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孩子勤奋 底线在哪里?

孩子勤奋 底线在哪里?

Mar 20, 2019, 16:37 PM

  【侨报综合报道】我们从小就一直被鼓励要勤奋,但孩子们的努力究竟有没有底线?真的是“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吗?孩子“勤奋”的底线在哪里?

  据《金融时报》报道,孩子们为了学习成绩,牺牲掉了充足的睡眠和自由的社交,身心难免受创。突破底线的后果会一直影响到成年。有的人长期受睡眠问题和其他身心问题困扰,根源就在于学生时代承受的压力太大。

  我们从小就一直被鼓励要勤奋,假如有一天,所谓的“勤奋”什么也换不来的时候,会不会怀疑人生的意义呢?

  ●底线之一:充足睡眠

  妈妈半夜把熟睡的孩子叫起来补作业、把病床上的孩子拉起来温习功课的情境已不稀罕。这些“亲妈”不断地发出“心疼却无奈”的感慨。小朋友的顺从和勤奋固然令人感动,但是成人的伪善也昭然若揭。孩子小小年级便熬出黑眼圈,大人虽然心疼,但抵不住“美好前途”的诱惑。

  还有妈妈说,孩子连周末的时间都排得密密麻麻了,比上班的成人忙碌多了。即便如此,这些人谈起来,也甚少有对子女的勤奋程度感到满意的,反而常常会责怪自己的孩子学习效率低下,爱偷懒不用功。

  曾经有一些机构的调研指出,作业和考试是造成学生睡眠少和压力大的元凶。前不久,新加坡的教育部长王乙康宣布,小一小二学生将不再有测试和考试,中一学生的年中考试也取消了。可是立刻就有课外补习机构开出“模拟考试班”,满足想要知道孩子“分数”的家长。虽然给中小学生“减负”是个大趋势,可是“减负”却减不了人们心中的焦虑,优质教育资源毕竟还是稀缺。

  睡眠对于正处于蓬勃生长中的学生来说至关重要,可惜我们常常爱把成人的标准套用在孩子身上,以为8、9个小时的基本睡眠能保证就可以了。

  美国著名作家和教育研究专家波布朗森(Po Bronson)在《培育冲击:对儿童的新思考》(Nurture Shock:New Thinking About Children)一书中,用一个章节说明睡眠对孩子们的影响。在该书第二章失去的一小时(The Lost Hour)中说明,全世界的孩子,总体来说都比30年前的孩子要少睡一个小时。这失去的一个小时的代价是巨大的,严重地影响了智力、情绪等方面的健康,也导致了更多的注意力失调症和肥胖症。

  此外,根据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教授阿维·萨迪(AviSadeh)的研究,即使每天睡眠时间相差仅仅一个小时,也会带来认知活动和注意力上的影响。加大伯克利分校神经科学教授马修·沃克(Matthew Walker)则指出,白天孩子学到的东西,需要在睡眠时得到大脑的进一步处理和储存。并表示现在的孩子们学习强度越来越大,而睡眠时间越来越少,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崩溃。此外还有很多科学家指出,成长期的睡眠不足,可造成大脑结构上的永久性损伤。

  ●底线之二:自由社交

  特殊教育学生增加,这些年来似乎是个世界趋势。一个主要原因是现代生活方式的演变,限制了部分小朋友心理和人格健康发展的机会。

  日本儿童精神医学专家佐佐木正美认为,人们想要和他人交流的欲望由于现代生活方式而被压抑、被忽视。“孤独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可以动摇人存在之根源的情感”,那么缺乏社交对孩子的健康来讲也可以是致命的。

  我们常常爱说,教育可以塑造未来。可是我们不停地教年幼的孩子学习知识,教他们各种技能,发展各种特长,却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和同龄人充分开展社会性交往。孩子不仅需要从大人那里学习,还需要从同伴那里学习,这样才能有更多机会丰富内心,具有感受幸福快乐的能力。

  现在的一些小朋友,除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发展社交之外,有的父母还严格限制了他们在社交上的自由。例如,“只能和学习好的同学玩”等等,殊不知和不同的人相处,正是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可以丰富一个人的生命体验和精神世界。社交方面,成人当然也有责任给出意见、指导和帮助,但出于一己之私的束缚越少越好。

  一个人如何才能发展出良好的社交关系,从而令自己人格心理成长受益呢?美国精神分析学家和临床医生埃里克森(Erik H Erikson)曾把人类发展周期分为8个阶段,每个阶段他都称为“危机”(Crisis),而每一种危机的渡过都和人的社会性相关。

  埃里克森他还提出,首先要培养孩子对别人的“基本信任”。小朋友自由社交的过程,也是一个交换信任的过程,只有彼此认可,才能玩在一起。如果孩子在早期的成长阶段受到认可,将来就不会勉强别人认可自己,反而具有认可别人的能力。

  在孩子从6岁到11、12岁的学龄初期,父母的影响会渐渐消退,孩子同辈和周围其他人的影响会越来越重要。孩子会在与周围人自由的交往中学到很多从书本里学不到的东西。自由的游戏与社交对于孩子们的心理发展来说,真的是像空气一样重要。如此,也能够减少在上了大学或者就业之后才发现严重的心理问题的概率。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