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66】澄双:国风女孩的汉服情怀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66】澄双:国风女孩的汉服情怀

Nov 4, 2019, 10:10 AM

  汉服,近年来在年轻人中突然火了起来。初中毕业后随家人移民到美国的澄双,少女时代迷上汉服,现在她在纽约推广汉服及其代表的文化思想。她说,穿上汉服让我觉得特别美、特别仙,会有一种自己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

  ■ 侨报记者 林菁

星居汉服社参加水灯节演出和宣传汉服。
星居汉服社参加水灯节演出和宣传汉服。

  穿汉服的澄双。

穿汉服的澄双。
穿汉服的澄双。
穿汉服的澄双。
穿汉服的澄双。
穿汉服的澄双。
日常生活中拥有一颗爱美之心的澄双。
日常生活中拥有一颗爱美之心的澄双。 
日常生活中拥有一颗爱美之心的澄双。 (照片均为澄双提供)
日常生活中拥有一颗爱美之心的澄双。 (照片均为澄双提供)

少女时代迷上汉服

我还没出国时,大概是2003年左右,就有人提出复兴汉服,我当时年纪还太小,直到2012年我才真正接触到汉服。与此同时古风歌曲也开始了复兴,我在网上经常看,我从小对音乐感兴趣,那时“古风歌曲”流派有一首代表作叫“倾尽天下”,我非常喜欢。

我中学时代流行的歌曲,要么是小情小爱,要么是国家繁荣富强,我很高兴听到这么清新的古风音乐,既有情有爱,也有家国天下,所以我当时就迷上了古风歌曲和汉服。在美国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回中国,在广州一个叫双玉瓯的店里,把我打工几个月的零钱买了3套汉服,大约花了5000多人民币。

古风歌曲和汉服属于中国古典文化的范畴,都引发我思考,日本、韩国、印度、越南等都有他们的民族服装,也都被国际认同。而中国被认同的是旗袍,但我觉得旗袍不能代表汉文化,旗袍是清朝传统服装改良,它是中国文化断层后的产物。

  推广汉服复兴文化

  纽约最近3、4年才开始有“同袍”,“同袍”来自诗经“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演变成现在用来称呼同样穿汉服的兄弟姐妹们。今年8月我们星居汉服社在纽约举办了一个面对所有人的穿汉服活动,对汉服不太了解的朋友,可以到现场来试穿。

  很多人穿上汉服会觉得自己挺拔、端庄、文雅、周正,并且会用衣装来约束自己的行为。我第一次穿上汉服是在双玉瓯,觉得特别美、特别仙,会有一种自己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

  汉服复兴不仅仅是衣服,还有中国的哲学思想和文化,当然是取其精华部分,“华夏复兴,衣冠先行”,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最标志性的服装都抹掉了,你想倡导文化会很难。

  我希望让我们移民第二代的孩子和青少年,有机会接触到中国文化中美、雅的部分。因为很多第二代移民,由于家庭等原因,例如父母在餐馆和指甲店工作,他们会觉得中国文化就是那些东西,所以对中国文化没什么兴趣。

  在美国如果能宣扬文化,特别是与国际接轨的文化,会获得美国人的认同。比如,国风电子乐、舞蹈用扇子水袖等既能融入现代节奏。又如,现在中国的动漫有水墨感,故事也很美,这些精髓应该让国际看到。我认为美国的青少年也会因为这些美而爱上中国文化。

  文化传播最容易消除人与人的隔阂。很多人对中国有偏见,对中国的印象停留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如果能用文化搭建桥梁,那么对中国自己的国际形象会有很大的提升。

  创作歌曲融合东西元素

  我创作的音乐有部分作曲用了中国元素,也请有名气的填词人帮我填词。我最近会在网络上发布两首歌曲:“十方回梦”和“千年孤独”。“十方回梦”是打算写成大合唱,会有一个开放版权的作曲,只要你是同袍,可以在社团拍的视频里使用它。

  我用了西方的和声理论,旋律和编曲有很多中国元素。有一句歌词让我感动:大家无论身在何方,都有一个向往我们文化根源的梦境。在这个过程中,只要还同样穿汉服,我们心里就有同袍的情意,我们可以一路同行。

  这首歌我酝酿了一段时间才写出来,从写曲、填词、把曲子编出来、请国内studio做音乐,到录制、做和声、混音,花了很长时间打磨。

  我在布碌仑学院(Brooklyn College)学了2年作曲,因为经济原因后来转到纽约市理工大学(New York C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视光学。

  我一直想做音乐,可我家人建议我你还不如学做指甲、做按摩,或开餐馆,赚的钱会更多,即使学个理发出来也能赚很多钱,你学音乐,今后不一定有饭吃。我觉得,就算音乐学院毕业了,还可以不断地学习,可以自己创作,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以前我还在读书时,时会到日本社区演出,比如在樱花展上唱歌,我还创作了一张日文专辑,我是从“二次元”学到的日语。我小时候看日本动画,学了些日语,能写歌词,也有日本朋友帮助,那段时间我见证了日本动画的盛况。我也在漫展有演出,这样的演出做了3-4年,让我看到别的国家文化,怎样在国际上让这么多人接受。

  当时家人和朋友反对我,他们说,你一个中国人在日本文化活动上表演,给我们丢脸。后来我转做会展商,卖些周边的东西补贴家用。当时我开第一家公司,卖日本饰品,都是从中国进口的精灵古怪的东西。但家人还是说,你一个女孩子,开着车到处跑!

  演出赚的钱太少了,没有钱很慌,虽然我们做音乐,但不能过得太潦倒。现在每年我会去30多个展会,也去美国漫威活动,最远到加州和西雅图,都是些跟日本文化有关的展会或活动。

  我还成立了一家音乐娱乐制作公司,只有我一个人,我会作曲、填词、演唱、录音,自己就是一个流水线。第三家公司是配眼镜,我在布碌仑开了个眼镜店,我先生帮我看店,有时间我就做音乐。

  从文化中寻找精神力量

  我身边有些亲戚,他们给我灌输中国不行的思想,说我的东西土得掉渣。他们说中国不好,让我觉得不舒服,我觉得这是一种叛逆,是一种好的叛逆。

  对这些亲戚,我不责备他们,他们的观点没有对或错,只因为中国发展很快,他们需要对自己说,他们来美国是对的,我理解他们,但不认同他们的观点。

  刚来美国时我非常不适应,如果我把自己放到中国文化之中,精神上我就能从中获得力量面对现实世界。

  有些人对中国有偏见,不单是外国人,也包括中国人自己,他们的偏见让我觉得不舒服。另外,我跟他们找不到共同话题,国内的歌曲、文化、小说,只能跟中国朋友聊,不过现在也有些人开始喜欢上中国动画。美国音乐有很多暴力、性、毒品、背叛的话题,我觉得美国很多音乐的旋律、节奏、理论很好,但歌曲的内容,我更喜欢中国的一些音乐。

  中国很多音乐的核心价值观让我更有共鸣。很多歌曲给予你勇气,有时候你找不到方向,你需要给自己鼓励,只要是人都有伤心迷失的时候,如果这时候来一些暴力、夜场的歌曲,对你没有帮助,如果有一首鼓励你站起来的歌曲,可能就会影响到你。如果有一首歌鼓励你不要放弃,明天会更好,会影响到你这一瞬间的抉择。所以,我觉得作曲呈现的价值观对社会还是有很大影响。

  把汉服融入到生活中

  我更倾向于把汉服融入生活中,我不会每天空喊口号,我会与同袍聚会。

  汉服可以搭配得很时尚,例如,我身上穿汉服上衣,搭配暗黑英伦风格的裤子,鞋子是巴洛克风格。

  我觉得,任何人要达到自己很舒服的状态,是很成熟的标志。我会染发,但不影响我喜欢汉服。我们是复兴,不是复古。

  复兴汉服成功的话,逢年过节想穿汉服也不会被人嘲笑,平时上班穿汉服也感觉舒服,只有到达这个程度才算成功。同时,把汉服代表的文化和意识形态融入到大众的生活中。你穿汉服,你就代表穿汉服的群体,要心平气和。

  我认为,由于文化断层太久,现在复兴汉服有一部分人比较偏激,使得很多人对汉服有偏见,比如一个女孩不小心穿了山寨汉服去参加活动,被同袍批评,这个人可能以后不会再穿了。

  我认为要尊重每个穿汉服的人,现在穿汉服的主体是年轻人,也出现年龄歧视,有些人觉得旗袍是大妈穿的,或排斥不同年龄层的人,我觉得在推广过程中应该接受任何年龄的人,不分男女、美丑、地位,不然大家会觉得这个圈子规矩太多,干脆不要参加了。

  我不觉得推广汉服是民粹主义,就像推崇儒家和道家的价值观,又如对庄周、李商隐的想象和向往,对诗中瑰丽的广阔的想象,都是弘扬中华文化的精华。

  汉文化是中华文化主体,但不排除其他民族对汉文化的促进和影响,例如汉服本身在各个朝代就吸收了其他民族如游牧民族的服装元素。

  汉服代表的价值观,首先是守理,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次是中正,汉服有一条中线,你要行得正,坐得端,可以提醒自己的言行;第三是留白,留白是中国绘画中很重要的概念,不要把东西填满,例如,汉服不是特别紧身,没扣子比较宽松,人要给自己留一些空间,想象的空间,生活的空间。

  对我来说,汉服引发了我对中国鼎盛时代如汉唐的向往和期盼,可能中国全盛的时期很快会到来,现在中国在崛起,只不过没被全世界看到。我希望将中国文化在国际推广,使之成为被大众喜欢的文化。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