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中国留学生“包装术”

中国留学生“包装术”

Dec 27, 2016, 13:00 PM

  本月初路透社一篇有关新东方留学业务涉嫌“欺诈”的报道,让已来美上市10年的新东方身处舆论的漩涡。目前,新东方留学业务是否存在“欺诈”尚无定论,但一些大陆留学中介机构造假却已露出冰山一角。侨报记者通过暗访发现,无论是成绩还是申请材料,很多留学机构都可为客户(主要是留学生)进行“量身定做”。

  ■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

 

 

  并非个案

  在依据新东方故事改编的中国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有一家公司遭美国教育机构质疑其帮助学生造假的情节。现实中,新东方目前正遭受著类似的质疑。前不久它刚度过了“美股”的10岁生日。

  在路透社一篇名为“美国大学如何与传统中国留学中介勾搭成奸”的新闻里,引述了8位前任和现任新东方雇员的说法,称该公司帮助客户在大学申请中造假,帮助他们撰写入学申请短文和教师推荐信,除此以外,新东方还涉嫌贿赂美国招生官赴华,让他们为申请者“开后门”。

  文章一出,立刻在中美引起多方关注,美国国际招生协会(ARIC)表示将对此发起调查。并表示,如若欺诈指控属实,AIRC 可能会撤销早在三、四年前颁发给新东方的认证。 

  公开资料显示,该组织是一个负责制定标准的非营利组织,负责认证代表美国大学招募外国学生的专门机构,对于从事美国留学中介业务来说,被ARIC认可意味著更容易获得美国大学和官方机构(Consular Office, Education USA)的认可。

  据《侨报》记者了解,目前中国国内经教育部认证的留学中介机构有700家左右,但经过美国国际招生协会认证的中国留学中介机构只有10多家。

  事实上,在此之前被掀起“遮羞布”的远远不止新东方一家留学中介机构。路透社此前还曾报道称,位于上海、主要从事留学业务的狄邦教育管理集团(Dipont Education Management Group,以下简称狄邦)涉嫌造假和贿赂招生官。

  但与本次不同的是,当时的新闻报道尚未造成如此广泛的影响。在中国民营教育领域,新东方早已是一面旗帜,据公开资料显示,尽管以留学考试培训起家,但留学中介服务其实并不算新东方的传统优势业务。

  自现任 CEO 周成刚在 2008 年接手留学咨询子公司“前途出国”后,新东方的这一项业务才开始在留学行业内崭露头角。时至今日,“前途出国”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留学咨询、中介机构之一。在其后开办的同类教育机构,基本上都是沿用新东方的思路和模式。

  “对于新东方来讲,这次事件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对于其他的中介,尤其是像我们这样规模较小的中介而言,影响是十分直接的,一方面我们不可能停止‘代写文书’或者‘为文书润色’的服务,另一方面我们又要向客户再三保证,不会被发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留学中介这样告诉《侨报》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东方“欺诈门”事件发生后,他们大多保持了沉默。

 

目前,新东方留学业务是否涉嫌欺诈,美国相关机构仍在调查。图为2014年6月,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受邀为合肥高校数千名学子作演讲。他畅谈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和感悟,独特的俞式幽默让全场掌声不断。资料图/中新社

 

  悬念犹存

  在“欺诈门”事件发生后,新东方的回应十分及时,在官方微博上,首先针对路透社质疑的邀请美国大学招生官赴华与学生及家长见面一事,其表示:“邀请美国招生官来华做活动,可以帮助中国的家长和学生近距离更好地了解海外院校的办学理念。新东方的相关教育展和宣讲活动均不收费,也是向全社会开放的。”

  接著,又针对路透声称的申请造假写道:“我们发现路透社的报道关于所谓文书造假的陈述基本都引自离职员工,我们对这些员工表述的真实性不做评论。”

  引起舆论争议的正是“对这些员工表述的真实性不做评论”,有人认为这或许是在委婉地默认“造假”的事实。

  对此,“前途出国”在独家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再次强调称:“在‘前途出国’与客户签署的合作协议中,有一篇‘特别告知’,其中第8条:申请人不得提供任何虚假的书面、电子或者口头材料和信息,首先要求学生不能作假;同时严格禁止‘前途出国’顾问暗示或者指导学生进行任何形式的成绩单造假。”

  不过,在回应中,“前途出国”并未提及具体用了哪些措施来监督、防止学员和教师进行这样的交易。

  至于美国国际招生协会(AIRC)对路透社的报道做出回应,“前途出国”表示:“我们一定全力配合AIRC,澄清事实并继续将认证标准落实到运营工作中。”

  令人有些疑虑的是,在网络上,仍然可以找到大量有关“前途出国文书写的如何”的提问。

  《侨报》记者在“淘宝”上一家自称是新东方官方店、名为“新东方在线旗舰店”的店铺中,找到了一个名为“新东方留学文书代写批改修改留学文书润色原创翻译8所学校全包”的商品,里面提及可以对“个人陈述PS、推荐信RL、CV、Essay”进行批改、润色、翻译润色、高端原创定制。该商品售价为179元(人民币,下同)至19850元,月销量为11笔。

  当《侨报》记者就此向“前途出国”提出疑问时,对方表示,“‘前途出国’从未提供此项服务,该电商平台的具体情况我们正在核实中。”并再次介绍了该公司的业务,“‘前途出国’主要是利用多年的经验指导学生申请材料,剖析院校特点,与学生进行头脑风暴,帮助学生在此过程中提炼申请亮点,要求学生必须完成文书写作。”

  然而就在《侨报》记者发稿前,该商品已从“淘宝”店铺中下架。就此询问店铺客服时,对方并未作出回应。

  文化差异惹的祸?

  其实,比起对中介的影响,每一次“留学造假”事件影响最大的都是申请者本身。不少计划申请美国大学的学生都对此表示了担忧,除了留学中介行业内缺乏规范以外,中美教育、考试文化的不同,似乎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能将帮助润色等行为等同于造假,帮助学生准备材料和造假完全是两回事,”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秘书长鄂学文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他认为对于学生的申请文书,因为语言、对西方文化了解等方面的角度不同,一些学生或许写的不到位,这时中介机构帮助学生进行润色不能算是造假。

  同时,鄂学文表示,美国国际招生协会有明确规定,要保证学生的原创性,但没有说学生的申请文书不让任何人插手润色。

  对此,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的国际招生官贺雷(Clay Harmon)在接受《侨报》记者专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但他同时表示:“要是我们的中介伙伴之一涉及到了欺诈,我们在证实以后能做出的行为甚至包括取消与该公司的协议,同时会向认证机构报告。”

  在检验申请材料真假与否时,有Turnitin(代写测器),Vericant (网上视频面试平台)等方法。一旦发现有人涉及造假,“我们会(入学前)拒绝或撤销该学生的录取,或者(入学后)由特设委员会决定该学生将面临怎样的结果,有可能的后果其中包括勒令定期或者永久休学。”

  据贺雷介绍,目前该学校每年有几百名来自中国的国际生,他们在大陆招生的渠道包括参加教育展会、访问国际中学和国际班项目,此外,还有跟教育代理(中介)合作。

  长久以来,“不要告诉招生官你找过中介”是很多中国留学中介反复向学员强调的话语,在他们的印象里,美国高校对中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都著排斥情绪。

  事实上,随著中国成为美国留学最大的生源国,美国高校对中国留学中介的态度开始发生巨大的改变。在路透社的报道中曾提到,“在美国大学严重依赖中国本科生付全额学费的当下,中国留学中介这种新型商业模式一时间向它们涌来。”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增加中国学生的人数。

  “以前对中介的‘反对’态度变成为‘小心翼翼’态度。”贺雷这样说道。他表示,科罗拉多丹佛分校自从2013年开始与国际教育中介合作。

  “国际招生行业里也有几个针对认证中介公司的组织,比如AIRC、ICEF、FELCA。在这个基础上,我校的领导人同意试试把中介当作国际招生部的招生策略之一,我们的想法是希望被认证过的中介公司能够帮我们把国际生的人数增加。”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也正是那一年,美国全国大学入学咨询协会(NACAC)改变了它关于中介的指引,将其操守准则从原先禁止其成员学校聘用付费中介,修改为允许它们在招生外国学生时使用,前提是这些学校要保证招生过程“诚实”和“透明”。

  作为美国教育界最权威的机构,NACAC还拥有23个区域性机构和一个针对在海外的大学招生咨询机构的协会(OACAC)。几乎美国所有的非营利大学都是NACAC会员。

  这样做的效果立竿见影,来自海外的申请汹涌而来。但不利之处是不少学生对成绩进行了造假,这里面不乏中国学生的面孔。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