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美国史即移民史——川普应补修的历史课

美国史即移民史——川普应补修的历史课

Jan 13, 2017, 13:05 PM
矗立在纽约港的自由女神像,高举著自由的灯火,欢迎来自各国的移民。网路照片

矗立在纽约港的自由女神像,高举著自由的灯火,欢迎来自各国的移民。网路照片

  美国历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奥斯卡·汉德林说:“我曾经想写在美国的移民的历史,后来发现移民就是美国历史。”

  █文/陈安

 

复制1620年清教徒移民所乘坐的木帆船“五月花号二号”,目前停泊在普利茅斯港。网路照片

事实上,美国的历史确实就是移民的历史。从1607年乘坐“苏珊号”等三艘木帆船抵达詹姆士城的104名英国男子和男孩,1620年乘坐“五月花号”木帆船抵达普利茅斯的102名英国清教徒,到今天许多持临时绿卡飞抵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中国人、菲律宾人和印度人,无一不是移民。所谓“美国人”,除了印第安人外,从首任总统华盛顿到现任总统奥巴马、当选总统川普,也无一不是移民的后代。连对印第安人,也有一种说法,说他们的祖先是5000年前从西伯利亚通过“白令陆桥”迁移到西半球来的,其中有些还与汉族华人有密切关系。

  德国后裔 拜美国之赐发财

  唐纳德·川普显然欠缺基本的历史知识,不知道美国的历史就是移民的历史,所以一参加总统竞选就摆出一副白人至上的倨傲态度,扬言要筑边界“长城”,要遣返数百万无证移民,拒收中东难民,要取消自由贸易协定,不许本国企业跨国,要给外国商品课重税;奥巴马总统保护移民的行政命令,他矢言要统统废除。

  这位当选总统历来为自己是美国地产大亨自鸣得意,显然忘了自己也是移民的后代,他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原先都不是美国人,都生在欧洲,他父亲是德国后裔,母亲是苏格兰后裔。他应该知道,除了他的出生地有很多德裔纽约客,他还有很多德裔同胞四散在美国各地,更有五个“德国大城”:华盛顿州的莱温沃斯,密苏里州的赫尔曼,德克萨斯州的弗雷德里克斯堡,密西根州的弗兰肯默斯,爱荷华州的阿玛纳。德国城的旅游公司像川普一样会做生意,能写出很吸引人的广告词,如:“德国!啊,德国!假如今年你不能去欧洲旅行,却特想穿上巴伐利亚的皮短裤过瘾,那你就到分布在美国各地的德国城去,在那里寻欢作乐,那儿有富于魅力的旧大陆风情,还有非常好喝的啤酒,又醇又甜的红葡萄酒,各式各样的香肠、肉卷。”

  川普应该想一想,像他那样把移民挡在国境之外,拒收来自叙利亚等国的伊斯兰难民,他能当得像一个美国总统吗?他能有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那样的胸怀吗?能像他那样在二战时期接纳大批遭德国纳粹蹂躏的犹太难民吗?美国还能有爱因斯坦、奥本海默、费米、希拉德这样一批德、意、匈的大科学家吗?美国还可能有“曼哈顿计画”,造出击败日本法西斯的原子弹吗?

  这位当选总统,请别忘了,弗雷德·川普,这个德裔地产商,你的父亲,也就是在美国,在二战期间,靠给美国海军造营房发了财。如果他留在德国,在希特勒丧心病狂穷兵黩武的情况下,他还能成为大地产商,又让你成为富二代吗?

  美国这个移民国家真是有大恩于川普家族,──四代人生活于斯,发财于斯,又给了老年的唐纳德一个年轻的第三任妻子、模特儿梅拉尼娅,她是斯洛维尼亚人,本世纪初美国给了她绿卡,几年后又给了她美国护照。川普扬言要给来自中国、墨西哥的商品抽惩罚性重税,不知他的“川普模特儿管理公司”引进外国时装模特儿来美国表演时,是不是也要课以重税?

  曼哈顿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楼现在成了“纽约白宫”,笔者真希望他与选定的内阁人员一起坐下来,在去华盛顿赴任前补读一些美国史,也即移民史。

  作为共和党人,1864年的党纲是一定要读的:“过去为我们国家大大增添财富、发展资源、加强力量的外国人入籍,所有国家受迫害者的被庇护,都应由自由公平的政策加以促进和鼓励。”

  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对美国革命女儿会说过的话是需要重温的:“记住,永远记住,我们所有人,尤其是你们和我,都是移民和革命者的后裔。”

  川普觉得自己与里根总统甚为相似,这倒不假。里根原是所有美国总统中唯一离过婚的人,现在,曾两次离婚的川普成了“唯二”之一。川普会说,1986年,里根为保护边境安全签署了“移民改革与控制法”,所以他要学里根,要在美墨边境筑墙,可他淡忘或故意不提的是:里根签署的法律使近300万无证移民合法化,又成为2006年小布什大赦无证移民的法律根据。              

  民主党人的话也要参考参考,民主党参议员赫伯特·莱曼就说得好:“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正是移民们把他们双手的技能和大脑带到这片国土,把这个国家变成一座所有人的机会和希望的灯塔。”

  多元人才 构成国家特色

  川普从小在纽约长大,却没像老、小罗斯福和奥巴马那样去上一上哥伦比亚大学,不过,现在他可把哥大地球研究所所长斯蒂文·科恩教授请到川普大楼,听他谈谈移民对美国的重要性,他会告诉他:

  “什么是美国在世界市场上长期的独特作用?我们将是一个以脑力和创造力为特色的国家。我们需要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创造和科学天才,欢迎他们到美国来。我国所提供的自由不仅仅是政治原则,而且是一种经济资产。我们的生活、娱乐、教育方式和自然资源可以把这里变成地球上生活、工作和游玩最佳之处。纽约市是这一概念的有力佐证。从皇后区的缅因街到布朗士的大康考斯大道到百老汇大街,──这些我正在观察的街道都说明这个城市是在许多代移民的智慧、膂力和干劲上建设起来的。”

  奥巴马总统于2012年发布行政命令实施“年轻无证移民暂缓遣返”,可使74万名小时候来美国上学、后又在美国工作的“梦想生”留在美国,这些“梦想生”中就可能有“最优秀的创造和科学天才”,川普难道真忍心要遣返他们吗?

  假如在川普大楼里读书、讨论不一会儿就感到困倦了,我们的总统当选人不妨带他的内阁成员就近去一趟纽约港自由岛,──反正他有直升飞机,方便得很,再去瞻仰一下自由女神像,再读一读镌刻于女神像基石上的犹太裔女诗人爱玛·拉扎勒斯的诗句: “把你们的疲劳者、你们的穷人交给我,…… 把那些无家可归的饱经风霜的人,一齐送给我,我站在金门口,高举著自由的灯火!”

  还可以听一听女作家玛丽·迈克布莱德瞻仰自由女神像之后的感想:“是的,在这里我们已经有很多疲劳的穷人,但我们有很多山脉、河流和森林,很多阳光和空气,让疲劳的人休憩。……所以把他们交给我们,多多益善,──我们可以接纳,可以照顾他们。”

镌刻于女神像基石上的犹太女诗人爱玛·拉扎勒斯的诗句。网路照片
镌刻于女神像基石上的犹太女诗人爱玛·拉扎勒斯的诗句。网路照片

  移民贡献 造就世界强国

  川普应知道“曼哈顿的儿子”、大诗人惠特曼,或许也读过他的《草叶集》,在《美国在歌唱》那首诗里,“机器匠、木匠、泥瓦匠、船夫、水手、鞋匠、伐木者、犁田者……” 都在歌唱,而所有这些人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及其后代。诗人汤玛斯·奥尔德里奇在《未设防的大门》一诗中所提到的人,那些来自伏尔加河、鞑靼草原和黄河的人,那些马来人、赛西亚人、条顿人、塞尔特人和斯拉夫人,也无不都是移民。作为德裔移民后代的当选总统,川普千万不要忘了每年还有很多移民要来,你该像自由女神一样高举手臂欢迎他们(不仅欢迎美女模特儿),可别咒骂他们是“罪犯”、“强暴犯”,把他们挡在门外或驱赶出去。

  各国移民带来了不同的语言、文化、宗教、食品,使美国既成了各种民族、各种文化聚合交融的熔炉,又成了保持多元文化、色彩丰富的马赛克。年复一年,由宽松的移民政策所吸收的大批劳动力、有技能的工人、农民,所接纳的一批批知识份子、科学家、工程师、艺术家,构成了美国的优势,构成了非移民国家所无法取得的雄厚财富。美国就是这样由一代代移民及其后裔建设、发展、繁荣起来的。移民们的勤奋劳动、刻苦工作,他们的创新精神、创造能力,使美国这一年轻国家超越许多历史悠久的国家,在经济上和文化上都迅速发展,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强国。

  在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当代,世界各国的科技人才更是目前美国移民局青睐的对象,在美国深造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外国留学生也最易留下定居,因为他们的科学和数学成绩要比美国学生好得多。美国有识人士们认识到,美国现在缺少的不是廉价劳动力或普通技术员,而是需要更多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人,这就需要更多移民,更多高科技人才和文化精英。 

  排外反华 不能重蹈覆辙

  历史的覆辙一定不能重蹈,即将入主白宫的川普应重温某些历史事件。

  早在1789年,美国国会通过不得人心的“外籍法和惩治叛乱法”,规定延长外侨

  在归化前必须在美国居住的年限,授权总统驱逐危及“美国和平与安全”的外侨、在战争时驱逐敌对国外侨。后来,肯塔基州议会、维吉尼亚州议会于1798年分别通过决议案,指出国会通过的外籍法和惩治叛乱法违反宪法,并称在联邦政府权力不断增强的危险情况下,各州可以拒绝执行联邦法令。这两个州的决议案分别由杰弗逊和麦迪逊起草。

  二战期间,美国犯了实施“敌对外侨法”的错误。1942年日本突袭珍珠港后,罗斯福总统签署一项行政命令,要求所有日侨全部撤离西海岸地区,结果有12.7万名日本人被迫迁至加利福尼亚、爱达荷、犹他、亚利桑那、怀俄明、科罗拉多和阿肯色等州,分别住进10个围有铁丝网的拘留营。第一代日本移民(称为“Issei” )丧失了财产和尊严,生于美国的第二代日本移民(称为“Nisei”)被剥夺美籍。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迫害移民事件之一,有历史学家称之为“恶名昭彰的侵犯公民自由行为”。美籍日本人经过多年申诉、抗争之后,美国国会才于1988年宣布给每个幸存的拘留营人员赔偿两万美元。 

  美国华侨更是长期受歧视、排斥。在19世纪中期移民自由期进入美国的华人,在加利福尼亚淘金热中追逐过发财致富之梦,在美国西部的铁路建设和农田垦殖中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们的善良、勤劳品质也给大作家马克·吐温以及许多美国人留下了好印象。但由于在不少美国人中存在反华情绪,也由于大选期间两大政党在政策上激烈角逐,国会于1882年通过《排华法》,规定10年内任何华人都不准进入美国。尽管规定10年,可后来一再延长年限,直至1943年该法案才被废除,所以排华实际上排了61年之久,直至2011年、2012年,国会参议院、众议院才先后为《排华法》公开道歉。

  在排华期间,不少试图入境的华人遭到了非人待遇。最典型的是1910年设于旧金山湾天使岛的移民营,许多华人被长时间羁押在这里,接受严格的审查、盘问、搜身,在无望中焦急等待,最后大多被驱逐出境。不少华人在这些痛苦日子里在墙上留下了“别井离乡漂流羁木屋”这样的辛酸诗句。

旧金山湾天使岛过去有多许多华人移民被羁押在这里,等候入境审查。图为天使岛上的华人纪念碑,上面刻著当年移民所留下的字句。网路照片


  种族主义 我们毫不妥协

  当然,美国移民史上既有移民的辛酸泪,也有移民的笑颜开,问题是像唐纳德·川普这种一生经商的政客往往宁愿看到人们的眼泪,而不喜欢看到人们的笑容,所以现在大家对这个当选总统未来的移民政策持疑惧态度。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嫁给了犹太人,信了犹太教,但很多犹太人对伊万卡的父亲并不放心,有两位犹太拉比给《华盛顿邮报》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何犹太人有抵制川普的特殊责任》。

  文章指出,川普目前所选的白宫最高顾问、内阁成员大多为“另类右派”(或译“非主流右派”)(alt-right),川普和这些人“不会保护我们”,“这一年多来,我们看到川普在竞选中搞的就是明目张胆的种族主义、排外狂热、反犹主义、反移民、反妇女、同性恋恐惧症、伊斯兰教恐惧症。他依赖白人至上主义者,诱发三K党复苏。…… 我们应该支持果敢的政治领导人,如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等城市的市长。对种族偏见,我们寸步不让,对排外主义,我们毫不妥协!”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