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不务实”的哈佛通识课:有意思更有意义

“不务实”的哈佛通识课:有意思更有意义

Oct 2, 2019, 10:03 AM

  【侨报综合报道】近日媒体报道,中国浙江工商大学2016年开设的通识选修课“食品加工与创新实践”课,出现了三四百名学生“抢”70个名额的火爆情况,学校为此采取了“摇号”方式,学生选得上全凭“运气”,很多学生摇了2年才抢上。而在美国哈佛大学,许多“有意思”的通识课程早已风靡全球。2019年秋季,哈佛又开始实施新一轮的“通识教育专案(Gen Ed)”。据搜狐网等媒体报道,被视为世界大学本科通识教育的旗帜与标杆的哈佛,每一次通识教育改革,都引起全球教育界关注。在通识教育备受重视的今天,本期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标杆学校——哈佛的通识教育。

  有意思的哈佛通识课

  近些年,华人朋友经常会遭遇一个终极追问:“你幸福吗?”确实,什么是幸福?这是许多人纠结一生的问题。

  其实,这个话题的缘起,就是哈佛通识教育课程之一的“幸福课”。该课是哈佛毕业的Tal Ben Shahar博士开设的与“积极心理学”相关的课程。Tal Ben博士通过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与感悟,告诉学生如何生活得更加充实、幸福。这门课被哈佛学生们推选为最受欢迎的课程,Tal Ben也因此被誉为哈佛“最受欢迎的讲师”和“人生导师”。很多听课学生向学校教学委员会反映,这门课程“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再如,下面这道题,很多人都做过:“你驾驶一辆刹车失灵的火车,在轨道上眼看就要撞死5个工人,而另一条岔道上有一个工人。你会不会把火车扳到只有一个人的铁轨上?”该题就是哈佛法学教授桑德尔开设的通识课程“公正:该如何是好?”中的一问。在课堂上,桑德尔通过一些假设或真实案例的描述,让学生在两难的道德困境中,做出决定。他鼓励学生站出来为自己的观点辩护,思考关于公正、平等与民主的一系列基本问题,拓展他们对于政治与道德哲学的认知理解,探究固有观念是与非。但是,在第一节课末尾,桑德尔对学生发出警告:这门课并不会教给你任何新的知识,我们更多的是授予你看待事物的另一种方法。

  今年,哈佛的一位宗教研究教授Kirakosian开设的“权利的游戏”通识课程,也受到了学生的欢迎。该课程通过引导学生们观看《权利的游戏》剧集,了解中世纪文化、宗教和社会。这门课程希望引导学生们,以全新的视角审视周围的环境,通过深入挖掘独立事件的相关性,帮助学生掌握了解环境、定位自身的能力。

  哈佛有很多像上面这样“不务实”的课程,它指向的可能不是具体的技能或特定知识,而是更具“顶层设计”的能力,比如某一种心态和幸福观、批判性的思维方式、重新审视周遭世界的视角。

  新版哈佛通识课特点

  2019年秋季,哈佛大学开始实施新一轮的“通识教育项目(Gen Ed)”,这项为本科生新推出的通识教育计划,包含160多门课程,在原有课程基础上进行了部分重组,也增添了许多新课程。哈佛大学通识教育的课改小组,鼓励不同学科的教师联合教学,开发出不局限于某一特定学科的通识课程。

  该专案由哈佛本科教育学院院长艾曼达·克莱博负责。她说:“哈佛提供了一套特殊的课程。它们构成了持久和紧迫的问题,帮助学生看到,没有一个学科能够回答这些问题或者单独解决这些问题。通识课程呼吁学生,去综合在诸多学科里获得的知识,并将其应用于世界。”

  新版哈佛通识课程,是真正的“以学生为本”,综合来看,有三大亮点。

  1、学生更容易理解各类课程。

  哈佛将原来通识教育计划的“8大领域”改为“4+3+1”的新课程模式,包括4门必修通识课程(General Education Courses)、3门分散式课程(Distribution Courses)和1门实证与数学推理课程(Empirical&Mathematical Reasoning)。

  具体而言,哈佛本科生需要从“美学与文化”(Aesthetics&Culture)、“伦理与公民”(Ethics&Civics)、“历史、社会、个人”(Histories,Socities,Individuals)、“社会科学技术”(Science&Technology in Society)等领域中,分别选出1门必修通识课。

  3门分散式课程则对应“艺术与人文”(Arts&Humanities)、“科学与工程”(Science&Engineering)和“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等领域。学生需从艺术与科学学院(FAS)和保尔森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SEAS)下属的3个院系中各修1门分散式课程。

  而“实证与数学推理”作为一个课程类别被独立出来,体现出哈佛对学生数理量化分析能力的重视。新课程体系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之前课程范围广泛,但内在逻辑不清晰、内容混杂的问题,更加注重学生的实际需求,也更容易被学生所理解。

  2、学生可放心按兴趣选课。

  新方案,只要学生在“实证与数学推理”课程上拿到成绩(letter-grade),就可以从必修的四门通识课中任选一门,用“及格/不及格”的呈现形式作为课程成绩,且结果不计入GPA。如此,学生可以放心选择自己感兴趣但又比较有挑战度的必修通识课了,因为课程成绩只会是及格或不及格,也不会影响GPA成绩。

  而此前,学生所选课程的成绩均会计入他们的GPA,这导致部分学生因过于看重成绩,而只选择比较容易获得高分而缺乏挑战度的课程,即使自己特别喜欢某一门课程,也可能会因为这门课程的授课教师给学生打分过严、判分过低望而却步。

  3、学生选课节奏更加自主了。

  改革前,哈佛对学生选课节奏并没有过多限制,只要他们毕业前完成既定要求即可,但鼓励学生每学期修读1门通识课程,改革后,这一鼓励性要求被取消了。此举可能是基于学生的实际需求和现实考量,让他们可在初入大学阶段尽量多学通识课程,从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和领域,以便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中进行更深入的学习、研究。

  通识教育:让学生成为“更完整的人”

  哈佛大学设立了独立的委员会管理课程设置,不断对课程评估和审核,激发老师们以教授通识课为荣誉。

  有理由相信,哈佛新版的通识教育方案,将会涌现更多“有意思更有意义”的课程。有评论称,通识教育跨学科学习的叠加效果,可能会超出我们现有的经验判断。

  “通过新一代通识教育项目,我们试图让学生为成为全球公民做好准备。”艾曼达·克莱博表示,哈佛通识课程将寻求更多涉及全球化的主题课程,让学生了解全球性问题。

  对于一直来的“专业”和“博雅”之争,哈佛通识教育委员会主席哈里斯认为:“通识教育的特点是又宽又深。所谓宽,是教给学生的知识范围宽广,深则意味着要深入各个专业,每一门课都讲究深度。”

  通识课程,代表了一所大学对待知识与教育最基本的态度,“一个人在大学期间应该学些什么,大学最希望培养的是什么样的人。”通识课程让学生在主修专业之外,从兴趣出发进行更广阔的探索,成为“更完整的人”。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