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8】黄妮可:艰辛育儿路 为母当自强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8】黄妮可:艰辛育儿路 为母当自强

May 20, 2019, 00:50 AM
纽约亲子互助会代表布碌仑荣获市公园局“金铲子”奖。(本文图除署名外均为黄妮可提供)

    纽约亲子互助会代表布碌仑荣获市公园局“金铲子”奖。(本文图除署名外均为黄妮可提供)

  她曾被移民浪潮左右人生,遭遇前夫家暴,成为单亲妈妈,独自抚养两个卫星宝宝,却又碰上特殊教育的难关,一个人遍尝育儿教子的酸甜苦辣。走过这条荆棘路,她用自己的经历为后来人照亮希望。

  ■ 侨报记者 高诗云

纽约亲子互助会表彰2018年度优秀义工。(高诗云摄)
纽约亲子互助会表彰2018年度优秀义工。(高诗云摄)
《侨报》与纽约亲子互助会举办特殊教育讲座。(高诗云摄)
《侨报》与纽约亲子互助会举办特殊教育讲座。(高诗云摄)
孩子们在亲子互助会复活节活动中开心寻彩蛋。
孩子们在亲子互助会复活节活动中开心寻彩蛋。
黄妮可和一对儿女。
黄妮可和一对儿女。

  我是福建长乐人,19岁跟着父母一起移民来到美国。家里总共4个孩子,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那个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本来可以去上高中的,但还没来美国一个礼拜,就坐长途汽车去了田纳西州的一家buffet店打工。

  没读多少书 20岁就结婚

  那时候的福州人,都是觉得“读一天书,等于少挣一天钱”,反正女孩子,长大嫁人就行了,读那么多书干吗?英文也不用会太多,五句英文就可以了:excuse me,thank you,sorry....。.反正就是非常常用的五句,会了就可以在美国赚很多钱了。

  像我来美国之前,高中没读完,初中也等于是混的,因为爸妈说“书读那么好干嘛?出国就行了。”这是他们给我们从小灌输的观念。整个福建沿海地带的乡村,那时候基本上都是这样的风气。他们不会说:你要读好书,读好书可以改变你的命运。但他们会说:赚钱,有钱才能改变命运。

  然后到20岁的时候,就催着你相亲、嫁人,因为嫁人有礼金。这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我那个时候是3万8千元,现在8万8千元了吧?当时我还小,各方面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就觉得——谁能给个3万8千元,完全可以嫁了!

  就这样,20岁,我就结婚了。我和前夫两地分居,我住美国,他在加拿大,半年才见一次面,这其实也是很多华人社区婚姻的常态。 夫妻见面少 先生有外遇

  结婚3年,我们有了儿子和女儿。儿子出生的时候,我是非常非常不愿意把他送回中国去的,但孩子的父亲却一定要把他送回去给父母,说“这样我们就可以去赚更多的钱,以后孩子就有大房子住”,就是这样把前途都画得很美好。没办法,你是受不住亲人和家人的压力的,他们会一直说,你怎么这么懒,生了孩子就不去上班。

  迫不得已,我只能把儿子送回国给先生的爸妈带,结果又发现怀了女儿。因为两个孩子是连着生的,夫妻两人又很少见面,这个时候就有第三者介入。我肚子里怀着二胎时,先生就很少联系我。生孩子的时候,他外遇了,外遇了还说是我不够好。

  当时我觉得,能弥补就弥补,毕竟有两个孩子。当我以为一切都会过去,却无意间发现先生的手机里依旧和别人保持亲密联系。我拿着手机质问他,没想到竟遭受毒打。那时候很害怕,也不敢拿起电话报警,怕报警了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孩子。但家暴一旦发生,就会一而再再而三。连续遭受多次家暴后,我只能选择离开家。于是女儿出生的第2年,我离了婚。当时,我的两个孩子都在大陆。因为家暴,我回国把孩子带了出来,接到美国自己抚养。

  不顾反对 偷把孩子带美国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才23岁。我的父母其实是很反对我把孩子接回美国的,他们觉得我这样做会拖累整个家庭,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大,老大一旦离婚了,好像整个家族的名誉都会受到影响。

  我只能偷偷把孩子带来美国,先是藏在费城,后来搬到纽约。反正已经到了美国,我爸妈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我非常明确地告诉我的父母,我是必须带着这两个孩子的,无论给我什么样的压力,我都不会放弃。

  新移民单亲妈妈带小孩很不容易。孩子一来美国,开销就会很大。虽然我有一些积蓄,但万一遇到突发状况就会很艰难。比如,有次我们租的房子有臭虫,不可能继续住下去一定要搬家。我那个时候没有去向家里人求助,因为不能开口,你一旦开口,他们就会说“看,你没本事,你把孩子带出来,现在过成什么样子!”

  好人帮助 很快拿到儿福

  当我真正需要政府福利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只能在街上一家家机构问过去,但每家给的答案都不一样。后来很幸运,我遇到一个开福利中心的马来西亚人,带我去福利局申请。因为我前夫没有给小孩抚养费,ACS(儿童福利局)专门有个项目,会帮你支付小孩的托儿费,他们再去向孩子的爸爸追款。当天,所有的福利都批下来了,有粮食券、免费上学、房屋补助和现金资助。

  当我拿到粮食券的时候,眼泪都掉下来了。虽然只有650块钱,但是感觉对我的帮助真的很大很大。然后孩子就可以去上学,我也可以去工作。在我们最苦的时候,这笔福利是一个很好的过渡。

  两个孩子刚接回美国时,大的3岁,小的2岁。他们一下飞机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你为什么不要爸爸啦?”那么小,怎么会说这种话,那肯定是别人教的,这些话其实对小孩子的心理影响非常大。

  我的小孩经历了很多很多。儿子上学前班时经常被老师投诉,说不合群啊、打闹啊。还有就是他没看见我就会哭闹得非常非常厉害,总担心下一秒我就会不见了,没有人要他。

  儿子发病  感觉天塌了一样

  儿子来美国差不多一年,我带他去看精神科医生做评估。那时候我不懂,也不知道心理评估需要8周才能诊断出孩子有什么问题。第一次那个医生看我孩子还没有3分钟,就说他是多动症,一路做心理辅导一直到上幼儿园。结果孩子5岁时突然癫痫发作,被送去了医院,那时候我感觉像天塌了一样。

  5岁到6岁这一阶段,儿子频繁进出医院。因为我英文不好,再加上医院翻译也不是很专业,跟医生沟通出现误差,幸好我有个做特殊教育辅导的朋友,帮我翻译、预约医生。之后,儿子转到湾脊区的176小学,又出现了很多行为问题,比如会尖叫、容易情绪失控、不服从命令,跟小朋友也不合群。

  突然有一天,我接到学校的电话让我去开会。进门就看见7个校方的人,针对我一个家长,他们轮流讲了两个小时,说我孩子各种各样的不好,让我签字送小孩进入紧急的小班项目。他们说:你的孩子需要特殊教育。

  那个时候我完全听不明白他们在讲什么,我只以为特殊教育是“傻子”。我孩子没傻,为什么要让他去特殊教育?我是非常非常抗拒的。那段时间孩子的情绪也非常低落,不愿意去学校。校方怀疑有家庭暴力或者医疗疏忽,加上我们拒绝接受IEP(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Program),和学校起了冲突,学校于是报告了ACS。ACS来家访时,说他们只要确定孩子没有被家长虐待,就会全力帮助家长渡过难关。因为ACS的介入,校方在处理我小孩的问题上反而变得更柔和了,我们也积极配合,给孩子换了新的家庭医生和心理治疗师,重新做评估。

  在医生介绍下,我得知了和谐家庭协进会的陈伟力先生要在布碌仑专门开办一场亲子课。我给他打电话形容我孩子的情况,请他帮忙。他只说了一句话:“你来,你来上课,你来学习。”我的反应是:哎?你不是帮助我的孩子吗?为什么要我来上课?那时候我完全不懂,不知道家长也需要亲子教育。

  上亲子课 方知教育方式错了

  我去上课之前,以为我是班上最糟糕的一个家长。结果去了以后,发现里面有20多位家长,我的案子简直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小问题。因为他们的孩子,有青春期的、自杀的、不出门的、吸毒的、完全不跟家长沟通的,很多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而我只是因为方法的错误,教育方式简单粗暴,又因为是单亲家庭忙于工作,没有花很多时间陪伴孩子、缺少沟通,还停留在以为物质上给予满足就足够的阶段,导致了孩子心灵上的缺失。

  上了亲子课,我才知道教孩子还有这么多方法。刚好那时候孩子的评估结果也下来了,说他需要更多的情绪和行为管理上的帮助。最终我们决定同意让他进入IEP系统,从二年级开始读混合班,那里有两个老师,其中一个老师有IEP执照。因为老师了解特殊教育孩子的需求,所以孩子的进步非常大。我们的老师也特别负责任,几乎每天都发一封邮件跟我讲孩子的情况,二年级一整年下来邮件一封没断过。再到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孩子的情况越来越好。今年9月,我儿子就要上初中了,现在想起来,一路走来感慨良多。

  作为新移民、家暴受害者、单亲妈妈和卫星宝宝的家长,我经历过太多摸索和求助的艰辛,发现其实社区有很多信息和资源,只是没有宣传出来。我想,为什么每个人经历过痛苦之后,还要让下一个人继续经历这份痛苦呢?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分享信息呢?

  帮助更多人 成立亲子互助会

  一路上,我得到过很多帮助,也可以帮助其他人少走一些弯路。我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平台,大家在一起互相扶持,因为如果没有一个安全互助的地方,移民家长本身很容易被困境打倒、崩溃。特别是2016那一年,社区连续发生了妈妈溺死女儿、爸爸把孩子送到ACS抛弃等很多跟儿童有关的事件,启发了我们建立第一个家长互助微信群。一开始就只有60几个成员,随后我和两位单亲妈妈又一起成立了纽约亲子互助会(PCR),开始在布碌仑社区举办线下亲子活动。

  成立互助会时,我们什么都没想,只是看到社区有这个需要,希望孩子能有更多的童年和快乐。我想,如果周末有时间,又能出来玩,又能学习,又能帮助社区,不比把孩子关在房间里强吗?所以我们就这样做下去,不断联络社区资源。

  我们从2016年底12月份开启了第一次的亲子班,一直持续至今。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了解到公园局有“My Park Day”清洁公园项目,他们提供所有工具,最缺的就是人手。很快我们几个家长带着小孩就加入了清扫八大道公园的行列,虽然第一次活动时只有6个人,但小孩扫得好开心。到现在每次清扫公园都有上百名义工参与,八大道和日落公园也逐渐变得干净了。

  孩子来清垃圾、扫落叶、种花,每年伴着花儿长大。现在艾力申公园(Leif Ericson Park)那片1 万 5000 株黄色和白色的土水仙都是我们种的。孩子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社区的变化,这种参与感让孩子感到自豪,觉得“这是我的公园”。后来互助会还不断开展了更多自己的活动,包括复活节、返校日等等,都很受社区欢迎。

  同时,一路参加活动的妈妈团体也有很大改变。很多华人妈妈由于长期在家带孩子,不出门、不与外界沟通,本来结婚前可能是某方面很厉害的人,但因为移民和家庭的原因生活空虚,自信心也变得很低。但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发出光芒,加入义工团队后,这些妈妈们丰富了自己的生活,也可以跟小孩一起学习和进步,成为孩子成长的榜样。

  每个人,特别是女性,特别是做了妈妈以后,一定要明确自己要的是什么,一定要知道自己是有价值的。只要有心,不放弃,就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光芒,我们只是把这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经历磨练变成一颗颗钻石,闪闪发光。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