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从“不见天日” 到“悠然见山”——美国的清污治霾战

从“不见天日” 到“悠然见山”——美国的清污治霾战

Feb 3, 2017, 12:06 PM
上世纪40年代洛杉矶是“最雾霾之城”,天际线被烟雾遮掩,灰蒙蒙、雾茫茫一片。网路照片

    上世纪40年代洛杉矶是“最雾霾之城”,天际线被烟雾遮掩,灰蒙蒙、雾茫茫一片。网路照片

  新年伊始,北京环境保护中心即发出红色预警:空气将达6级严重污染级别,也即“危险级”。多年来,中国空气污染状况一直令人忧虑,2017年似应更加重视解决这一有关人民身体健康的大问题,而美国70多年来空气污染方面的教训、为空气洁净所作的长期努力显然值得参考、借鉴。

  █文/陈安

  天使之城洛杉矶 曾经是雾霾之城

  让我们从上世纪40年代洛杉矶这个美国“最雾霾之城”(the smoggiest city) 说起。当年的这个“天使之城” ,哪里有天使降临,每天都是烟雾漫天、阴霾重重,市民哪能受到天使保护,许多人感染眼疾、呼吸道疾病、肺癌,有些人病重丧生。我们从当时留下的照片上可以看到:烟雾如灰色大毯子笼盖市区天际线;楼房、街道、汽车被烟雾遮掩,灰蒙蒙、雾茫茫一片;有的行人戴著状如驴头的防毒面具;有人在电影院前兜售标有“干净沙漠空气”的气球。

  二战期间,洛杉矶人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不仅有国外敌人,而且还有国内敌人── 雾霾。但洛杉矶的“内战”──反雾霾之战进行得并不顺利。起初洛杉矶政府把“雾灾”归咎于一家化学工厂,该厂暂时关闭,但毒气侵袭现象并未终止,后来,先后成立的烟雾委员会、空气控污办事处和应聘的专家一起调查研究,结果显示烟雾来源很多:喷烟的火车头,烧柴油的卡车,全市的垃圾场,焚烧碎木的锯木厂,各家后院烧垃圾的焚化炉,等等;另又明确指出,烟雾问题不是洛杉矶一个城市所能解决,而要靠洛杉矶县的其他45个城市联合防范。接著,便出现了美国第一个拥有广泛权力采取空气控污措施的管区──洛杉矶县空气污染控制区(Los Angeles County Air Pollution Control District,简称APCD),从此,空气控污措施一项项制定出来,要求严格实施。

  在认识到雾霾中的主要成分是地球表面层的臭氧,而臭氧是工厂排出的碳氢化合物、汽车废气中的二氧化碳在紫外线照射下发生“光化学反应”的结果后,洛杉矶县控污管区便于1953年作出如下规定:消除炼油和燃料添加过程中的渗漏、气化现象,以减少碳氢化合物的散发;建立汽车废气标准;柴油卡车和公车改用汽油;重污染工业减缓发展速度;禁止焚烧垃圾。

  50年代,洛杉矶人逐渐认识到汽车大量出现对空气造成的严重危害性,因此把汽车列为“头号公敌”。1959年,加利福尼亚议会终于成立机动车辆污染控制委员会,并定下一个首要目标:“把汽车整干净”,要求安装催化式排气器,减少汽车尾喷管排气量,最后达到废气“零排放”这一目标。1970年,国会颁布“清洁空气法” (the Clean Air Act),有利于促使加州汽车业既要“把汽车整干净”,又要“把燃料整干净”,也即要减少汽油中的烯烃和铅的含量,减少烯烃,就能减少与废气中二氧化碳相混产生的臭氧;减少铅,可以减少导致人体残疾、儿童脑子受损的危险性。

  由于受到汽车制造商的强力抵制,不少控污措施实行不力,进度缓慢,但到了80年代,洛杉矶市中心地面层的臭氧确实在逐年减少。1986年,管区负责人、“战污染干将”詹姆斯.伦茨果敢提出“空气品质管制计画”,要求汽车公司制造“干净的”汽车,最后均应生产零排放的电动汽车,取得了明显效果。

  2012年,美国《地球物理学》杂志报道说,经多年来采取各种有力措施,目前洛杉矶汽车废气排放量仅为60年代的1%,60年代住在洛杉矶的人,瞧不见附近的山,今天,天使之城的居民们终于可以悠然见山了。

  洛杉矶县有一份关于50年反雾霾之战的总结报告,其结尾写道:“为在不久的将来达到空气品质的新标准,我们至少应该像40年代的市民和官员一样具有强烈的责任感,当时他们首度决定要做些事儿,以对付那个威胁我们城市、被叫做‘雾霾’的可怕东西。”

  宾州工业小镇警讯 国会立法遏阻空污

  从美国全国来看,40年代末空气污染问题开始得到重视。1948年10月,宾夕法尼亚州工业小镇多诺拉连续5天被浓密的烟雾笼罩,全镇1.4万人口中有6000人得了呼吸道疾病,有20人、近800只牲口死亡。原因甚为清楚:多诺拉位于山谷,设于该镇的美国钢铁公司锌厂和美国钢丝厂,每天都散发含有大量二氧化硫、二氧化碳的烟, 在气温较高、空气不流通的情况下,那些有毒的烟与雾霭相混合,形成很厚的气味辛辣的浅黄色烟雾,在多诺拉上空滞留不散,造成了这场空气污染灾难。

  多诺拉事故诉讼案的审理持续了多年,美国钢铁公司起初甚至荒谬地声称此事故是“上帝的行为”。但不管怎样,这一事故有助于促进全国的清洁空气运动。国会先于1955年制订空气污染控制法,1963年制订清洁空气法,1967年通过空气品质法,但直至1970郑重颁布新的清洁空气法, 才将空气污染问题提到紧迫日程上来。

  由尼克松总统签署的1970年清洁空气法的内容大致如下:要求制订全国性空气品质标准;限制散发有害气体的两种来源,一种是固定的(如工厂),另一种是移动的(如汽车);扩大控制有毒空气污染计画,对189种有毒污染物质严加控制;控制酸性沉积物(酸雨);制订全国大气层空气品质标准;制订控制汽油散发标准,要求使用新配方的汽油,减少汽车、飞机散发的废气等等。

  环境保护署认真执行清洁空气法,为敦促民众真正重视空气污染问题,他们组织讲座,散发材料,希望人们知道更多有关空气污染的知识,如:空中密布的雾霾是人类健康的杀手,许多“阴天”其实并非真是云层密布、不见阳光的阴天,而是因空气中悬浮著大量的烟、尘等有害微粒而形成的浑浊现象;当年在英国“雾都”伦敦,那雾并非都是水蒸气凝结成的微小水滴,而是煤气、煤灰与雾的混合,当时伦敦家家户户都用煤炉、壁炉,因煤气、煤灰四散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在1952年一年内竟因此死了3,000多人;如今在美国,每天几乎有2.32亿人驾驶各种型号的汽车,把大量温室气体散布到空气里;每年有33.5万名美国人死于肺癌,就是空气污染的直接结果。

  美国政府先后制定的多项控污法产生了良好效果,过去40多年内空气中的烟雾确实显著减少。然而,不断出现的新情况说明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是一场持久战,如今各地空气中依然普遍存在三种主要污染物,也即构成雾霾的三种主要成分:碳物、地面臭氧和汞,其主要散发源是燃煤发电厂、炼油厂、水泥厂、钢铁厂和油漆化工厂等。 这些年来,奥巴马总统和环境保护署格外重视解决空气污染问题,通过立法对全国空气品质不断提出新要求,如2007年新法规,要求控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散发量;2012年汞法规,要求燃油、燃煤工厂将汞的散发量减到最低程度,指出这种神经毒素对儿童、胎儿和孕妇的毒害尤其严重,也污染土地和水;2013年,为今后要建的发电厂规定二氧化碳污染标准。

  尤其令人注目的是,2014年环保署根据奥巴马提议制定“好邻居”法规,要求各州采用先进的“洗净”技术控制烟囱工业污染,控制形成雾霾的化学物质,尽快减少燃煤工厂、发电厂散发的废气,以保护处于下风的州不受上风州污染空气的影响。根据这一法规,处于“铁锈地带”(即中西部逐渐衰落的工业地区)和阿巴拉契亚山区的28个州,如俄亥俄、密西根、肯塔基等,在西风吹刮时不可将其空气中的燃煤废气刮到东海岸的纽约、康乃狄克等州。环保署指出,由西向东的风很容易把中西部各州空气中的煤烟、雾霾刮至东海岸,这种烟雾会使人罹患哮喘、肺病,甚或早亡。

  反对人士不满提告 最高法院挺环保署

  共和党、煤炭工业界及中西部好多州都反对这项法规,称此为环保署发动的“反煤炭之战”,并立即进行反击,上告到联邦最高法院。他们说,奥巴马政府给了环保署太多的权力,给了污染州太重的经济压力,许多老工厂将不得不关闭,许多工人将会失业。。

  令反对者失望的是,最高法院结果以多数票支持环保署这一新法规。女法官金斯伯格在裁决中写道,在控制跨州污染问题时,立规者是要考虑到风向的多变性,“有些污染物固然会停滞于上风州的边界,但风也确实会把污染物刮至下风州。” 法官斯卡利亚否定这个规定,说是有些州没有能力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就让各州“各尽所能”吧。《纽约时报》记者讽刺他说,“各尽所能”是《哥达纲领批判》里的话,斯卡利亚是在演绎马克思主义呢。

  近几年来,一场关于化石燃料的大辩论在美国进行得甚为热烈。化石燃料(fossil fuels)是一种碳氢化合物(即“烃”),其中包括广泛使用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天然资源。在钢铁厂、发电厂、炼油厂遍布的地区,在街道、公路、汽车密集的地方,化石燃料的废气散布空中,经过光化学反应形成臭氧,所有有毒颗粒物可以组成遮天盖地的雾霾,其毒素使人罹患各种疾病,甚至过早死亡。这种现象同时产生温室效应,因大气中二氧化碳、甲烷等气体含量增加而使地球表面升温变暖。环保人士都要求大量减少化石燃料,大力开发风力、水力、太阳能和海波等再生性能源,也有人主张重新重视核能,建更多核电站,有人则以先前发生过的核泄漏事故为由反对。

 

匹兹堡从昔日的黑暗钢都蜕变成今天山青水绿的高科技中心。网路照片

 

  昔日黑暗钢都 今日科技中心

  在关于化石燃料的大辩论中,环保人士以匹兹堡为例,说明我们的环境可因大量烧煤或少烧煤、不烧煤而呈现不同的状态。

  匹兹堡是宾夕法尼亚州西南部大城,自然资源丰富,有三条河流在此交汇,又早有铁路与各地相通,所以工业发展较快,1875年便开始生产钢铁,1911年钢产量占全国一半,二战末期,匹兹堡一家钢铁公司的钢产量就两倍于苏联全国的钢产量。全市产钢鼎盛时期共有300多家与钢铁生产有关的公司、企业。然而,这个“世界钢都”、“世界工厂”就因大烧煤炭、大炼钢铁成了昏暗的“烟雾之城”、“开盖的工业地狱”。煤炭是匹兹堡的主要能源,钢铁厂、炼油厂烧煤,70多家玻璃厂烧煤,火车、汽船烧煤,家庭烧煤,整个城市烧得乌烟瘴气,空中布满灰黑色烟雾,河流也被工厂废水污染。     

  上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初是匹兹堡“最黑暗”时期。由于烟雾笼罩,每天上午10点左右“夜色”就降临全市,就要开街灯。可当时不少人愚昧无知,认为那些从高烟囱中冒出的浓烟是生产力和繁荣的象征,甚至觉得烟雾对人的肺脏、对作物生长都有好处,有些人还写诗作词歌颂烟雾,这些现象后来都被传为笑柄,匹兹堡的“黑暗历史”也就成了所有缺少环保的城市的警世故事。

  英国著名小说家特罗洛普早在19世纪60年代就游览匹兹堡,他的游记写得显然有点刻薄:“匹兹堡无疑是我见过的最黑暗的地方,那里风景如画,连那些不洁之物和不可思议的黑暗也美丽如画。当我伫立观望那些几乎像夜色一样游荡全城的煤烟时,我觉得我先前从未像现在这样爱烟雾和脏物。”

  笔者几年前曾游匹兹堡,见到的已是它的新貌,一个全然不同的匹兹堡。上世纪80年代,由于全美国的“非工业化”,也因与其他国家竞争不力,匹兹堡的钢铁工业日渐凋敝,钢铁厂纷纷倒闭或外迁,高烟囱被拆除,整个城市经济开始转型,转而大力发展电脑科学和生物技术,至90年代便从“钢都”变成了高科技中心和地区医学之都。整个城市的环境也焕然一新,空气清洁而不再有煤气和烟味,河水干净而不再呈褐色或青色。人们所看到的不再是特罗洛普笔下“黑暗的美丽”,而是阳光、蓝天和白云下面由阿勒格尼河和孟农加希拉河交汇而成的美丽的“金三角”,三角尖端绿草如茵的公园,喷射200英尺水柱的喷泉;还有散发著浓郁文化气息(而非煤烟味道)的福布斯大道,那里集中著该市著名的大学、博物馆、图书馆、剧院和音乐厅。

  匹兹堡的巨变固然是市政府和人民数十年内努力控制污染、保护环境的成果,而钢厂倒闭、不再大量烧煤,显然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钢铁工业的衰败并未使匹兹堡衰落、破产,却使它另辟蹊径,经济转型,进入了以医疗保健、科技、教育和金融服务为中心的现代化新阶段。

  川普“新人新政” 走上倒退的路?

  奥巴马政府果敢地实施一系列重要的环保措施,成绩彰显,意义重大。但新总统川普显然会在环保问题上走倒退的路,他认为“气候变化”是“中国人整出来的骗局”,所以漠视环保,所任命的环保署署长普鲁特竟是一个历来最坚决反对奥巴马政府环保署的人,他原是俄克拉荷马州司法部长,竞选此职位时用的钱主要来自石油公司,所以也最坚决反对限制使用化石燃料。由此更可见,美国的反雾霾之战是一场持久战。看来已经宣布将推翻奥巴马气候问题核心政策“气候行动计划”,曾称气候变化是骗局的川普政府真要在环境保护方面倒行逆施,历史将留下他们危害人民身心健康的可耻记录。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