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纽约医院内景象曝光!“咳不停”医护一天仅有一只口罩(图)

纽约医院内景象曝光!“咳不停”医护一天仅有一只口罩(图)

Mar 25, 2020, 13:11 PM
美联社图

美联社图

  【侨报纽约网报道】急诊室挤满了人,“咳嗽声”此起彼伏。床位见缝就塞。过度劳累、睡眠不足的医生和护士每人每天只有一个口罩,呼吸机供给不足令每位医护心力交瘁。

  以上是新冠肺炎震中纽约市目前的医院状况。

  纽约市的感染率是美国其他地区的五倍,医护人员每天疲于奔命抢救直线上升的确诊病例,而由于缺乏联邦政府的帮助和所需的物资,确诊患者的病况与日俱下,死亡率不断攀升。

  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急诊科主任乔利安·麦格里维(Jolion McGreevy)说:“无论如何,都处于100%的状态。” “这是一个医护必须全力以赴的月份,每个人的压力都非常大。”

  刚开始,来到医院的患者大都为轻症,症状包括从流鼻涕到轻度发烧。麦格里维说,这种情况在过去一周开始变化,现在被送来医院的不少是重症患者,他们的生命危在旦夕。

  他说:“这些人患有严重的呼吸不畅、窘迫,需要立刻插管并且需要住进重症监护病房。我们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意大利和其他地方已经经历了,因此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天终于来了。”

  哥伦比亚大学首席外科医生克雷格·史密斯(Craig Smith)在给同事的一封信中写道:“一周之前,如果认为美国是下一个意大利的话,似乎很可笑。现在已成现实。”

  纽约州为全美受灾最严重的州。截至周三,纽约市已有近16,000人确诊了新冠肺炎,占全州的一半以上。

  全市有2800多人因新冠肺炎而住院治疗,是三天前的两倍,并且有600多人重症。死亡人数上升至192人。

  州长葛谟(Andrew Cuomo)警告说,死亡人数还会上升,接下来一段时间只会更糟。

  “确诊人数没有放慢脚步。它正在不断加速发展。”葛谟预计未来两周有4万人重症。数字激增将使医院不堪重负,现在全州只有3000张重症监护病床。

  “如果说全美疫情是货运列车的话,纽约州就是子弹头高速。”他说。

  葛谟认为,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要美国人在几周内为了经济发展而复工的想法令人抓狂。他说:“这不是美国的(人道主义)方式。更不是纽约方式。”

  联邦政府因为向纽约派出了400名呼吸机而自诩。葛谟不以为然。

  他问:“当我需要30,000台呼吸机时,你就给我400台有何用?”

  布碌仑卫理公会医院的医生哈立德·阿明(Khalid Amin)周二治疗了7名新冠肺炎患者,年龄从25岁到72岁不等。他深感这个病毒的“一视同仁”,因为他看到的所有病人,不分男女老幼,在新冠肺炎面前,都犹如风中稻草,不堪一折。

  一位50多岁的病人从浴室移到床下,这不到12英尺的空间,却让他费尽艰难,胸口喘得厉害。

  “你现在呼吸急促吗?”阿明问。回答的声音如此之低,以致于就在咫尺的Amin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是。”

  过了一会儿,阿明用听诊器放在病人的背上,阿明听到了那天他在其他病人肺部听到的相同的声音:“咔咔的声,就像弄皱的纸。”

  医生克雷格·斯潘塞(Craig Spencer)2014年在埃博拉疫情中幸存,现在担任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急诊医学全球卫生总监。他遇到的病人无论年龄大小都有相同的症状:持续干咳、呼吸急促和发烧。

  他写道:“害怕摘掉口罩。这是唯一保护我的东西。”

  哥伦比亚首席外科医生史密斯说,疫情下,纽约长老会系统中的医院每天要烧掉约40,000个口罩,大约是正常数量的10倍,并且已经开始每天每人仅发放一个口罩。

  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表示,周一已向医院运送了约220万个口罩,并从州和联邦政府运送了更多物资。但是他说,这些远远不够。

  纽约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生约瑟夫·哈博(Joseph Habboushe)说:“如果医生没有口罩,那就像是派一名士兵参加战争,其他人都拥有装甲,而我们却没有装甲。”

  纽约市卫生局上周建议医护人员在接触确诊病患后继续工作,而不是自我隔离,除非他们开始表现出症状。

  “我们听到的有关医生和护士生病的消息越多,我们就越感到紧张,”诺斯韦尔(Northwell Health)全球卫生总监埃里克·西奥-佩纳(Eric Cioe-Pena)说。 “这绝对令美国每位医护人员担心。我们不希望自己基于资源短缺而不是根据患者的临床护理来做出决定。”

  每次上班后,佩纳都遵循他所谓的“去污例行程序”,包括擦拭电话、洗脸和洗上街时穿的衣服。

  他说:“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在全市,医护人员、医院管理人员和公职人员都在极力保存珍贵的装备,并希望在不堪重负之前找到更多的治疗空间。雅各布·贾维茨会议中心已被改建为可容纳1000张病床的医院,装备精良的海军方舱舰“ USNS Comfort”有望在两周内到达纽约港,额外提供1,000张病床,但不是为新冠肺炎患者准备的,而是为医院提供救助。

  纽约大学医生哈博说,虽然身为急诊医生什么可怕的疾病没见过,但新冠肺炎的康复状况令人担忧。尽管绝大多数人会治愈,顶多落下肺损伤的疾患,但老年人和存在基础病的人群最为脆弱,很多重症而死。

  纽约首位华人新冠肺炎患者James Cai提到,他尽管出院了,目前只能靠吸氧机来维持生命。蔡说,他被允许出院时,还带着一个小的氧气机。“我才32岁,不能永远靠氧气机,”他说,肺纤维化有可能留下了后遗症,而医生也无法告诉他损伤的肺以后能否100%好起来。

  哈博说:“我认为社会上每个人现在都感到焦虑和压力,在医院里,无论病人还是医护,这种感觉更加明显。如何面对疫情在变得更好之前只会越来越糟呢?现在只是攀升阶段,还不是高峰期。”

  哈博说,迫在眉睫的最大担忧之一是医护人员必须决定哪些患者使用呼吸机等可能挽救生命的机器,而哪些不使用。

  “战时有优先。没想到现在纽约也不得不对患者用上了。”他说。 “我很遗憾,很不开心。”

  编译:V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