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湖边孤独的背影

湖边孤独的背影

Nov 21, 2016, 13:17 PM

  五个人坐下来,独缺萧一个人。数数日子已一年未见了。是丈夫以前的朋友萧的妻子,及她的弟弟和弟媳,点了菜开始大家互相问候,至席终一直是热闹非凡,多少年的交情了。丈夫从不交友,在美国其实只有这一个朋友,后来一直在他公司做事,俩人是真正的知音。一顿饭吃著,菜肴精美可口,都起劲地下箸,只有丈夫,一口一声问萧的事,萧的妻子一次次放下筷子,回答丈夫的问话。

  吃完饭回来,一直想到萧妻的话:“他没有什么朋友,平时喜欢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对著窗外的一片湖水发呆,一站一个小时。”萧在纽约开著北美最大的古董家俱店,自已却长期住在国内,万不得己不回美国,回来便胃痉挛不舒服。我每次看到他,总是看见他满脸的忧郁。萧为人正派,做生意诚实,但生活得非常简单,我常为他的生活方式纳闷。

  今早醒来,脑中又浮现出萧站在湖水边的背影。我们在国内时,萧曾邀我们去中山,他在中山有一幢750平方尺的大屋,一个人住,他妻子则喜欢回到她熟悉的深圳,在那里另买了房子定居。俩人不要孩子,如此孤独,不禁跟丈夫说,今年要去中山看他。

  丈夫便向我娓娓道出萧的心事。他曾经跟随父母在文化大革命中东逃西窜,长期在颠簸饥饿之中,也许尝过饥馑是人生难忘的经历,他为此立下了人生的基本准则。他感到为人痛苦烦恼多过快乐,他感到子女带给父母的痛苦烦恼也多过快乐,他的一生要为自已摆脱痛苦烦恼免除饥馑忧患而努力,他不给自己制造多余的烦恼,只求平静及安宁。

  当初我们认识萧是经友人介绍,一日朋友带来一个刚从国内出来的人,无落脚处,先住我家。身上一件薄薄夹克,入冬时分,我刚替丈夫买了一件有毛皮夹里的皮夹克,十分暖和,就送了他换上。后来他想留在美国又没有身份,那时有一个友人在帝国大厦的贸易公司有一份工作,请丈夫去做,丈夫向朋友推荐了萧,让朋友替他办了身份。自已放弃了那份好工作,做了别的事,其实并没什么,帮过的人多了,有的人就是会记恩,他们共事多年,完全是亲密的朋友关系。萧凡事请教丈夫,对他言听计从,俩人都寡言少语。所以那天聚餐丈夫一顿饭食不知味,所关心的只是他的朋友。

  虽然他足不出户,今年我家有文定之喜,加上萧的父母在上海重病住院,萧与妻子千里迢迢地赶了来。一日下午大家在音乐吧休息,他见到钢琴便坐了下去,闲云野鹤般的一个人,轻快娴熟地弹了一个曲子,我当时很感动,知道他见到我们后非常快乐,我们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也许这短暂的相聚会留给他些许慰藉。

  相比之下,我们夫妇一直是他们称羡的目标,但是他们学不了。我注定会一世快乐,不因为别的,我认为要把金钱看作是自己的奴隶,它要为我服务,而且,付出也会带来快乐,不是得到回报才是快乐。最重要的我认为独乐不如众乐,我快乐的管道太多了,条条道路通快乐。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