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机器人养老?——陪护型机器人正风靡

机器人养老?——陪护型机器人正风靡

Apr 25, 2016, 12:37 PM

  怀特和查理坐在一起,面对著一个触摸屏,查理是他的小玩伴。他们在玩触摸屏上的游戏,任务是将食物分组,确定哪些含有高碳水化合物,并将它们的图片拖曳到触摸屏上相应的框中。

  查理很有礼貌,当怀特坐到餐桌上时,它迎接了他。他们继续游戏,轮流主打,当对方做了正确决定时,会祝贺对方,当做错决定时,会相互讨论。怀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查理了。

  查理是一台机器人,一架2英尺高的机电设备。它可以移动,可以说话,智商如同一个孩子,他的任务是陪伴老人。

  ■侨报黄子园编译报道

 

 

  陪护机器人 老人的最佳宠物

  近些年,对养老机器人的关注度不断提升。这种智能化机器人,可以感知周围环境,做出回应、自主移动等,最重要的是可以和人类互动。大家对机器人R2-D2(《星球大战》中的机器人)和WALL-E(《机器人总动员》中的角色)都耳熟能详。事实是,它们并不只在电影中存在,它们就生活在我们身边,正在照顾残疾人和老人。怀特,就是被他们照顾的人之一。

  怀特来自英国,今年60多岁,他自愿报名参加机器人养老实验。他正在考虑在体弱多病之时,自己是否需要一个机器人陪护。不可否认,起初他对此很抗拒,要知道,他要和一台机器相处不只是一个小时,一天,而是长年累月。

  目前,美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是13%,但是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会翻一倍。现代医学技术的提升和寿命的延长,以及全球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促使养老陪护的需求不断增大。“服务老人的陪护机器人正面临迫切需求,因为从事护理的工作人员供不应求。”普利茅斯大学(Plymouth University)教授贝尔帕姆(Tony Belpaeme)说。政策制定者们已经开始将目光转向机器人,将它作为未来更符合标准和更便宜的护理人员,而日本是走在这一领域最前沿的国家。

  养老机器人正在研发和生产中,他们的主要功能是监测老人和体弱多病者的身体状况,执行一些简单的物理治疗任务,最重要的是陪伴。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机器人无法达到真人陪护的效果,但研究显示,老人并不介意在家里有机器人陪伴。一项调查中,老人被问及是否想要一台机器人在家里常驻陪护时,他们大部分的答案是肯定的。

  萌宠机器人 治愈心灵

  最早的养老机器人一直可以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初期。那时,日本科学家柴田崇德(Takanori Shibata)开始研究机器人,他有一个实际的想法——发明能帮助老人做家务的机器人。很快他意识到,机器人实际能做的事情很少,所以他改变初衷,尝试发明另一种给老人带来心灵慰藉的机器人。

  柴田崇德的辛苦结晶帕罗(Paro)于1998年出世。它57厘米长,造型宛如一只毛茸茸的海豹宝宝,重两千克。它的皮毛下安装了众多感应器,因此会对爱抚作出很享受的样子。帕罗温顺听话,任你把它搂在怀里、放在膝盖上或是桌上,虽然不能行走,但它在听到主人说话时会乖巧地转头看著主人,并发出吱吱声以作回应。

  你可以把帕罗看成一只设计完美的宠物,它永远不会攻击抱著它的人,当你大发雷霆之时,它也不会觉得受伤。它永远那么开心,无需培训,容易清洁,且永远不会死。这使它战胜了真实的宠物,更受养老院和医院的欢迎。最重要的是,它对老年痴呆症病人大有益处。

  除了让老人开心之外,帕罗还能安抚和镇定人们的情绪。阿兹海默症患者通常患有“日落症候群”,即在黄昏时分和日落后感到焦躁不安,想要四处走动。柴田崇德研究发现,如果让患者抱著一只“海豹宝宝”,乱走的现象就会减少,这也意味著降低了病人摔跤的风险。如今,“帕罗”已经被用在日本、欧洲和美国的30多个国家的养老院。意大利、丹麦和美国的实践数据显示,配备有帕罗的养老院病人,用药量大大减少。

  实用型机器人 照料生活起居

  随著技术的发展,除了像帕罗这样能愉悦人的机器人,一些实用型的机器人陆续出现,比如帮护理人员抬起老人,帮老人翻身的机器人。日本Cyberdyne公司专门设计了可穿戴设备,这些设备能增强老人的四肢力量,帮助他们行走和抬举东西;去年,日本机器人哈儿(Hal)出世,它的厉害之处是可以改善失能老人的脑和神经以及肌肉的功能,即便是半身麻痹的失能老人,只要穿戴上哈尔套装,它就可以帮助老人复健,逐渐恢复活动机能。

  还有一种照料人饮食起居的机器人。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Mission Bay医院,有著世界上最大的Tug医疗机器人团队。这些机器人平均每天要行走115英里,不仅能为医院的病人运送药物和食物,为病人提供干净的床单,并且还能清理医疗垃圾。

  该医院的病人可以通过床边的平板电脑进行订餐,厨师收到指令后将食物放进机器人的橱柜里,然后给Tug下达指令,Tug就能将食物送到指定的目的地。Tug机器人通过医院的Wifi与机器人系统进行通信,它内置的地图能够方便导航。为避免碰撞,Tug还配备了激光、红外线和超声波等多种传感器。

  Tug机还有一项技能,向别人发出求救。Tug公司总部设有求助台,专门处理Tug机器人的求助信息。如果Tug卡住了或是迷路了,工作人员可以通过Tug的眼睛远程观察周边情况,查看机器人信息记录,解决问题。

  机器人可以和操作人员求救,同样可以与老人的家人、朋友联系了。比如,机器人帕尔可以24小时全天候地看护独居老人,如果发现异常马上会自动地通过智能手机与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或是老人的家属联系。帕尔还可以对独居老人的作息时间和睡眠情况进行管理。

 

 

  和机器人分享私密空间 一位老人的亲身体验

  几个月前,怀特拜访了英国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的一个普通住宅,在那里,迎接他的是一个矮胖的机器人,它的身高只到他的肩膀,黑白相间的配色,犹如一只企鹅,它就是Care-O-Bot,一个家庭助理机器人。它不会说话,欢迎信息显示在电子屏幕上,它能打理人的日常生活,做各种家务,如提供食品和饮料、清洁、协助煮饭。

  怀特走进的这栋建筑,被称为“机器人之家”,属于赫特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Hertfordshire)。几年前,它被该大学买下,是因为家居机器人实验需要在正常的生活环境下进行。

  Care-O-Bot带怀特到厨房选了一杯饮品,然后邀请他在客厅里坐下。Care-O-bot端著杯子尾随他走进客厅,它的电子触摸屏被翻转过来充当托盘。Care-O-bot靠腿部的转轮走路,当它需要判断主人的具体位置时,会停下来观察几秒钟。最终,它安静地停在了怀特的身旁,用它的独臂抓著水杯,放在怀特面前的桌子上。让怀特不满的是,那杯水被放在了桌子的边沿,位于他伸手够不著的地方。

  说这个房子普通,其实是假象。这里四处布满了摄像头和传感器,它们随时监控人的位置和动作,将数据传送给机器人。连门和橱柜是关著还是开著,水龙头是否在工作,都能监测到。

  在无需服务时,Care-O-Bot静默地站立一旁,唯一的手臂一直谨慎地放在背后。在法国、德国和英国的实验测试中,Care-O-Bot的谨慎服务,赢得了两百多位老人的欢心,但怀特例外,让他有些不安的正是Care-O-Bot的沉默。他并不想要一个话唠一样的伴侣,但如果机器人能简单地声明一下自己的行为,这或许会让他安心不少。

  和Care-O-Bot一样,养老机器人还有很多技术需要升级。比如,没有任何机器人的手,能达到人手的实用水平。像把插头插入插座、给人穿衣服等任务,看起来很简单,但对机器人而言还非常难。而护理独居老人,有很多类似的家务活儿。

  和Care-O-Bot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怀特最终还是决定接受它,虽然他仍需要时间适应和一个非生命体分享生活空间。他当然可以接受让机器人给他取早餐、洗碗、铺床,但更私密的任务呢?例如,如果大小便失禁,他愿意让机器人擦洗身体吗?他问自己。思虑再三后,他得出的答案是肯定的,相比较真人护理,机器人或许让他觉得没那么尴尬。

  不完美的机器人 也有可爱之处

  近些年,随著技术的更新和价格越来越优惠,养老陪护机器人越来越受欢迎。比如,机器人帕尔洛(Palro)活像一个调皮可爱的小男孩,它可以和孤独老人对话,还可以和老人跳舞和玩游戏,许多养老院都引进了帕尔洛;机器人Pepper能阅读、能识别人的情绪,2015年6月上市后,1000台Pepper在一分钟内被抢购一空。

  完美的养老机器人需具备3个条件:真实存在、智力交流和情感依恋。关于第一点,并不是什么问题。Care-O-Bot可以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人类正在攻克第二个问题。智力上的陪伴,不只是聊聊时间和天气,也不是问主人要不要喝橙汁,而是真正有自己的观点。这一领域已得到了快速的发展:2014年,伪装成13岁男孩的聊天机器人尤金(Eugene)是首个通过图灵测试的挑战者,这个著名的测试是计算机之父图灵于1950年提出的关于判断机器是否能思考的试验,如果机器成功骗过人,让人不知道它是机器,那么该机器就通过测试。尤金成功骗过了33%的评审,顺利通过测试。

  最具挑战的是第三个条件——情感依恋。在电影《她》(Her)中,一个男人和他的电脑操作系统的恋情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但在真实世界里,还没有类似的被证实的案例。这些年心理学家一直在致力于开发计算机心理治疗,目前这依然是个难题。

  尽管当下的机器人还不完美,但似乎也有可爱之处。帕罗需要抚摸并不令人反感,机器人Cobot在抬东西时需要人帮忙,使得人们觉得它更加真实。如果设计合理,让老人亲自教家里的机器人怎样把工作做好也许会令他们对机器更有感情。如此,让机器人陪你到老,似乎也不错。

  (编译自马赛克科学网、《经济学人》、www.good.is)

 

资讯链接:世界上最酷的机器人

  1.米洛(Milo):米洛是美国Robokind公司开发的帮助自闭症儿童的机器人。它身高2英尺,主要教孩子的社会技能。它的面部表情可以变化,能说话,同时也可做很多灵活的动作,帮助自闭症儿童走出阴霾的世界。

  2.Ekso GT:Ekso GT是一个可穿戴的机器人外骨骼,可使患者站立和行走,并在临床环境下承受患者全身体重并实现交替步法。Ekso GT专门为康复机构设计,为患者身体两侧提供适当的动力,在整个连续护理过程中激发患者的潜能。

  3.Jibo:它是全球首款家人机器人。它能够透过人脸辨识来分辨家中的不同成员,并在正确的时机把正确的资讯传给对的人,会很有礼貌地提醒主人各种待办事项,会代替主人传送邮件,还可说故事给小孩听并有适当的回应。

  4.LG Rolling Bot:这个球型机器人能透过手机操控,适用于放在家中观察小朋友或宠物的情况,甚至用来跟家中的喵星人玩耍。更有趣的是,Rolling Bot设有红外线功能,只要在手机输入指令,Rolling Bot便能助你控制家中的电视或其他家电。

  5.莫利(Moley):在家也能吃到米其林星级料理?是的,莫利就是星级大厨。它是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厨师,将于明年上市。

  莫利的手可复制人类厨师的烹饪方法。你若想它给你烹饪食物,得先戴上莫利的专用手套,上头有传感器,感测做菜动作。这样,莫利就能记下这道菜的烹饪方法,自主完成这道菜了。

  (编译自trustedreviews.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