸡蛋的色和香,那种享受劳动成果的喜悦荡气回肠。

  一年多前,周太太在丈夫供职的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工作,她说是她“极力鼓动”丈夫兴办农场,然后随他一起辞职变成农民,面朝黄土,早出晚归。可周太太说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头3年是最难的,许多事情要同时开始,会累一些。”老周初略盘算,“还要买一台大拖拉机,省下卸这个、装那个倒腾的时间,提高工作效率;要打口井,灌溉、洗涮不能总靠池塘;要接电,要做房子,让朋友来了有个地方坐坐……”

  活,多得干不完,钱,还需要大量投入,可老周坚决拒绝许多人递来的橄榄枝:“第一,老板投入了就要求回报,会跟我的理念发生冲突,这是我不能接受和容忍的;第二,还处在摸索阶段,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把种植面积控制在多大规模才能确保生态基本不受影响,确保有机农场可持续运转。”

  赚钱的门道很多,有机农业顺应人们追求健康饮食的需求,大有可为,但周长河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说起化肥、农药,他神色立马露出切肤的痛恨。眼前这片农场,倾注了他所有的热情和期待,他藉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并要用这里的出产提高他人的生活品质。按照老周的生态有机理念, 现在的有机蔬菜标准还是太低了, 允许使用的生物来源的农药,同样对人体有害或者现在还无法肯定是否有害,尤其是对儿童的影响, 很少有人研究。

  地里的油菜、中国大蒜已成熟,可少量出售。老周夫妇委托灿东带给预订的朋友。而为答谢我们的到来,老周给我们一人一个袋子,让我们到草地上去掐用作植物肥料的豌豆尖,能掐多少掐多少。

  “采采豆尖,薄言掇之,薄言捋之……”手指感觉到幼嫩禾茎渗出的汁液,心里油然响起一个遥远的声音:“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