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侨报周末/侨报独家调查——拨开邵童案迷雾

侨报独家调查——拨开邵童案迷雾

Apr 13, 2015, 13:55 PM
邵童还未出国前的个人照片。邵童的youtube账号

邵童还未出国前的个人照片。邵童的youtube账号

   【本报记者王伶羽、钟颖、张涵北京报道】从失踪到发现尸体,仅仅有短短十几天,邵童走完了她年仅20岁的生命旅程。她的身体化为一盒冰冷的骨灰,孤零零地从美国被邮寄回家乡大连。

   在太平洋另一头,和以往的每次回家不同的是,这次等待邵童的不是父母的拥抱,也不是朋友的笑声,而是一个陷入死寂的家。自女儿邵童遇害后,邵春生和杨雪夫妇一直蜷缩在悲伤的壳里。

   1月11日,美国爱荷华州法医签发证明,证实邵童系窒息致死,属于他杀的消息更是让这对夫妻崩溃。脆弱的他们一边求助于中国警方,一边申请了微博账号,请求网友删掉关于邵童的所有信息,其中包括一些声称邵童的死与她频繁劈腿有关的帖子。

   3月24日,邵童的一位表亲向美国《侨报》记者透露,中国警方不久前已经受理了邵童遇害一案。

   而涉嫌杀害邵童的男友李向南回到中国后仍无踪迹。

独立的白富美

   “她就坐在那儿,睁著双大眼睛,不说话,就笑眯眯地看著你,像只兔子。”邵童父母的朋友张女士说,喜欢弹钢琴的邵童跟张女士的女儿小茂从小一起长大。有次聚会,邵童站在一群孩子中间,举起拳头,神气地说,“我要办一座音乐学校。”小邵童用手指著小茂,“我是校长,我弹钢琴,小茂你来拉小提琴。”随即又指著另外一个小女孩,“你们都是我学校的老师。”说完便咯咯大笑。张女士对这一幕印象很深,“这个聪明的孩子,怎么会被杀害呢。”邵童案发后,围绕在邵童周围的种种传闻也让大家不解。

   1994年,在中国大城市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后的第14年,邵童降生在一个中国式中产阶级家庭。她被视为家里的掌上明珠、家族的骄傲。她的父亲是中国政府的公职人员,负责进出口食品的检测,母亲是名家庭主妇。邵童家房产丰厚,家境还算殷实。在邵童的youTube主页上,《侨报》记者发现,她与一位在大连经营大型进口超市的人,互动频繁。受过高等教育的邵童父母性情温和。“家中都静悄悄的,话都不会大声说,所有事情都会跟孩子一起商量”,在这个静谧的家庭里,养成了邵童倔强独立的性格。话不多,却极有自己主意。

   初中时,有一次邵童没做作业,父母被老师叫去,不同于一般学生的“屈服”,邵童依然笑眯眯地拒绝,这让家长和老师像一拳打在软棉花上。不过,虽偶有叛逆,初中时,邵童的成绩却很好,朋友小茂甚至羡慕,“邵童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是那种不做作业,也会考第一的学生。” 除了聪明和桀骜的个性,邵童的美丽也为大家所公认。在邵童出国前的饯行聚餐上,邵童身著吊带裙子,窈窕的曲线,白皙的皮肤,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看著邵童,张女士还对女儿说,“什么时候,你也把自己打扮打扮啊。”

   邵童遇害后,母亲杨雪回忆起漂亮的女儿,伤感地说,“也许,美丽是种罪过吧。”

邵童生前照片。上海观察者网
邵童生前照片。上海观察者网

邂逅李向南

   大连市育明高中坐落在山丘尽头,在当地人眼里,这所高中如同“高考状元”的流水生产线,只要上了育明高中,就等于开启了通往中国和世界知名大学的大门。
邵童不负众望考入育明中学,为了照顾孩子学习,她的全家搬到了临近学校的大连市高新区。

   育明高中的门口挂著辽宁奥林匹克竞赛培训基地等牌子,展示著这所学校的骄傲。靠马路一侧的宣传栏上,贴著一些名单,名单上的学生因为奥赛成绩优异而享受中国高考加分的殊荣。初春的雪花打在玻璃上,水渍点放大后像哈哈镜,这些表情严肃的学生面目斑驳摇晃,难辨喜悲。

   “邵童一直想成为一名生物学家。”母亲杨雪说。

   高中时,邵童参加了学校的生物培训班。按照中国教育部规定,只要获得特定奖项,就能拿到中国一流大学的保送资格。在高手如林的育明高中,邵童的奥赛成绩并不理想。

   不同于邵童的奥赛失利,其高中男友的奥赛成绩特别优秀,被保送到中国南方最好的大学。因奥赛耗费了时间,邵童在班上的成绩滑落到中等偏上,这离考上中国一流大学的梦想似乎有些遥远,邵童回家后曾抱怨奥赛不公平。随后,她向家人提出要去美国留学。母亲杨雪回忆,“孩子不想去学校,就想要出国。”

   2011年7月,为了通过出国留学英语考试,邵童独自到北京学习英语。在北京,邵童认识了来自温州的李向南,自此,这个年轻女孩的生命轨迹开始偏离了正常轨道。

迷茫的学霸

   2012年9月,邵童进入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的化学工程专业。尽管不是邵童最喜欢的生物专业,彼时邵童学习仍然十分用工,课程GPA也达到3.75。

   在学校,邵童和许多中国留学生一如既往地保持著 “学霸”地位,可对于如何融入当地的陌生环境,很多留学生都十分茫然,“拼社交你拼不过,拼体育你不行,除了学习我们还能干什么?”

   然而,倔强的邵童不一样,她试图在陌生世界里闯出条新路子。据同学回忆,除了学习,邵童积极参加社交活动,她教隔壁寝室美国学生中文。并尽力发挥出自己优势,邵童曾在舞会大跳劲舞,裙裾飞扬的她让在场的人深深著迷。

   邵童还喜欢魔方——这是她的爱好和骄傲。她把拼六方体魔方耗时从2分钟提高到短短的1分钟,这速度甚至超过了教她的朋友。看著整齐的魔方,邵童习惯性的撇下嘴角,露出梨涡,她对自己的掌控力很满意。曾经,邵童还拉著朋友去参加了全美魔方大赛,年轻的他们想征服这个世界。

   “你以为走到了大天地,其实还是个小圈子。”在一番努力之后,渴望被关注的中国留学生们发现,自己交际圈还是只能定格在黑头发黄皮肤的留学生里,那些金发碧眼的社交圈永远与他们隔著层打不破的玻璃。

   陌生的环境里,邵童的性格发生了变化,朋友回忆,“有时(邵童)刚高高兴兴地说著话,表情马上沉了下来,突然不吭声了。”

   假期回国时,表姐也发现“邵童没有以前活泼,沉默了许多。” 邵童母亲表示,青春期的孩子似乎跟她也有了些隔阂,孩子大了,有些事情似乎不会告诉家人了。

   有些夜晚,邵童会突然告诉朋友,说自己想做祈祷,她和朋友也常去参加教会活动,邵童甚至在室友的祈祷册上写到:“上帝啊,指引我向前,即使前路重重荆棘,也提醒我不要独自行走……”

   然而,她终究还是独自动身赴“男友”李向南之约。

绿帽子传言

   女孩他乡罹难,身份不明的“男友”逃匿归国,难免会有捕风捉影的猜测。邵童遇害后,其中国国内男友胡某写下了一篇悼念文,该文曾被转载,在文章的评论下方,出现了多名ID号来自美国的评论,评论中嘲笑其男友戴了“绿帽子”。

   相对于网络上隐晦嘲讽,大学校园中还出现了公开传言,“在邵童遇害前,学校就有传言,这个女孩公开劈腿,与很多人有暧昧。”李向南的一位大学同学表示,自己多次看到邵童来学校找李向南玩。

   记者辗转求证与邵童关系颇为亲近的几名留学生。其中,于东(化名)承认自己曾跟邵童交往亲密并曾多次发生关系,尽管这种关系“只是少部分人知道”,于东坚持认为自己一直把邵童当成女朋友来看。

   在他眼里,邵童是一个单纯又带几分傻气的女孩,除了学习,对其他的事情都显得懵懵懂懂。“有时邵童会把自己变得很神秘。”在于东看来,这些行为幼稚又有点可爱,不过,两人相处也颇为开心。

   回忆起跟邵童在一起的时光,于东有些苦涩,“国内来的留学生不少,但能说话的少,能作为朋友的更少,国外本土圈子又有被排斥感,很寂寞。”在陌生的异国,漂亮又特别的邵童是男孩眼中的风景,同样来自中国北方的邵童和于东,很快就在一起了。

   只是,这种互相慰藉的关系并没有保持太久,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邵童有时会夜不归宿,逐渐地,于东还发现她跟其他人有暧昧短信往来,这让他备受打击。于东曾质问邵童,“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吵的次数多了,邵童也恼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两人关系出现了裂痕,随后于东又知晓了邵童在国内有男友,并常和其男友胡某视频聊天。于东和邵童便结束了这段并不太公开的关系。

   跟邵童分手后,于东消沉了一段时间,在他心中有个打不开的结:为什么邵童跟他在一起,又游走在他人之间,对于这种劈腿行为,邵童似乎并不在意,“她不觉得自己是错的,她不觉得这会伤害别人。”

   邵童遇害后,李向南成了头号嫌疑人。“我能肯定人是李向南杀的。”回忆起自己跟邵童交往的种种,“其实我也特别理解李向南。”于东称,“我自己也站在了李向南位置上,但我真没想去伤害别人。”

邵童与国内男友胡某的合照。胡某的人人网
邵童与国内男友胡某的合照。胡某的人人网

记者手记——孤独的“邵童们”

   去年9月18日,邵童父母接到美国朋友打来的电话,告知其女儿失联多日。心急如焚的父母从邵童室友那找来了李向南父亲的电话。前几天,李向南父亲的电话打通后无人接,几天后,他们才拨通了李父的电话。

   这段空歇的间期让邵童亲属疑惑,因为李父是温州乐清某看守所民警,鉴于其父亲的职业背景,他们担忧回国后的李向南一旦跟父母有了接触后,会加大李向南的追捕难度。
在这期间,患高血压的邵春生总是梦见女儿。梦中,女儿的脸痛苦地痉挛著,一直哭喊,“爸爸,我出不了气。”

   有时候,邵童母亲杨雪会去翻翻女儿的大头贴,看著看著,又会哭一阵子,“满屋子都是女儿的影子。”杨雪说。偶尔她会起身,拜拜佛。在以前,杨雪是不信这些的。女儿遇害后,她开始问朋友,“人是不是该有点信仰,这样才能快点走出阴影。”

   在《侨报》记者采访、调查的过程中,这些曾与邵童同处一间课堂,同处一段时光的人们,对此并不愿多做回应。他们更愿意化身为评论里的蜡烛图案,或者是安静的匿名者,刷著一条条这个曾与他们无比亲密的人的新闻。

   那些最初帮忙四处奔走寻找邵童的人们,当悲伤过后,当彼此提醒“要注意安全”之后,他们的生活又充斥著千篇一律的格调。

   网上那些邵童生前零零碎碎的信息和故事正在被人删掉或者遗忘,尽管一些干瘪、单调的新闻还在一遍遍重复著“邵童已死”的信息。或许是太痛苦,或许是难以承受大众的目光如此集中地投入在自己身上,自称邵童国内男友的胡某在发表“悼念文”的半个月后,在一波又一波的议论里关掉了人人等社交媒体账号。

   在关闭之前,他给记者发来了短信,“你说,如果邵童不出国,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在此之前他刚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与此同时,大批的“邵童们”正带著他们年轻稚嫩的生命,以及家庭的厚望,不断走出国门,如同一盏忽明忽暗的河灯飘向陌生的国度。那里有异国的风光,不一样的朋友圈,亦有永远难以越过的文化隔阂。“其实,我们很孤独。”采访最后,于东突然给记者发来了这样一条消息。此时,北京时间下午2点,美国已是深夜。

寻找李向南

   “李向南,滚出来!”随著美国警方发出对李向南的逮捕令,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再次成为网路上的热门词汇。在邵童尸体被发现后,这样的信息就开始在网路上疯传。他被怀疑与邵童的死有著密切的关系。

   根据美国警方公布的信息,2014年9月8日,在与邵童见面后,李向南称“家里有急事”,乘坐飞机从芝加哥转机,并于9月10日回到了中国,自此音讯全无。

   据CNN报道,邵童父亲称,前不久,美国警方已向潜逃的李向南发出了逮捕令,指控其犯下一级谋杀罪。截至记者发稿,中国警方向《侨报》透露,李向南目前尚未被通缉或限制离境。

安静的富二代

   2014年5月,邵童案发生的4个月前。根据美国媒体报道,还未满23岁的李向南和好友林亦同(音译)一起坐在爱荷华州大学的操场聊天,比起眼前的景色,两人更关心的问题是,毕业了,该做什么。

   相比从未有过留学经历的同龄人,这些“天之骄子”似乎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当林亦同提出她会读研的时候,李向南显得有些犹豫,“当时他说他还不清楚毕业后具体做什么,但将在8月底9月初回中国,”林亦同这样回忆道。

   对于李向南模糊的回答林亦同并不感到意外。在她眼里,这个有些安静、内敛的男孩有著超乎同龄人的成熟思考能力。

   令林亦同没有想到的是,李向南带著“逃跑”的嫌疑回到中国。

   自称是李向南同学的ZaoYe通过QQ对《侨报》记者回忆称,案发前约1个月,正值学校即将放暑假,李向南和朋友聚会时突然问了一句,“一个人如果失踪了,警方要多久才能找到他?”当时大家正玩得开心,听到李向南这样的问题,所有人都觉得很奇怪,“我们聊的话题和警察、失踪毫无关系。”

   他说,在同学间还有传言称,“这个暑假李向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国,而是向同样没有回国的一位同学借用了个人信息,办理了回国的机票、酒店,以及在中国的手机号信用卡等(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 ,理由是家里有急事。并且从该好友账上取走几千美元的现金。”
在媒体披露找到邵童尸体的消息并贴出嫌疑人李向南照片时,ZaoYe感到十分惊讶,“我以为看错了听错了,因为他在我们印象中是一个安静的富二代,很难相信这样的人会去杀害他深爱的女孩 。”

   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李向南的朋友Karen Yang。美国媒体报道称,9月16日,李向南的生日,和往常一样她给李向南发了短信,祝福“生日快乐”。然而,李向南迟迟没有回应。Karen Yang开始意识到可能真的出事了,“他从不这样,每次回短信都很快。”

   事实上,除了李向南“不辞而别”让他们难过以外,外界的舆论一边倒也使人不悦,似乎所有的人,包括爱荷华州大学的同学也认为李向南就是凶手。有人甚至将李向南的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的前十位都发到了网上。“怎么可以这样,这些都是个人隐私啊!”

   对于死者邵童,林亦同表示见过但不愿意多提,在她眼里两人的关系看上去就是一对情侣。但李向南明显就是投入更多,同时也更依赖对方的那个人。

   除了对恋人的温柔体贴以外,李向南在学习功课方面和所有在外留学的中国学霸一样,刻苦、勤奋。他就读于爱荷华州大学的商学院,这里不但被称为“顶尖的商学院”,更被评为“世界上最美的50所商学院之一”。

   在该学校的官网上,《侨报》记者找到了一份“优秀学生名单”,上面记载了2012年秋季到2013年春季所有优秀学生的名字,李向南名列其中,他连续两年获得了这个奖项。

   李向南更得到了在纽约高级酒店实习的机会,很少发朋友圈的他忍不住“晒”了一张自己穿著西服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既有青涩又有几分对即将走入混杂社会的兴奋。

   “可惜了。”一位自称是李向南同学却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说,当记者问缘由时,对方沉默片刻,打过来了一行字,“可是,我们不能对杀人犯说‘可惜’不是吗?”

2008年,李向南参加同学生日聚会的照片。李向南的QQ空间
2008年,李向南参加同学生日聚会的照片。李向南的QQ空间

谜一样的家庭

   “他总是默默的,很少说话,”一位自称是李向南小学同学的人这样评价李向南。和邵童因美丽而“受人关注”的童年不同,“安静”这个词语伴随了李向南的童年、青春期,直到如今彻底地消失。

   有趣的是,因为这份安静,李向南在叽叽喳喳的同龄人当中颇受女孩的喜欢。据李向南同学介绍,在小学的时候,同班就有好几个女孩暗恋李向南。

   然而,李向南的家庭却一直是个谜,虽然当时的小孩尚不懂什么是“攀比”,但也发现,李向南吃穿都比较好,而且他的父母“似乎非常神秘”,“很少来参加家长会”。

   后来,全班同学才知道,这个男孩的父亲是当地看守所的警察。而荒谬的是,此刻李向南的身份已变为舆论口中逃跑的“杀人犯”。另外,据邵童母亲透露,李的母亲在美国做投资。

   2009年,李向南的小学同学曾举办了一次同学聚会,全班都到了,唯独不见李向南的身影。在班级QQ群里,李向南如同空气一般,很少说话,渐渐地大家都忘了有这样一个人。
直到邵童案发生,他的许多同学仍不知道他出事了,“没联系了,听说是出国了吧,”当记者向他的同学打听李向南近况时,对方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事实上,在离开成长的故乡浙江乐清乐成镇之后,李向南就过著漂泊的日子。他先在杭州二中度过了初高中岁月,在这所建立于1899年,被称为“杭州一级重点中学”的老校里,李向南依旧不出众。在各大比赛以及业余活动中他仿佛是“隐形人”一般,找寻不到任何踪迹。

   只有在QQ空间里,李向南才恢复了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活力。这一段时间,正处在青春期的他开始重视外貌,他在相册里上传了大量照片。既有在同学生日宴会上拍的,和一群男孩坐在一起,笑容灿烂,而当镜头对准他时,又抿著嘴巴显得很羞涩。也有自拍照,各种表情,各个角度展现著性格的另一面。

   但这样的悠闲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2009年的高考成为李向南和同学之间的分水岭,他的人生至此也第一次发生了重大转折。

   最终李向南考取的是上海剑桥学院的商学院,这所和英国剑桥大学同名的三本大学,在李向南入学的时候只有短短9年的历史。或许是被迫无奈,或许是基于家长的希望,出国留学成为很多和李向南情况一样的中国学生的另一条出路,整个2010年,他在空间里频繁发著“加油,加油”“相信我是最棒的”等自我勉励的语句。但压力之下却也是疲惫不堪的状态,“扛不住了,好想睡觉”,“为什么一直想睡觉”。

   2011年,李向南离开中国,来美国求学。这个刚满20岁的男孩在QQ空间里难以抑制这种快乐,连发了几条“签证过啦”,“USA我来了”的信息。他满怀希望投入这个全新的世界里。

被隐藏的恋情

   据李向南的同学介绍,李向南到了美国之后,所住的公寓和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不在一块,除了海豚湾(Dolphin Lake Point Enclave )的公寓以外(邵童尸体发现地),他还租了另外一套公寓。但和其他高调炫富的中国富二代不同的是,李向南十分低调,生活颇为神秘。2013年之后,李向南的脸书、QQ空间再也没有更新过。似乎和之前很多的同学都断了联系,人人网也换了大头照。

   在只有79个好友(大部分都是中国人)的脸书上。李向南不时与他们进行著“不痛不痒”的对话。照片里那个与朋友勾肩搭背的男孩子不见了,转而是一个带著黑框眼镜,站姿笔直,将自己隐藏得更深的男孩。

   虽然比较沉闷,但在李向南的朋友圈内,他人缘不错,热心的他经常开车接送同学,还在公寓里举办Party,邀请朋友去玩游戏,这里面就包括了邵童。

   除此以外,李向南很迷恋飙车,那种脚踩油门,血液上冲的刺激感,著实让他暂时走出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为此他的那辆蓝色宝马车经常接到罚单,罚单上还曾写上邵童所住的地址。

   很快,学习、打游戏、飙车,以及追《爱情公寓》就成了李向南生活的全部。后者为一部情景剧,因幽默的台词,男女主角丰富有趣的爱情生活而颇受年轻人欢迎。一次次的,李向南在微博里转发著和这部剧相关的内容,并说“多久更新啊,一直等著呢。”热烈的期盼之下衬托著他留学生活中难以躲避的孤独。

   邵童,仿佛是一道光射入了黑暗角落,唤起了李向南美好的憧憬,也带来痛苦的折磨。这个长期行走在寂寞与喧嚣边缘的隐形男孩试图抓住这随时都会消失的一切。

   在李向南的社交媒体上,找不到任何关于与邵童恋爱的经历,甚至连他们的同学都对他们的关系是否为情侣表示不确定。在这场如同自导自演的爱情里,他的生活似乎如同爱荷华州的天气一般,瞬息万变。在充满了青春荷尔蒙味道和变化莫测的迷乱男女关系中,李向南将生活推向了另一个方向。

还在中国?

   毫不夸张地说,比起调查邵童而言,对于李向南的采访和调查更为艰辛。
似乎,这个男孩的每一个信息,每一次的出现都依附于那个已经离开的女孩。尽管他们年龄相仿,曾有过无比亲密的关系,但因为“凶手”与“被害者”身份的巨大差异,他们永远处在截然不同的地位。

   从去年9月到现在,李向南已经消失了整整8个月。记者从权威渠道打探到,9月10日,有人持李向南护照从北京入境,并且此后该护照再无从中国出境记录。谁也不知道在这8个月的时间里,这个性格内向的男孩究竟发生了什么。然而,他的的确确是错过了毕业,错过了和同学老师挥手道别的机会。

   网上有消息称,为了在中国正常生活下去,李向南会去整容,改名换姓,以另一种方式将自己隐藏起来。当《侨报》记者拨通李向南父亲李建北电话时,对方语调十分和气,然而当记者说明来意之后,李建北不再言语却也不挂电话。从电话里可以听到他在屋内来回踱步,周围很安静,听得见他微弱的叹息声。

   据李建北的同事介绍,李建北目前仍在正常上班,但整个人并不愿意与外界多说话。
从某个角度上说,李向南还是个孩子。但只要年满18岁,法律的审判就不会在意这个人的心智是否成熟。原本青春的生命因为牵扯进了一桩命案,而变得沉重,最终也将付出代价。
随著门牌号、街道名的变更,如今李家在乐成镇的老宅已经消失不见了。然而,这个小镇依旧有著大城市难以寻觅的乡情。或许,在很多年前,李向南也和这个小镇上的其他孩子一样,欢声笑语,天真烂漫。离开之后,还有著回来看看的念头。如今,他曾经拥有的一切,如他心爱的邵童一样,成为永远回不去的“过去”。

李向南高中时期拍摄的艺术照。李向南的QQ空间
李向南高中时期拍摄的艺术照。李向南的QQ空间

“为爱”谋杀?

   直到现在,在爱荷华的校园里,很多人都还记得邵童和李向南走过阳光,携手相伴的样子。20岁的邵童长发及腰,是学校里亮丽的风景线,娇小的她叽叽喳喳地说著什么,陪在她身边的,比她大3岁的李向南稍显沉稳,总是耐心听邵童说话,不时低头看她,眼中蓄满爱意。

   从中国邂逅到美国续缘,经北京、大连、纽约、爱荷华,两人两国四城的情事轨迹,本可作为少年时代的旖旎佳话,却在“以爱为名”的博弈下扭曲变形,最后如白日梦般惊惶幻灭。

   或许在李向南的逻辑里,付出即要占有;而在邵童的认知中,欲望和忠贞被切割。最终,她,客死他乡,他,下落不明。他们的故事,早已拼凑不出最初模样。

穿越半个地球去追你

   人生像枚枯叶,被卷进时光洪流后,亦难猜测每段开始和结果。2011年7月,还在读高中的邵童认识了上海剑桥学院大二学生李向南,他们为了奔向共同目标——美国,而在北京某培训学校学习英语。

   李向南对邵童一见钟情。他对邵童的狂热在朋友圈中广为流传,一位知情人士叹息地说,为了这个女孩,“李向南从中国追到了美国,”到了美国,又特意从罗彻斯特大学转到距离邵童学校开车只要40分钟的爱荷华大学。

   为了方便每次的见面,李向南特意将自己的宝马车停在邵童的女生公寓楼下。

   每到周末,他先坐车来埃姆斯市找邵童,接上邵童后,两人再一起去往爱荷华市。之后他再亲自将邵童送回学校。他舍不得让这个心爱的女孩多走一步。

   一次聚会,李拿出手机,兴奋地向朋友炫耀“女朋友”邵童的照片,提到邵童,内向的李向南显得颇为兴奋,眼睛发出异样的光彩,话也多了起来。

   据李向南的朋友回忆,在平时生活里,李向南和邵童唯一的共同爱好是打游戏,还有看电影《雷神》。他们对于那种超级英雄和炫酷的电影技术,有著莫名的崇拜感。邵童对于这部电影的了解程度,让看似柔美小女生的她流露出淡淡的男孩子帅气,这点让李向南著迷不已。

   只要有空,李向南就会专程接邵童一起来打LOL游戏,在游戏里,他们是最佳拍档。邵童扮演攻击的输出者,负责进攻对手和武装自己。李向南的角色是治疗者,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不见面时,两人也会通过网络进行通话,聊得大多也是游戏里的悲欢离合。

   不同于虚拟世界的互动,实际生活里,邵童似乎不太愿意承认李向南是她男朋友。邵童遇害后,其朋友告诉媒体,邵童曾无比坚定地告诉朋友,自己跟李向南只是朋友关系,不过是李向南在疯狂追求她而已。

   在李向南之外,邵童国内还有位感情不错的男友,留学生圈子中也有邵童的流言蜚语,一位跟邵关系亲密的人更是直言不讳,“曾经,我们就是炮友关系。”

“fuck my life”

   一段互相慰藉的关系在留学生群体中并不少见。家境殷实的留学生,很少为生活发愁,一位美国房东对中国留学生的印象是“他们从不欠房租”。邵童也几乎从未去打工,并且,就算曾有追求者给她价值不菲的物品,她也会拒绝,自由不羁的她,似乎只想心安理得地享受一段慰藉关系。

   然而,在这段不被邵童承认的亲密关系中,她如同桀骜的公主,施舍关系又不承诺忠贞。一个费尽心思,一个若即若离,当事者如高空走钢丝,危机一触即发。
李向南对邵童的感情开始变味。由最初认识的欣喜转变成为她转校的疯狂追求,这个有著甜美笑容的女孩无形中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信仰与寄托。

   许久未更新状态的李向南一次次翻阅邵童的脸书,一次次的点赞,一次次想尽办法向所有人,包括他自己证明存在感,证明他们不一样的亲密关系。可惜,邵童几乎从不回应。

   毫无疑问,这挫伤了一个年轻而不够成熟的男孩的自尊心。许久未更新QQ空间的李向南在2014年6月10日发表了一条状态,写道“童童是SB”;随后,在8月26日这一天,又在脸书上对邵童生前最后一张自拍照热情评论——“美腻的童童”。

   2013年夏天,李向南曾经住进了邵童宿舍,这一度引起了邵童其他室友的极大不满。一名叫Jean(化名)的女孩对媒体表示,自己不喜欢李向南。她责怪李向南入住宿舍没得到大家允许,“一个男孩住在女生宿舍并不正常。”

   并且,李向南不按照规定做清洁。很快,邵童也察觉到了室友对李向南的反感。为了避免矛盾,从此,邵童也甚少在舍友面前谈及这个“男朋友”。Jean认为,邵童也想用这种冷处理方式,让李向南认识到自己是个笑话。

   9月3日,一向很少主动暴露自己情绪的李向南,突然给朋友Karen Yang打电话,语气十分低沉。他称自己刚打通了邵童电话,邵不小心接通电话而没察觉,半个小时内,她跟另一个男人的谈话被李向南悉数听到,谈话中邵童说了不少李向南的坏话,这让这个男孩彻底愤怒了——“fuck my life”,这是李向南在《人人网》上留给所有人的最后一条状态。接受媒体采访时,爱荷华警方也把这段变故判断为嫌疑人李向南杀害邵童的动机。

曾经的乐园

   尘埃在光中乱窜,柜台上的牛奶已变质,三把小刀丢在桌上,女性泳衣内罩、衣服耷拉在行李箱边上,购物票据散放一地。空气里还留有几许狂欢后的余温,但很快便被一种莫名的慌乱感冲淡了。

   显然,房间主人是在匆忙中离开的。这让海豚湾公寓的管理员有些疑惑,一个星期前,房间主人李向南要求租新公寓,新公寓有了眉目,但打不通李向南的电话,管理员不得不打开他的房间门。

   邵童案发后,公寓的凌乱场景也被记录在案。当地警察表示,嫌疑犯李向南匆匆离开。而就在这幢公寓的不远处,在一辆97年的丰田凯美瑞车的后车箱里,一名长发女子的尸体散发出阵阵恶臭。

   邵童死了。这个曾迷倒无数男孩的女孩安静地躺在据说是李向南给她买的车里。她的头部,连同柔软发丝一起被一条贴有“品质优良”字样标签的毛巾包裹著。旁边还有一个15磅重的哑铃,死因是窒息和重器钝伤。在车后座上,摆放著李向南所乘航班信息的复印件。

   带有类似标签的毛巾属于当地的Budget Inn and Suites酒店。这里曾是邵童和李向南相聚的乐园。因为邵童的室友不太喜欢李向南,所以两人常常跑到外面住旅馆。

   据酒店老板Ken Patel回忆,从2013到2014年,两人曾经多次在这家旅馆住宿。

   每次来的时候,李向南都开著一辆十分显眼的米黄色丰田车。他和邵童一旦进入房间就很少出来,有时甚至不遵循酒店退房的规定,退房时老要工作人员去催促。这点给Patel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9月5日,和往常一样,这对Patel眼中的热恋情侣,入住了酒店的218房间。到了6日下午,没有李向南的陪伴,邵童独自从大堂走过,纤瘦的她如同只迷途的蝴蝶,施施然淡出Patel的视线——这几乎是她留给这个尘世最后的轨迹。

   让Patel更感到意外的是,7日凌晨,李向南一反常态,主动来前台退房。这个沉默的男孩在处理完退房手续后,就匆匆消失在了夜色中。一同消失的还有那辆丰田车。

   遗憾的是,Patel表示,自己并未注意到两人是否同时离开,Budget Inn and Suites酒店有监控,不过,记录只能实时观看,不保存录像,两人出入酒店的细节并无留证。

   爱荷华警方搜查了李邵两人在Budget Inn and Suites酒店居住的房间,找到一些带有人体体液的物品。目前,警方并没有公布这些物品的检测报告。不过,一名叫Chad Lovig的警探对媒体透露,案发第一现场或是Budget Inn and Suites酒店,邵童可能在这家酒店身亡

家长们的疏忽

   在邵童尸体被发现之前,附近居民曾注意到藏有尸体的丰田车在小区的不同位置停泊过,车多次被人移动的事实让周围居民感到惊悚。如果李向南去年9月10日已返华,那谁又来移动那辆车?“会不会有帮凶”成为了大众猜测点。

   至此,李向南的形象已由一个为邵童疯狂的男孩变成了一个狡猾、有预谋的凶手。

   在中国,邵童父母提供了另一个细节,9月 9日,即中国中秋节,邵童父亲邵春生称早上还跟女儿聊天过,聊天期间,邵童父亲说想跟女儿视频,邵童称自己忙而拒绝了。因为大学才刚开学不久,邵童父亲以为孩子学业较多,当时也没多想。  

   蹊跷在邵童死后被反覆咀嚼,大家怀疑在邵童遇害后,嫌疑犯用邵童的联系方式跟邵春生夫妇聊天,邵童的父母表示,凶手可能在拖延时间。

   “等找到了李向南,我要问问,问问他为什么杀我女儿。”提及李向南,杨雪情绪几乎失控,她怎么会想到,自己曾送去机场的那个腼腆男孩会是杀害女儿的嫌疑犯。

   邵童在北京认识了李向南后不久,李向南就来到邵童的家乡大连,两人玩了一圈,因为担忧李向南赶不上飞机,邵童委托母亲开车到酒店拿李向南的行李。对于这个身高1米7左右的瘦弱男孩,杨雪并没太多印象。只记得,李向南不多话,斯文的他甚至向杨雪说过谢谢。
杨雪还透露,自见了李向南一面后,邵童很少再提起这个男孩子,家人只知道他在追求邵童,追求邵童的人多,家人并没有在意。杨雪称,“李向南家境可能挺优越的,我们不大愿意女儿跟这样的人交往。”

   当邵童父母怀著沉重心情拨通李向南父亲李建北的电话时,才发现对方也在不停哭泣,“我们要去美国找儿子。”在此之前,两个家庭从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更无从知晓两个孩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记者手记——待我长发及腰 少年别杀我可好

   12年前,发生在加拿大的赵巍案还是一个令“国人震惊”的孤案,10年后的今天,在留学生群体中,“男朋友”已经成为了危险词汇。

   2012年1月,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博士朱海洋因求爱不成,持刀杀死女生杨欣;2013年9月,伊利诺伊大学,29岁中国籍博士次永飞枪杀前女友;甚至在1991年11月,在23年前的爱荷华大学,中国博士留学生卢刚开枪射杀了3位教授和1位副校长和1位中国留学生……中国媒体统计,过去两年来,中国在海外的留学生非正常死亡已达到8人,邵童是第9个。

   对中国父母来说,总是想给孩子最好的——至少他们认为最好的,以期孩子有段丰饶人生。可他们哪知道,在大洋彼岸,两个价值观和人生观尚是雏形、瑟瑟发抖的孩子依靠本能紧紧相拥。

   关系的出现从不偶然,它有千百个发生的机缘,寂寞时的消遣,思乡之苦的解药,但这所谓的爱情在各自逻辑的博弈下脆弱到不堪一击。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 23岁的李向南,20岁的邵童,一个青春正好,一个长发及腰,年轻的他们却遭遇了有毒的苹果,以至于初见时的欢喜变为散场时的罹忧。难道,爱情不走向阳光灿烂就要走向坟墓吗?

由於交际圈子封闭,中国留学生在寻找情感伴侣时多倾向於选择同胞。图为在舞会上,一对起舞的中国留学生男女。广州南都网
由於交际圈子封闭,中国留学生在寻找情感伴侣时多倾向於选择同胞。图为在舞会上,一对起舞的中国留学生男女。广州南都网

赵巍案的提示

   在邵童案之前,美加两国已经发生多起留学生情侣凶杀命案。

   2014年6月30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对曾经轰动华人社会的“赵巍案”做出终审判决:从证据显示李佳明、赵巍两人同居时无明显矛盾,案发前曾有亲密行为,结果玩“枕头大战”时李因疏忽大意造成被害人死亡,属“过失致人死亡犯罪”,但因李杀害赵致使赵女父母有经济损失,因此原裁决的赔偿金额适当,此部分维持原判。

  和如今的邵童案类似,命案的女主角都香消玉殒在异国,有嫌疑的男友都逃回了中国。
在跨越大洋的法律诉讼中,关于公正与证据,关于司法与外交,问题一直徘徊在无尽的回路中。如今“赵巍案”已经审结,或许更能通过两起案件的相似寻得邵案的提示。
此外,更值得人们去弄清楚的是,庞大中国留学生的情感生活到底是什么状态,如何避免他们在空虚孤独中走向极端,避免更多的“邵童”出现。

13年前的命案

  “客观地说,除了赵巍和李佳明本人以外,我们谁都不知道凶手究竟是不是李,真相是什么,但是我想如此重大的一件关乎生命与人身自由的案件,不应该如此草草收场。”13年前的那场凶杀案,至今没有令各方满意的消息,被告李佳明的代理律师如是说。
13年前,当风华正茂的赵巍和李佳明(原名李昂)在远离家乡的温哥华街头牵起双手的时候,邵童和李向南,还是相隔1200公里的完全不相关的两个孩子,在各自的小学里积累著人生的见识和荣誉,憧憬著人生和未来。

  7个月以前,20岁的邵童在爱荷华州香消玉殒,尸体被发现于一辆轿车的后备箱,她的男友李向南“逃回”中国后失踪。赵巍案经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此时刚满两月,李佳明被判定为过失杀害赵巍的凶手。

  时至今日,4个家庭仍然都沉浸在泪水之中,只是苦辣辛酸各不相同。邵童的母亲背负著仇恨等待著李向南被绳之以法,李向南的父亲选择沉默面对外界却又担忧儿子的下落。赵巍与李佳明的家庭,各自经历了13年的等待,本来已经在法律的最终盖棺定论面前各自疗伤,可他们却共同选择站在申诉道路的起点。

  跨越万里的太平洋,13年间,两对年轻人之间的故事镜像一样的发生。13年间,留学、孤独、女友、情杀这样的词语集合像联合航空的飞机一样穿梭于北美和中国,从未间断。
进入这种循环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年轻人的命运,在跨越大洋的法律诉讼中,关于公正与证据,关于司法与外交,问题一直徘徊在无尽的回路中。把整个事件以倒叙来解构,或许更能通过两起案件的相似寻得邵案的提示。

“枕头游戏”

  如今在中国的网络上,“赵巍案”已经成为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词汇。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看客而言,它代表著“留学生的情杀事件”,对于少数了解此事经过的人而言,这个词则代表著中国司法的另一个灰色词汇:“枕头游戏”。

  2014年6月30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对赵巍案做出终审判决:从证据显示李、赵两人同居时无明显矛盾,案发前曾有亲密行为,结果玩“枕头大战”时李因疏忽大意造成被害人死亡,属“过失致人死亡犯罪”,但因李杀害赵致使赵女父母有经济损失,因此原裁决的赔偿金额适当,此部分维持原判。

  所谓原裁决,即一审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判决:李佳明赔偿赵巍父母人民币113万3300元(约合18万美元)。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律,高级人民法院做为终审裁决,因此赵、李两家都无法再度上诉,就此定谳。

  判决结果宣读完毕后,赵巍的母亲杨宝英嚎啕大哭,她表示,无法接受高院的判决,“12年寻求正义之路极为漫长艰苦,这一判决彻底改变了我们对执法的观点,判决表明中国的法律是可以用钱权交易的” 。

  法庭的另一侧,判决由一审的“无期徒刑”改成了最终的“7年徒刑”,李家并未因此感到欣慰,全家也哭成一片泪海。李佳明的母亲张淑萍当庭表示,对于判决结果不服。
由于2009年,李佳明已经被中国公安机关拘捕关押,作出判决时,李佳明距他的7年徒刑刑满出狱之时,仅剩不到两年。但张淑萍还是决定申诉。

  邹佳铭律师至今仍是李家申诉的代理者,她定期与李家父母见面,她说,李佳明的父母仍在与加拿大方面联系以收集证据。

  在高院裁决的近3年以前,即2011年9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开庭前已经被关押两年的李佳明说:“我等了9年,压抑了9年,现在终于等到还我清白的时候”。

  赵巍的姐姐李军军说,她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见到李佳明本人。当天她两眼直视李佳明,看他有何话可说,对于他的开场白,“那种嚣张拔扈的态度,我感到非常震惊”。

隔空辩论

  在赵、李二家看来,这起案件最终以过失杀人结案,无异于是葫芦僧判了糊涂案:证据不足,结论含糊。但出身于中国军界高官家庭的李佳明是否是薛蟠、主审法官又是否是摄于李家势力的贾雨村,事件并非那样简单。
杀人与否,是不是元凶,这本是一个排他的结论,然而高院选择的是将一审判决“降格处理”。赵家认为,主审法官收了李家的钱财,所以故意轻判,而李家则觉得法院慑于公众压力“草菅人命”。

  两家的分歧,源于审理过程的戏剧性。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这个案件在加拿大审理,可能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可能会对李佳明更有利,”邹佳铭回忆庭审的过程,认为由于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控辩双方的发言不在一个维度上。

  在加拿大皇家骑警移交给中国检察机关的证据中,总共提出了216个物证及相关人的生物物证,调查结果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本案的凶手是谁。这些物证包括对李佳明房间的搜查结果,以及对李所驾驶的车辆的纤维化验。

  邹佳铭说,按照检方的指控,这个案子有很多线索可以追溯。如果李佳明是在家里杀死了赵巍,并且把她的尸体抛弃到100多公里的郊外,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接了一个电话。那么调取这段时间李佳明的行车记录,或者定位他这个电话的发生地点都可以找到线索。可是,加拿大警方始终都没有提供这些证据。

  如果这起案件发生在中国,作为律师,邹佳铭有权力追问检查机关和公安机关是否提取了这些证据,然而在此案中,邹佳铭面对的调查机关是加拿大警方,起诉方则是中国的检查机关,对方根本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犯罪具体行为,加拿大的法医称,凶手是用宽而软的带子对被害人直接勒颈致死。但是李佳明在面对中国警方时称,自己与赵巍在玩枕头游戏,不慎用枕头把赵巍捂死。“在玩枕头大战时疏忽造成被害人死亡”恰恰是李佳明最终定罪的依据。证据与证词再次出现了跨国的分歧。

  “我们都看了尸检报告的照片,赵巍脖子上的勒痕非常明显,而且她的舌骨已经断裂,这显然是一种很强且直观的外力造成的,后来我们问了法医,法医说,用枕头绝对不会造成这样的损伤,”邹佳铭说。

  “我们知道这些证据在再次提取时会非常困难,因为每一次你都不得不通过中国政府与加国进行交涉,在排列的满满的两国议程中,这些问题几乎不会被提起,我们自己也通过当地的机构试图调取过这些证据,”邹佳铭说。

  “但是同时,我们深深地知道,一个刑事案件的审判,以一个国家的名义去剥夺一个公民的生命或者自由,必须有切实的证据。如果不以这个为标准,那我们谁都有可能是受害者,谁都有可能是凶手。”邹佳铭感慨。

跨国诉讼难题

  虽然开庭并不一定意味著真相大白,但是对于这起案件来说,李、赵两家能够共同出现在北京的法庭上,本应该是皆大欢喜之事。毕竟,从案发到第一次开庭已经相隔10年。

  2002年10月11日,18岁的中国男留学生李佳明向加拿大大温哥华地区北本拿比警署报案,称其女友赵巍于前一日晚间出门购物,在从商店返回途中失踪。20日,有人在100公里外的斯特夫湖畔发现一具疑似赵巍、弃置于旅行箱中的女尸。后来证实,死者正是赵巍。时年赵巍刚满21岁。3天后,李佳明自加国返华。

  实际上,李佳明离境回国并非“秘密”进行。在机场,加警方对李佳明进行了一次较长时间的问话,邹佳铭说,关于赵巍死因,当时警方试图让李佳明承认一些不利事实,但是直到李佳明踏上飞机,这些询问的内容没有任何证据。警方亦称当时未掌握充足证据,没有对李采取行动。

  2003年5月,皇家骑警起诉已不在加国的李佳明二级谋杀罪。李佳明随即到北京公安局接受问话。但由于加拿大与中国没有签署引渡罪犯的协议,即使骑警已经锁定李佳明为犯罪嫌疑人并且立案起诉,中国公安亦无责任逮捕及引渡李到加拿大接受审讯。

  由于此案的疑凶和受害人都是中国公民,中国公安部随后决定自行调查,并且正式向加拿大司法部提出要求,希望派中国公安到温哥华搜集赵案的资料和证据。不过,加拿大政府却断然拒绝了中国的要求,并且表明不会向有关人员发出签证。加拿大的不合作令中国公安未能掌握足够证据,李佳明获得释放。

  李佳明与赵巍,两人均是中国公民,中国政府按照“属人管理”的原则提出自行审讯完全合理。但在另一面,由于命案发生在加拿大,加国以“属地管理”原则处理也并无错误。在国际法方面,关于此类事件并无严格明确的界定方式。通常两国都只能根据协商结果处理。
李佳明回国后,其表哥张瀚继续留在加拿大,并且最终被以“杀人从犯”的罪名开庭审理。审理中,加拿大警方认为李佳明就是杀死赵巍的凶手,而张瀚是协助处理尸体的从犯。但法院最终在判决时,认定警方在取得口供时使用了非法的手段,所以张瀚的供述是非法的,不予采纳。张瀚在加国终被判无罪释放。

  自此,赵巍的家人踏上了漫漫10年的跨国请愿之路,他们坚信杀死女儿的李佳明正在逍遥法外。

  4年后,由于加拿大华文媒体的坚持追踪报道,这起案件被一位新民主党议员重新拾起,她发起了民间签名运动,要求加、中两国携手合作解决赵案。这一事件成为赵巍案最重要的转折点。

  悲情的是,一位了解当地政治的人士透露,在案件沉寂5年后旧事重提,这位华人议员是希望通过这一事件为次年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争取华人选票。
而无论背后的推手目的如何,这一变化最终让赵家两位高堂的泪水有了回应。2009年7月李佳明在中国被正式拘捕。时年,他已经结婚并育有1名将满岁的女儿。
邹佳铭说,由于申诉事务,自己最近仍然偶尔会去看望李家妻女,到现在她还可以在这个家里看到赵巍的照片。

  再过15个月,无论申诉结果如何,李佳明就将刑满释放,他返回家中将如何对他已经上小学的女儿诉说照片中那个带著甜美微笑的女孩?是愧疚还是怨恨?正如邹律师所说,只有李自己才知道。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