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有权任“性”──媒体教父艾尔斯的淫滥与败亡

有权任“性”──媒体教父艾尔斯的淫滥与败亡

Sept 13, 2016, 12:54 PM

  多年以来,他被视为美国最有权力的保守派人士,将多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送进白宫;他还帮媒体大亨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打造了收视率超越CNN的有线新闻媒体。他也是个大色狼,数十年来,乱搞了无数女性员工,受害人迫于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直到最近,终于有人挺身而出,开第一枪,这回他垮台了。他就是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主席兼执行长罗杰·艾尔斯(Roger Ailes)。

  █ 本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艾尔斯一手将福克斯新闻打造成的保守派的新闻王国。路透社

 

  性骚扰遭录音 强人统治一夕垮台

  艾尔斯在福克斯新闻的强人统治长达20年,这是媒体和政治史上最成功,也是最有名的经营范例之一。艾尔斯不仅打造了一个保守派的有线新闻电视台,这个新闻机构影响力之大,有如三权分立政府以外的第四权,它是共和党的宣传机器、决定共和党总统人选、鼓吹战争,并主导200万观众每日关切的新闻话题。但是日前爆出的福克斯内部种种滥权情事,让自由派的批评者也大感讶异。有二十多名妇女站出来指控艾尔斯性骚扰,她们所揭露的,不但是一种贬低女人的企业风气,还有一种腐败、监控、诽谤和用钱封口的企业文化,不只是艾尔斯这个变态男子而已。

  前“福克斯与朋友们” (Fox & Friends)主播格雷琴·卡尔森(Gretchen Carlson) 似乎是最不可能出面控诉艾尔斯的受害人。现年50岁、前美国小姐的她,是典型的福克斯主播:金发、右派,似乎只有颜值,没有IQ。但电视是个擅长造假的媒体,其实卡尔森是斯坦福毕业,还曾到牛津进修。当卡尔森2005年一加入福克斯,艾尔斯就开始对她言语骚扰,如称赞她有双美腿,建议她穿紧身的套装,她都隐忍下来。2009年,卡尔森向艾尔斯投诉她的主播搭档史蒂夫·杜斯(Steve Doocy)对她色眯眯,艾尔斯的反应是,她 “憎恶男人”、“需要学习和男生如何相处。”这次谈话之后,她在节目中的分量被大大削减。2013年9月,艾尔斯更把她从晨间的福克斯与朋友们”贬到收视率最差的下午2点时段。

  卡尔森知道,她的遭遇不是个例。在福克斯,大家都知道艾尔斯在私下会对女性的不正经,甚至要她们转个身,让他看看她们的身材。还时常有传言,艾尔斯会向女性员工要求性服务。但是福克斯内部人人自危,没人敢站出来。

  尽管对抗艾尔斯非常危险,但是卡尔森仍然决定要反击,她采取最简单的策略:用录音来扭转对她不利的局势。从2014年起,每次到艾尔斯办公室和他会面,她都带著苹果手机偷偷录音。这些话多是过去艾尔斯曾说过的,如他在一次谈话中说:“我早就认为你和我应该有性关系,你会好上加好,我也会好上加好。这样问题比较容易解决。”另一次谈话说:“我很肯定,当你想要,你会做的很好。”

  经过了一年录音,掌握了无数性骚扰实据,卡尔森透过她丈夫、体育经纪凯西·克罗斯 (Casey Close)律师的介绍,找到了劳工律师南西·埃里卡·史密斯(Nancy Erika Smith),史密斯曾代理一位妇女控告新泽西州代理州长唐纳德·迪夫朗西斯科 (Donald DiFrancesco) 性骚扰,2008年成功达成和解。7月6日卡尔森和史密斯正式提告,22日,默多克就宣布艾尔斯下台。

  童年遭家暴兼多病 沉迷电视找到出路

  艾尔斯1940年出生在俄亥俄州沃伦 (Warren),沃伦当时是个欣欣向营的工业城。他父亲是个工厂工头,喜欢对妻儿施暴。艾尔的兄弟罗伯特 (Robert Ailes) 接受 《纽约》 杂志访问时表示:“他(父亲)喜欢用皮带把你毒打一顿……而且这对我们童年来说是家常便饭。”

  也许是为了逃避,艾尔斯沉迷于电视。他有血友病,常常无法上学,必须待在家里,所以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客厅沙发上,看著各种演出和西部片。他兄弟说,艾尔斯对电视著迷到“不仅加以分析,还要弄明白。”

  1962年自俄亥俄大学毕业后,艾尔斯在“迈克·道格拉斯秀” (Mike Douglas Show)找到一个打杂跑脚的工作,“迈克·道格拉斯秀”是个当时在克利夫兰播出的日间综艺节目。不到4年,他就把节目的制作人和其他经验丰富的同僚排挤到一边,成为执行制作人。艾尔斯在“迈克·道格拉斯秀”的导师切特·科利尔 (Chet Collier) 后来在福克斯当他的副手,灌输给艾尔斯的概念是:电视是视觉媒体,科利尔说:“我雇用人才不是看他们的脑力。”

  尽管艾尔斯已经和大学的女朋友结婚,他利用不断增加的权势,对那些前来他办公室希望能被安排上节目的美女大占便宜。过去两个月,《纽约》 杂志访问了18名妇女,她们描述,艾尔斯提供她们工作机会──如果她们同意为艾尔斯和他朋友做性服务的话。有时候他还威胁要公布性交的录像,来防止这些妇女举报。一位妇女1968年还是大学生时,为艾尔斯做试镜,她说:“那次试镜,我的感觉是:他 (对妇女的)厌恶、鄙视,想要用暴力征服和羞辱。”

  共和党媒体策士 助数候选人进白宫

  1968年8月,艾尔斯离开“迈克·道格拉斯秀”,担任尼克松总统竞选阵营的媒体策士。艾尔斯成功地重新塑造这位总统候选人在电视上的形象,不但把尼克松送进白宫,也让他成为媒体明星。但是即使在那时候,艾尔斯肆无忌惮的行径也让他正在起飞的事业危机四伏。一位前模特儿1969年在辛辛那提旅馆房间遭到艾尔斯性侵,她告诉父母,父母打电话报警,她说:“我记得艾尔斯向我父母大献甜言蜜语,让他们撤回起诉。”

  一位共和党的大佬透露,艾尔斯对妇女的恶形恶状早已臭名昭彰,使他没有获邀加入尼克松的白宫团队,或是后来在老布什政府任职。所以1968年大选之后,他搬到纽约市,继续利用他的权势来向求职的妇女提出性要求。在这期间,艾尔斯离婚、再婚、又离婚。一位前电视制作人描述,艾尔斯在1975年一次面试这么说:“如果你想要在纽约电视圈获得成功,你要和我上床,还有和我告诉你的任何人上床。”1989年,当他负责为竞选纽约市长的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制定媒体策略的同时,艾尔斯向他的政治咨询公司一名职员明讲:如果和他上床的话,他就拜托他的朋友、传媒大亨巴里·迪勒 (Barry Diller) 迪勒在 《飞越比佛利》 (Beverly Hills, 90210,上世纪90年代著名的青春校园喜剧)安插一个角色。(不过迪勒说,他从未接到这个请托。)

  1998年,开辨福克斯两年后,艾尔斯三度结婚,娶了37岁的电视制作人伊丽莎白·提尔森 (Elizabeth Tilson),提尔森从他在CNBC时就为他工作。两年后,艾尔斯59岁,两人有了儿子,但是不管是再婚或为人父,从未改变他对女性员工的“掠食”行为。

  根据福克斯新闻的女性职员描述,艾尔斯一开始对年轻的员工提供指导,接著问一连串问题来摸清她们潜在的弱点。一名前雇员说:“他会问,我是不是有男朋友?家庭关系如何?这一切都是要了解我的状态有多稳定或多不稳定。”福克斯主播梅根·凯利(Megyn Kelly)告诉律师,2006年她正经历离婚,艾尔斯趁机向她提出上床的非分要求。前主播劳瑞·杜 (Laurie Dhue) 也说艾尔斯大约在2006年骚扰她,那时她正为酗酒问题奋战。

 

 



四位“罗杰的天使”,由上到下依次为:格雷琴·卡尔森、劳瑞·杜、劳瑞·伦、梅根·凯利。网路照片

 

  助理帮他猎艳 要当主播先上床

  长期担任艾尔斯执行助理的朱迪·拉泰尔扎 (Judy Laterza) 是他的头号副手,1年赚超过200万元,就是执行“招募新人”的工作。卡尔森律师透露,拉泰尔扎2002年在电梯看到一位大学实习生,称赞她长得很漂亮,邀她和艾尔斯见面。见面之后,艾尔斯安排这位实习生转来他底下做事。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到报摊帮他买一本最新一期的 《美信》(Maxim,畅销男性杂志),艾尔斯要她待在他的办公室,一页一页翻著杂志。这位实习生后来告诉《华盛顿邮报》,艾尔斯说:“你长得就像杂志里面的美女,你有双美腿。如果你和我上床,你可以成为模特儿或是新闻主播。”

  另一位福克斯新闻的行政助理说,拉泰尔扎2004年邀她和艾尔斯见面。这位女士当时才25岁,她告诉艾尔斯她的雄心是做广告,艾尔斯主动要帮她在威廉·莫里斯 (William Morris,美国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 找份经纪的工作。几个月后,艾尔斯找她到办公室,要告诉她最新进展。她对这个机会感到很兴奋,艾尔斯邀她喝一杯。她提议出去上酒吧,但是他说:“对一个像我这种地位的人,一定是到旅馆开房间。”他还说:“你知道游戏怎么玩吗?”她希望尽可能有技巧地脱身,于是说:“我对做这种事感觉不太自在。我尊重你的家人,你儿子会怎么想?”她回忆艾尔斯说:“我是个多面人,这是我的另一面。”当她要离开办公室时,艾尔斯企图亲她,她用活页夹挡住,吓得要死。她从此再也没有听到威廉·莫里斯的经纪工作。

  安排“员工”就医 让她想要自杀

  劳瑞·伦 (Laurie Luhn) 的遭遇就是艾尔斯利用福克斯的公关、法律和财务部门来协助他的恶行的一个例子。艾尔斯碰到伦是在1988年老布什的竞选活动上,没多久,他的政治咨询公司每个月付她500元,请她充当他在华盛顿的“探子”,其实她真正的工作是和他在旅馆房间会面。伦说,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艾尔斯把穿著吊袜束腰带的她录像下来,告诉她:“我要把录像带放到保险箱里,确保我们相互理解。”艾尔斯1996年在福克斯还没开播就找伦进来,他的副手科利尔给了她负责和华府机构客户关系的工作。

  拉泰尔扎、比尔·夏恩(Bill Shine,福克斯前资深执行副总裁,现任共同总裁)和夏恩的副手苏珊·斯科特(Suzanne Scott)会轮流召唤伦前来纽约“开会”。艾尔斯和伦通常是下午在时报广场附近的一家旅馆见面,艾尔斯为她的性服务付现。她同时也列在福克斯的工资名册上,在她的事业高峰,她以电台活动策画的名义,一年赚25万元,她是“罗杰 (艾尔斯) 之友”,在公司里受到特别保护。但是要做的事还不只上述这些,艾尔斯告诉她:“你要帮我找‘罗杰的天使。’”换句话说,就是引诱福克斯的女性员工来和艾尔斯单独见面,伦了解到,她们最终很可能遭到性骚扰。一位伦的属下曾控告艾尔斯性骚扰,获得了6位数金额的和解金。

  到了2006年,伦说,艾尔斯担心伦可能会把她的经历公开,造成丑闻。这时福克斯整个机构开始真正动起来防堵。根据伦的说法,福克斯的公关开始放谣言给《纽约每日新闻》,说伦曾和李·阿特沃特 (Lee Atwater,已故政治顾问,共和党策士) 有不当关系,企图要塑造伦是性关系随便的人,让她的可信度将大打折扣。当伦在前往墨西哥度假的途中情绪崩溃,夏恩安排接她回来,斯科特去机场接她,开车送她到第六大道的华威酒店 (Warwick Hotel),用斯科特名义登记入住。伦后来搬到曼哈顿中城切尔西(Chelsea) 的福克斯公司所有的公寓,伦说,拉泰尔扎和夏恩会检查她的电邮(不过夏恩否认)。伦搬到加州后,但是还领福克斯薪水,伦的父亲说,夏恩打了好几次电话来查问。最后,夏恩甚至推荐心理医师给她,医师对她用药并安排她住院,一度让她想自杀。不过夏恩透过发言人说,他“只是想帮忙。”

  2010年末、2011年初,伦写信给福克斯的律师黛安·布兰迪 (Dianne Brandi),说她被艾尔斯性骚扰了20年。据说布兰迪去询问艾尔斯有关指控,艾尔斯加以否认。但是在艾尔斯要求下,布兰迪设法谈成了协议。2011年6月15日,伦签署了315万元的和解协议,协议同时加上了众多的保密条款。

  伦离开福克斯之后,艾尔斯采取了额外的措施来隐蔽他对员工的骚扰。2011年,他在他的主管套间办公室外加装了从地板到天花板的木门。这样,只有他的助理才看得到谁进他办公室。根据一名前福克斯制作人的爆料,当女性进了艾尔斯的办公室,拉泰尔扎在会面记录簿上用假名登记,“就算你拿到他的‘帐本’,你也不知道谁来找他。”

  尽管如此,有关艾尔斯和女人的传言愈来愈多。福克斯的前化妆师凯伦·阿尔西纳 (Karem Alsina)说,每当福克斯的主播要和艾尔斯单独见面,就来找她帮她们化妆,令她生疑。“她们会说:‘我要去见罗杰,必须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她回忆说:“其中有一个见完面回来,鼻子和下巴的妆都没了。”

  福克斯花钱摆平 付4000万请他走

  不过也有少数福克斯的美女员工逃过魔掌,梅根·凯利就是其中之一。凯利2004年刚到福克斯时,还不是家喻户晓的名字。她之前是一名企业律师,她是福克斯的前特别报道主播布里特·休姆(Brit Hume)向艾尔斯推荐的。当她2006年离婚时,艾尔斯企图利用她最脆弱的时候来占她便宜,但是她设法回绝上司的性要求,又不致于激怒上司。一位凯利的朋友说:“她成功地将这个关系转向专业的地方。”事实上凯利的职业生涯在这次事件过后才开始发展。2010年艾尔斯派给她两小时的中午节目,她热烈地鼓动艾尔斯的右翼理念,例如大肆宣传许多人认为是种族主义团体的新黑豹党。2013年10月艾尔斯提拔凯利取代肖恩·海尼提 (Sean Hannity),主持晚间9点黄金时段。在晚间9点的新节目中,她再度宣传保守派言论,如声称耶稣和圣诞老人是“白人”;当被粉丝在推特上问她谁对她影响最大,她回答:“罗杰·艾尔斯。”

  艾尔斯的种种胡作非为可说罄竹难书,但是他的确替默多克赚了大钱──大把大把的钱。福克斯新闻一年赚10亿元,占了21世纪福斯公司盈利的20%。这也就是为什么每次艾尔斯捅漏子,都是福克斯出面花钱摆平。像福克斯日前付了2000万元给卡尔森,来让她对艾尔斯撤诉。艾尔森也不是平白下台,《名利场》 (Vanity Fair) 报道,福克斯付给艾尔斯的离职补偿金总共4000万元。而且如果艾尔斯的好友唐纳德·川普真的当选总统,也许他又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编译自《纽约》杂志、《赫芬顿邮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