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被遗忘与被仰望的”:纽约边缘社区半个世纪的生存和守望

“被遗忘与被仰望的”:纽约边缘社区半个世纪的生存和守望

Nov 4, 2019, 18:10 PM

  【侨报纽约网报道】大火席卷加州引起了全美关注。最近,一部新的纪录片探讨了大火吞噬下主要大都市地区的变迁史。

  11月4日,《世纪大火》这部纪录片首映,影片中探讨布朗士为何在1970年代被烧毁,以及纽约人如何选择留下来并重建自己的社区。

  对于导演之一的瓦兹克斯·伊里扎里(VázquezIrizarry)而言,这部电影是了解影响她童年和青春期大事的机会。

  她说:“我在南布朗士长大,经常听说我们对社区的衰落和烧毁负有责任。” “但是我们没有烧掉南布朗士。相反,我们是守望这片土地的人。”

  伊里扎里对在纽约长大有美好的回忆,但也有童年阴霾。 “总有一场大火。从那时起的每个人,我们只记得烟雾的味道以及消防车迟迟不来。”

  小时候,她会穿鞋睡觉,随时准备逃跑。晚上熄灯前,一些家庭会在门口摆放一双双鞋。

  伊里扎里和她的合作伙伴创作了《世纪火灾》(Decade of Fire),首次记录了她称之为“家”的社区历史。

  1940年代后期,伊里扎里的祖父从波多黎各(Puerto Rico)抵达,当时的南布朗士(South Bronx)是一个由爱尔兰人、犹太人和非裔美国人组成的多元社区。南布朗士是理想的居住地,距曼哈顿的物业单位仅一步之遥。

  到了1960年代,曼哈顿开展了都市复兴(Urban Renewal),改革了原来由非裔美国人和波多黎各人居住的区域,令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被迫迁往拥挤的南布朗士。随着有色人种的纷纷到来,白人开始向郊区迁移。正如电影制作人指出的那样,非裔美国人和波多黎各人迁不动,因为许多郊区的房屋贷款或抵押都对他们持有歧视。

  同时,在一种被称为“ redlining”的做法下,一个拥有大量非裔美国人或波多黎各人的社区被保险人和抵押贷款人视为“负资产区”。居民无法获得保险或抵押,房东没有动力投资其物业。

  布朗士区逐渐失去地位、不受尊重。

  所以,当1970年代纽约市陷入金融危机时,纽约市府甚至决定关闭整个布朗士的消防站,以节省预算。

  威廉·帕特森大学(William Paterson University)历史学教授、《布朗士》(The Bronx)一书的作者伊夫琳·冈萨雷斯(Evelyn Gonzalez)说:“现在看起来很难接受,市府和州当时基本上是忽视南布朗士的。” “这不仅是种族歧视。这个区被当权者撇在脑后。”

  在1970年代,南布朗士近80%的房屋被大火吞噬。不少业主将房屋烧毁以要求保险赔偿,或者将其全部废弃。大约25万人失去了家园。在《世纪火灾》中的一个场景中,伊里扎里访问了消防局档案馆,得知南布朗士的一半大火甚至从未被记录下来。

  迈克·阿玛多(Mike Amadeo)在南布朗士经营一间拉丁唱片店近50年,他依然记得1970年代的大萧条。 “那时候我们经常没有水,也没有暖气。电话也打不出去,线路总是乱窜,”他回忆道。 “可以说是现实版的悲惨世界,一切都被烧毁了。”

  “我在这里经历了地狱,” 阿玛多说,他留下来是因为他爱他的顾客和社区。

  在1977年棒球世界大赛期间,美国人首次目睹了南布朗士发生的一切,当时洋基球场正在现场直播,附近突然火光熊熊。一夜之间,南布朗士变成了纽约市衰败的象征,这种负面形象被《阿帕奇要塞》(Fort Apache, The Bronx)一类电影所强化。

  “责备受害者”

  伊里扎里看到了这种固有形象对她的社区的影响。她解释说,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当人们贫困潦倒或居住在贫困地区时,他们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或自己的房屋。她认为,历史真相在于错误的政府政策和对公民的忽视。

  “谴责受苦的老百姓和谴责受害者没什么两样。这种做法转移了注意力,令社区在公共政策中不值一提。”

  罗格斯大学传播与公共政策教授胡安·冈萨雷斯(JuanGonzález)说,1970年代是南布朗士的低谷。他回忆说:“当时就像一片荒地。”冈萨雷斯在南布朗士长大,是青年上议院党的成员。该组织是一个激进社区组织,试图帮助居民维权。他说,该区的民选官员大多腐败,对帮助其选民不感兴趣。由于警察缺席,街头黑帮经常起着维持秩序的作用。

  最终,正是基层组织才使布朗士重获新生。一些当地居民自行收回人去楼空的建筑物,将其改造成适合社区居住的住房。非营利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促使社区参与并要求市府提供服务。 1982年,纽约市最终向布朗士派遣了火灾调查小组,此后大火逐渐减少。另一个转折点出现在1986年,当时纽约市宣布了一项数十亿美元的计划,以建造可负担住房。

  自2010年以来,布朗士一直是纽约州发展最快的区,其中56%的居民被确定为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家庭收入中位数(2016年为$ 37,500)低于全市其他地区,而贫困率(28%)则较高。

  冈萨雷斯说,现在该区面临着仕绅化的威胁。他说:“我从未想象过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流离失所如今再次发生。中产阶级搬来布朗士,他们正在赶走工人阶级和低收入者。”

  房地产开发商试图将南布朗士更名为体面的“ SoBro”和“ The Piano District”。

  《世纪火灾》触发了更深一层的思考:在全美范围内,洛杉矶、芝加哥、巴尔的摩以及其它城市中也有“布朗士”,这些一度被富人避之不及的地区,如今越来越受到全球市场力量和区域发展规划的影响。

  伊里扎里希望纪录片的观众不仅记住了南布朗士的斗争,还能想起其社区意识和创造力。

  她说:“嘻哈音乐就出生在这里。”美国著名拉丁裔歌手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和最高法院大法官索尼亚·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就在布朗士的工人阶级社区长大。

  对伊里扎里来说,南布朗士充满了无名英雄。 “他们是留下来并在社区中有所作为的人。所有社区中都有这样的人。”

  她补充说:“我们需要保持生活在这个社区的骄傲。” “证明我们可以讲述自己的故事,并且我们有勇于生存和发展的一面。”

  编译:V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