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64】董明艳:跑酷女孩的特技人生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64】董明艳:跑酷女孩的特技人生

Sept 23, 2019, 01:07 AM
董明艳。

董明艳。 (摄影karolina knepaite)

  华裔女孩董明艳(Emily Tung)是纽约极少数参加极限运动“跑酷”的女孩之一,她也是武打替身,在广告、影视里当特技演员,穿高跟鞋打打杀杀,动作干净利落又无比帅气。每天她都在挑战自己的极限,推动自己去完成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 侨报记者 林菁

董明艳。 (均董明艳提供)
董明艳。 (均董明艳提供)
董明艳。
董明艳。
董明艳。
董明艳。

  学国术和跆拳道

  我在美国加州出生,在加州时我就想学国术。当时,我看到电视上武打演员用手劈开砖头,觉得很酷,求妈妈让我学国术,但妈妈说国术很危险,她让我哥学国术,让我学芭蕾。于是,我常常跟着哥哥去看他学国术,吵了一年后,我妈就只好同意我学国术。

  我5岁时跟家人一起回到台湾,从那时候起开始学国术,练到9岁,后来转学跆拳道,从10岁到18岁跟老师学练跆拳道。

  我天生比较容易感到无聊,如果没有动感,很快就会失去兴趣。我觉得芭蕾很无聊,但学国术才上3堂课,就又不想学了。因为我学倒立支撑不住,整个人掉下来,但我妈不同意我放弃,要我学下去,果然很快就学会了倒立。

  后来学跆拳道,基本每天都练,学怎么在空中飞踢、前翻滚、后翻滚。当时有其他女孩子来学跆拳道,但只有我一个坚持学了下来。

  国术和跆拳道,拳法都是一个风格。16岁时,我获得跆拳道黑带3段,这是18岁以下能达到的最高级别,考黑带要360度踢,难度很高。

  来美学戏剧演木偶戏

  18岁我来美国读书,在长岛 Hofstra University大学读舞蹈和戏剧,那4年里我又继续学习芭蕾。毕业后,我第一份工作是做木偶戏,小时候我玩过木偶戏,把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变成有生命,我觉得很有趣。做木偶戏有时候你得自己写剧本,全场约45分钟。

  大学毕业时,有个朋友告诉我有个木偶戏试镜机会,于是我就去了。从2013到2014年我在中央公园的瑞典小屋木偶戏院(Swedish Cottage Marionette Theater)演木偶戏,那个剧场主要演给小朋友看,周末人满为患。

  学钢管舞和霹雳舞

  2014年我学钢管舞,2015年参加比赛,在芝加哥地区获得第一名,获得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钢管舞跟夜总会的那种钢管舞不一样,它融合了体操和现代舞,一套大约4分钟,很多马戏团都会有这种节目,难度很高。

  2014年到2016年,我在一个studio当钢管舞教练,同时也学Breaking 地板舞(或叫霹雳舞)。当时我专注练钢管舞,根本没时间练其他的,但是我又不想只跳钢管舞,因为即使是最厉害的钢管舞师也是赚不到钱的。

  于是我从studio辞职,一个星期后Adidas 找我拍广告。那个机会是我跑酷的朋友介绍的,试镜后他们让我参加一个广告宣传片拍摄,在那个宣传片里做了一个空翻的动作。也就在拍广告的时候我才发现,武行是我想从事的工作。以前想过拍电影当明星,但我更喜欢动感,觉得武行更适合我。

  拍了Adidas的那个广告后,我觉得该转行了,拍了这么大的片子后,怎么能回去做那份小工作呢?我想进入武行之前去拍广告,2016到2017年我都在接广告,同时也开始练武行。

  跑酷女孩挑战极限

  于是,我到专门教特技的studio学习,学习借位等各种技能。同时我也从招聘演员的网络找拍广告的机会。当时,如果有广告需要拍霹雳舞或跑酷,他们就会叫我,因为会这些技能的女生不多。在纽约这个圈子里,所有族裔的女生加起来还不超过10个,亚裔女生可能就只有我一个。我个子也比较高,5英尺6英寸半。

  跑酷,是一项运动,英文的名字是Parkour或 freerunning。它原是法国海军设计的一套系统,他们研究非洲原住民打猎的方式,后来逐渐发展成社区活动。在人们的眼里,有时候会觉得动作很恐怖,但我觉得学起来虽不难,但很难突破。

  跑酷回归人体的本原,它最了解身体怎么使用最自然、最有效率,因为人体的构造是有设计的,跑酷帮我们去发现,怎么使用身体最符合人体构造。现代人已经失去非洲原住民的一些能力,用两只脚走路使我们失去很多东西,比如肌肉的萎缩,跑酷就是开发人的本原。

  跑酷的动作,我马上就能学会,转不同的movement 也很快,如果360度都开发的话,我转换动作不会特别困难。

  跑酷让我不停地去push自己的局限,不会停在原地。而且下一步会是让自己挑战更高难度动作,我会一直push,不会害怕。比如几年前,“抛”(airflare)这个动作很少人会做,有人说女生是做不了这个动作的,但日本就有几个女生会这个动作。整个跑酷社区在成长,这个动作现在算是基本功了,这种观念,如果不尝试,下一代就不会,他们会觉得不可能。

  进影视界当特技演员

  后来我终于加入了电影电视广告公会SAG-AFTRA,没加入这个公会就不能接替身(stunts)的工作。

  我参加过电视剧《哥谭》(Gotham)的拍摄,它讲述变成蝙蝠侠之前的故事,里面有一群女生在武打的镜头,我扮演其中一个女生。我做武行已经两年多,先后拍了10部电视或电影。

  做武行很刺激,与我以前做的完全不一样。特技场面拍的时候很快,有个镜头是把我往镜子里面扔,镜子不是真的玻璃,但如果不小心还是会扎到,必须闭上眼睛,摔下的时候要让身上有护具的地方先着地,避免脸和手先落地。

  这个动作必须练好,虽然平时我们有练习往墙上摔,但都是我自己练,拍电影时是对方故意把我往墙上扔,因此我要学会保护好自己。不过,到目前我还没有受伤过。有一次我被扔到一个比较硬的地板上,好几个星期脊椎都会有点发凉。

  我喜欢这种工作,每天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通常我去到片场,到了片场才知道要做什么,导演会问我能不能做某个动作,因此必须靠临场反应。

  有一次拍一个镜头,把我扔到镜子上,第一次镜子没破,第二次镜子破了但镜框掉下来,所有只好拍第三次,要做到镜子破了但镜框不掉下来。我们通常希望一次拍好,不要超过3次。有时候要等主角拍完戏,于是我们便在片场聊天打发时间,也蛮有趣的,有一次拍戏直到早上4-5点才轮到我。

  有一次我在电视剧里做按摩师,给《Law and Order》的男主角Chris Meloni 假装做happy ending,手在毛巾下动,为了进入演员公会我什么都做,每次cut,他就开始讲笑话。

  拍电影的时候与后来呈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我看自己在电影里,有时候感到有点失落,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后来,我把我拍的东西都剪辑放到一起,有两分多钟,我发现我还拍了挺多的,打打杀杀、被丢、被摔。但我想做更难的,比如拉钢丝,在空中做动作。

  学特技要常练,不然空间感不够。我可以记很多套路,套路一忘记就乱打,好在我反应比较快,耐摔、力气也比较大,但我也是讲求技巧的人,能够控制技巧。

  我经常表演,所以对镜头比较了解,知道镜头在哪里,我该怎么演,算是比较能入戏的人。我现在算是幕后,以后可能考演员,但要先认识圈子里的人,让他们推荐你才行。

  我拍替身两年多,算是刚入行。每天练习2到6小时,辛苦是辛苦,但如果你有热情,你就会觉得很值得。我平时尽量练身体,参加breaking比赛、跑酷比赛。曝光率高,就会有人推荐你。因为你会的东西越难,就越有人找你拍东西。

  穿高跟鞋演特技

  我妈妈不敢看我的表演,有时候她搞不清哪个是我,也搞不清楚我是打人的还是被打的。她不完全赞成我做武行,觉得这个行业很危险,她希望我做演员或歌手,但我爸觉得我很酷。

  平常我也上唱歌班,因为以前想走百老汇的路,但又不太喜欢百老汇的风格,我更喜欢现代的风格。但如果有适合的戏还是会想演,比如West Side Story,里面有霹雳舞,我曾经去试镜,但没被选中。百老汇除了会跳舞,还要唱歌,但唱歌方面我还有进步的空间。

  有些人说女孩子怎么可以像男生一样打打杀杀,其实女生在一些方面有优势,动作能做得干净,比如我要穿高跟鞋打斗,男生可能连穿高跟鞋都站不稳。

  我现在很习惯没有女生的环境,也很习惯与男生相处。年纪小的时候我不太敢讲话,觉得男生可能不会跟随一个女生,因此不敢做leadership,现在不会这么想了,因为我的事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层次。其实大家都想跟一个可靠的人,跟性别无关。在美国,打打杀杀的女生,男生反而会觉得有趣。

  我刚入行,收入还可以,我们的基本工资跟主角是一样的,只是主角拍的时间长而我们短。时薪很不错,只是工作天数不是很多,如果每周都接戏,收入就可以很好,上一季8到11月,我每周都有工作。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为跑酷、霹雳舞等这些新潮的东西设立一个舞台,现在跑酷和霹雳舞的人很多是教练,我想创建一个特别类型的娱乐公司,雇他们来表演,为他们打造一个舞台。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