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朱小棣新书《闲读闲记》出版(图)

朱小棣新书《闲读闲记》出版(图)

Dec 17, 2019, 01:39 AM
/

 

   【侨报记者林菁纽约报道】华裔作家朱小棣用英文创作了传记《红屋三十年》和小说《新狄公案》后,转而在随笔散文领域寻求新的突破,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一连写出了五本“闲”字品牌的书话随笔集,最近刚出版的新书《闲读闲记》秉持了“闲”字系列一贯的风趣幽默、敏锐豁达,也显示了越来越娴熟的朱氏文风。

   朱小棣读书并不讲究读“好”书,无论什么书,他信手沾来就读,也总能从中读出滋味来,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闲读加写作,实际已构成一种心灵对话,一种地理与历史时空无限的对话,它可以发生在我与任何死者与生者之间,甚至是三者之间。”在阅读过程中,他往往从某个句子、某个细节得到启发,碰撞出思想火花,进而引发评论,所以表面上是读别人的书,实际上是作者自己在思考。

   从这段写木心的话,可以看出朱小棣读书的心态:“我一直也没敢去读木心的作品,因为怕失望。一是怕对木心失望,这年头好货难寻,能有一块艺术瑰宝搁在那里,时时作为诱饵,日子方过得有趣;二是怕对自己失望,万一不小心搬回一座偶像,把自己给禁锢了,岂不更糟。”

   “闲”字系列奠定了朱小棣随笔的文字风格,大部分文章都短小精湛,文笔轻松诙谐,读起来就像跟作者天南地北地闲聊,这种看似散漫的、兜兜转转的闲聊,到了中途突然笔锋一转,作出犀利深刻的评论,令读者发现原来作者醉翁之意不在酒,谈名人轶事的目的是为了思考历史、反观现实,对人们习以为常的事物提出质疑。

   朱小棣喜欢读名人轶事,他略带自嘲说:“人到中年,我看非虚构文字的热情反倒愈来愈高,大半是有一个好奇心和窥视欲在那里作怪。”对名作家的童年趣事,他常常能够做出令人莞尔的解读。“比对一下各人的童年经历和所记得印象深刻之事,就非常有趣,甚至能让我们悟出后来人生发展的诸多不同。”

   他写沈从文“自小就很野,善打架,”“所以他是没有什么学历的,而敢于独自一人闯北京,做北漂,甚至从小就是一个逃学大王。”“虚构小说自然是他的成就,而一旦条件不再允许,他也不怕的,自有勇气闯出另一番天地。”聊聊几句便刻画出一个人的性格特征,让人很想去读一读沈从文的书。

   冰心小时候读狄更斯小说,一边流泪一边吃母亲给她当点心吃的小面包,朱小棣写道:“当我看见冰心的这一段自白,立刻联想到她后来的写作与作品,仿佛一下子找到了解读的钥匙。有书看,有东西吃,还在哭!这就是冰心啊!”

   读梁漱溟的回忆,描写自己小时候早上起床要等妹妹替他穿裤子,朱小棣风趣地说,梁漱溟后来“有胆量那样理直气壮质问毛泽东,敢情儿底气是自小打从妹妹那里就得来的呀。”

   朱小棣看似悠闲轻松地读闲书,其实是在文字缝隙里品读人生,分析社会,反思历史,由于有着深厚的文化历史素养,无论从哪买方面切入,他总能牵出一条脉络来,给读者呈现一个宏大的背景。例如他写杨绛, “读的不仅仅是文字,更是一位历史人物的身世地位、来龙去脉、过往喧嚣、杂陈往事、处世品味、人格深浅。想的是她百年来的文化贡献,以及从今往后她与尘世人间的亲疏远近。”

   也许因为长期旅居海外,朱小棣对中国始终保持着浓厚兴趣,对中文阅读近乎如饥似渴,也许潜意识中在寻找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年代,试图透过他人的经历,去体验一个错失的年代,以弥补心中的遗憾。也许正因为身在异乡,他的观察保持了距离感,有着局外人的清醒和敏锐,在谈笑点评之间保持了平和豁达之心。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