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纽约州为性侵指控敞开大门 大量诉讼案接踵而至(图)

纽约州为性侵指控敞开大门 大量诉讼案接踵而至(图)

Aug 14, 2019, 12:59 PM
今年8月7日,纽约州数千名声称自己小时候遭到猥亵的受害者前往法院,对他们所称的施暴者及其工作机构提起诉讼。66岁的Toale手中展示一张他16岁时候的照片,并表示当年他在长岛上的一所天主教高中被一名员工猥亵,他是争取通过《儿童受害者法案》的领导者之一。图片来源美联社。

    今年8月7日,纽约州数千名声称自己小时候遭到猥亵的受害者前往法院,对他们所称的施暴者及其工作机构提起诉讼。66岁的Toale手中展示一张他16岁时候的照片,并表示当年他在长岛上的一所天主教高中被一名员工猥亵,他是争取通过《儿童受害者法案》的领导者之一。图片来源美联社。

  【侨报纽约网报道】本周三(8月14日)凌晨刚过,现年75岁的彼德·瓦伊达提出民事诉讼,将纽约州大主教管区列为被告。瓦伊达还表示,正义可能被推迟了,但他不会让正义被否定。

  据PIX11报道,在20世纪50年代初,瓦伊达还是个小男孩,当时他就读于布朗士区一所天主教寄宿学校,并在学校遭到性虐待。瓦伊达表示,“我希望他们得到他们应得的一切惩罚。”

  此前,纽约大主教区公布了120名牧师的名字,这些牧师被指控对未成年人进行性虐待,他们是向大主教区独立和解与赔偿计划提出索赔的对象,并对被认定受害人有资格获得赔偿。

  本周三,纽约州开启为期一年的诉讼窗口,该窗口允许受害者提起民事诉讼。此前,纽约州因诉讼时效规定禁止提起民事诉讼。

  据报道,预计第一天将有数百起,数千起诉讼案件。被控目标包括天主教会、美国童子军(Boy Scouts of America)、公立学区,甚至已故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

  律师杰夫·安德森(Jeff Anderson)表示,对于那些在纽约等待了这么久勇敢的幸存者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

  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儿童机构,如果天主教会和童子军,以及私立和公立学校和医院,都有可能需要面对因财政问题所造成毁灭性打击而做着准备。

  2002年,加州通过了一项类似的法律,导致该地区的天主教教区支付了12亿美元的法律和解费。

  纽约大主教管区表示,2016年为性侵受害者设立的赔偿基金已经向323名受害者支付了6500万美元。这些受害者已经放弃了提起诉讼的权利。大主教管区还起诉了20多家保险公司,试图迫使保险公司承担不合理的索赔,因为保险公司不会支付诉讼期间提出的众多索赔。

  总教区发言人约瑟夫·齐威林(Joseph Zwilling)表示,“我们无法预测具体数字。但我们一直在做准备。”

  今年早些时候,奥本尼在经过十多年的讨论后通过一项法案,该法案是天主教会性侵丑闻受害者经过20年来斗争所争取的,将赋予受害者更大的自由,可以起诉施虐者和非营利组织雇主。与此同时,该法还延长了受害者诉讼时效,允许新受害者在55岁之前提起诉讼,在28岁之前寻求刑事指控,而旧法律规定的受害者为23岁。

  过去被诉讼时效限制的一年诉讼窗口,一直是该法案获得批准的关键。天主教会(Catholic Church)等主要机构对此表示反对,并警告称,这可能会给任何关心儿童组织带来灾难性的财务损失。

  州共和党议员阻止该法案进行投票。 在民主党赢得共和党议员控制的州参议会之后, 该法案获得一致通过。随后,教会于今年放弃了对该法案的反对意见。

  许多诉讼可能会涉及到施虐者个人或他们的遗产。一名代表几名遭到性虐待女性的律师表示,这些女性在年轻时曾被爱泼斯坦性侵,她们将对爱泼斯坦的遗产提起诉讼。这位人脉广泛的金融家于上周六(8月10日)在纽约等待审判时被宣布自杀身亡。

  据倡导人士、心理健康专家和受害者自己均表示,在童年时期受到性骚扰的受害者往往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说出自己曾经的创伤,即使是对自己所爱的人。据一名55岁,来自史丹顿岛的律师杰克·特劳布(Jack Traub)表示,“我们只有一个童年,一个青春期,由于创伤,他一生都难以建立和维持正常的人际关系。”

  据悉,特劳布是洛克菲勒大学诉讼案的45名原告之一。与此同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Pfau Cochran Vertetis Amala公司也打开了这扇诉讼窗口。该公司还对童子军和天主教会提起了诉讼。

  医生雷金纳德·阿齐布尔德(Reginald Archibald)被控在30多年的时间里猥亵数百名儿童患者。阿齐布尔德于2007年去世。洛克菲勒大学联系了曾经遭到阿齐布尔德猥亵患者,为他们提供免费帮助,并进行了一项内部调查,发现阿齐布尔德“对他的许多病人都有不当性行为和性虐待行为”。

  洛克菲勒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洛克菲勒大学致力于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与阿齐布尔德博士的前病人进行建设性的合作。我们对他的病人深表歉意,他们因为他的行为而遭受痛苦。”

  (编译:YL)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