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刘醇逸批市府公校学生族裔多元化政策(图)

刘醇逸批市府公校学生族裔多元化政策(图)

Aug 16, 2019, 02:11 AM
刘醇逸(左2)批评白思豪及卡兰纳公校录取改革“不计后果”,左3为贝尼代托。

    刘醇逸(左2)批评白思豪及卡兰纳公校录取改革“不计后果”,左3为贝尼代托。 (尹英姿摄)

【侨报记者尹英姿8月15日纽约报道】“纽约市/州教育峰会”(City & State Education Summit)15日在曼哈顿中城纽约市立大学巴鲁克学院(Baruch College)举行,州参议员、州参议会纽约市教育委员会(New York State Senate Education Committee)主席刘醇逸批评由市长白思豪与市教育局局长卡兰纳(Richard Carranza)主导通过取消特殊高中考试(SHSAT)等方式促进公校学生族裔多元化的政策“不计后果”并且将教改“种族化”(racial element)和“情绪化”(emotional),公校系统变革的决定权必须掌握在州议会手中。

纽约市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布朗士科学高中(Bronx Science)和布碌仑科技高中(Brooklyn Tech)等8所特殊高中均依据1971年实行的《海克—凯拉得法》(Hecht-Calandra Act of 1971),采取单一考试成绩作为录取学生的标准。刘醇逸在峰会“标准化测试的未来”(The Future of Standardized Testing)座谈上表示,州议会立法层面上不会在短期内对现行教育系统政策,例如SHSAT、SAT等考试作出颠覆性决定。

刘醇逸称,8所特殊高中当前采取的单一考试录取标准建立在《海克—凯拉得法》的基础之上,若要改变甚至取消SHSAT,应通过州议会的立法程序,更改法律内容。而这一过程,并非一蹴而就,需要相应的时间展开公听会、辩论、投票等种种程序。因此,在SHSAT问题尘埃落定之前,华裔家长和学生应将继续按照自身规划备战SHSAT,无需过多担忧。

州众议院教育委员会主席贝尼代托(Michael Benedetto)则认为,如SHSAT改革甚至取消,应交由市级部门自行决定,没必要上达州议会的“天听”。对此,刘醇逸予以反对,强调公校系统重大变革的决定权必须经过州议会。“原因很简单,就算不住在纽约市的上州乃至其他地区的居民,他们仍然可能申请8所特殊高中。”他说,SHSAT这样的录取规则不会消失,只是要看怎么改革才能最大程度符合推动公校学生族裔多元化的目标。

“30年前,我在就读布朗士科学高中(Bronx High School of Science)时早就讨论过学生族裔多元化不足的问题,并不是白思豪去年6月提出来,大家才意识到这个议题。”刘醇逸说,特殊高中等纽约市公校系统学生种族隔离是累积了数十年的沉疴旧疾,凸显市级政府对公校系管理不善、资源配置不均,并非如白思豪和卡兰纳所说,通过取消SHSAT就能让问题迎刃而解。不但可行性不高,况且“不计后果”的改革措施也无法长时间稳定地促进公校学生族裔多元化。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